NEWS
高两拃晋老大 (一)
小说 乌有城 宋永江(言默然) 2015/10/16 20:25:50
点击:(2721) 本文邻家币:0 (0)

《中篇小说.高两拃晋老大 》


连载开场白(代序): 主人公身份证上名号叫晋光,不待见自个名号,喜欢别人称呼他的排行“晋老大”;如果叫他的雅号“高两拃”,他会很高兴。

他是梨阳城郊桑树园人,一九三六年出生,自幼没了爹娘,寄人篱下谋食,蹰茶园子瞟艺;早年为吃食困扰,填饱肚子就好;中年为工分缠脚,头有支点睡觉;晚年舒展才艺,携妻偕发小,走透中华。七十九年苦辣酸甜,健朗潇洒奔八旬,悠悠岁月、故事津津。

小说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而作,为祈盼两岸一统而作;四万五千字,十二章节展开,依次为[高人两拃]、[肚子为大]、[泪如雨下]、[纠结表达]、[子嗣无瑕]、[亲爸亲妈]、[消费探花]、[羊城安家]、[弦子说话]、[代沟难跨]、[殷殷牵挂]、[豁达潇洒]。每章节3000-4700字不等,看看歇歇。


(一)高人两拃

晋光两代雇农。

他爹娘起初租种大户桑兴良几亩地,是桑家的佃户。桑兴良相中他爹人高马大力气壮,他妈勤快老实不吭不哈,想雇夫妇俩做长工;他爹不爱操心,乐意吃个净饭,一拍即合。

他爹带着他妈住进了桑家,一个用牛使耙,一个洗衣做饭。

一九三九年,武汉会战烈焰,沿汉孟公路向西漫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所部和汤恩伯将军的三十一集团军,在鄂西北豫西南,同冈村宁次的三个师团两个骑兵旅团拉锯厮杀。

桑兴良让晋光他爹赶着骡车进城放粮,晋光他爹一去就再没回来。

最后看到晋光他爹的人说,他爹往火线上送军火去了。有的说是被拉去的,有的说是他自己要找小鬼子拼命的。反正见他爹扬着鞭子,赶着装满子弹箱子的骡车,夹在队伍中间往西走了。

五月底战役间歇,活不见他爹人死不见他爹尸。

战乱年月,哪儿查?李司令、汤将军连自个死伤的兄弟都查不清,哪顾得上查百姓,查车夫?

东洋鬼子暴戾恣睢,溅血满天尸横遍野,山河破碎半壁沦陷,何人清点?汪精卫忙于曲线救国无心清点,蒋中正迁都重庆顾不上清点,毛泽东羽翼未丰鞭长莫及。

畜生蹂躏南京,生灵涂炭,惨绝人寰,三十万同胞蒙难。七十年后安倍说,他爷爷早已脱亚入欧,文明的很,扩建东亚共荣圈,没杀几个人,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

徐福地狱之魂哀恸,恨不能抓起孽畜,一个个塞进他妈尿罐子里!两千多年前的巫士悔不当初,领窝魔男淫女、渡藏东瀛、繁衍孽畜,欺宗侮根!

赶走日本人,国共两党纷争,李司令、汤将军跟随蒋委员长落荒孤岛,两岸好长时间怄气不说话儿;说话儿了时过境迁,大海捞针渺觅处,海枯石烂茫踪迹!

倭寇欺宗侮根半个多世纪,万万平民百姓烟消云散,尸魂无踪,晋光他爹只是其中一个。

晋光他爹失踪三个月后,他妈一头扎进桑家水缸淹死了。有人说是发晕栽进水缸的,有人说是盼夫无望自尽的。爹失母亡,撇下晋光晋亮俩娃娃:小的不足四个月,一天到晚哭,哭了半个月断气撵妈去了;大的刚满三岁,有一阵无一阵哭,哭了仨月活过来了。

包身工夫妇是从桑家走的,桑家无奈,收留了晋光。晋光腰身长腿粗,个头嗖嗖窜,很快接替了他爹,四岁放牛,五岁割草,十一岁小伙儿高人一头,为桑家甩鞭子用牛了。

桑兴良九分满意,包身工前赴后继,他白捡了个扎实劳力;一分不足,小鳖子饿死鬼脱生,吃货一个,比他爹还能吃,动不动叫肚子饿,一叫饿就泛懒蛋。桑兴良是又想牛娃好,又想牛娃不吃草!

满意也好,不足也罢,桑兴良的九分连带一分,一江秋水不中留,十分之十灰飞烟灭了。

刘邓大军摧枯拉朽,一九四八年秋挺进梨阳。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赵政委留驻梨阳,领导清匪反霸、减租减息。

桑兴良老生气,生减租减息的气,生打土豪分田地喧闹的气。他是个吃肉不想吐骨头的主,懒得和郑瘸子一窝佃户纠缠,携带家小细软,遛到汉口他老婆大姨家不见面。

桑兴良遛兔子时交待晋光看好宅院,他出去躲阵儿,很快就回来。

痴人梦幻,桑兴良一梦难圆,兔子一遛不复返。

传言他一家老小,随他老婆大姨一家顺江而下,被兵匪抢了细软,两家人丢进长江喂鱼了。

都喂鱼了?田田也喂鱼了?晋光心里麻浸浸的,抱怨桑兴良,遛兔子带田田干嘛!

小少爷桑田田跟晋光光是好伙伴,常偷偷一起桑家大堰洗澡、梨阳城茶园子听曲。桑兴良稍有疏忽,主仆俩娃就混到一起。土财主发脾气,臭骂小仆人,把小主人关进书房锁起来……桑兴良这下子把小少爷藏到鱼肚子里不折腾了,心静了!

五零年土改,桑家宅院田亩列入分产名录;土改工作队聂典贤队长和小杜登门征求晋光意见。桑家大宅院,五间正堂分给晋光,五间厅堂,两侧各三间厢房分给另外三户贫雇农,让晋光考虑下怎么样?

“不行!”晋光不考虑,立马驳回。

大聂小杜面面相觑。

土改工作队集体研究了一天,预计晋光这儿有阻力。人家两代桑家为仆,爹娘的命搭在桑家;桑家人失踪了,人家讨饭的捡个南瓜,你们要分,这不是欺负人吗?桑兴良的家产可以分,土改就是要分剥削阶级的不义之财。捡拾桑兴良宅院的,是两代雇农的无产阶级。强分无产阶级捡拾的南瓜,于情于理不通;一定要均点出来,须征得无产阶级同意,商量着来,不能硬上弓。

晋光愣头愣脑,出口否决,“不行”两字,简捷明快,掷地有声,你能怎么的?

卡壳了。卡壳是预料之中的,锤子榔头不好使,只能抹油润滑。大聂小杜陪笑脸抹油,对愣着脸的晋光说:“晋光同志,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晋光斩钉截铁,打断抹油润滑,提出自己的方案:“我不要正堂!我要东厢房!”

”什么?……晋光同志,你说什么?”大聂小杜怀疑自己的听力,伸手揉耳朵。

晋光重申:“我不要正堂,我只要东厢房!”他一字一切,让俩揉耳朵的听清。

“啊!晋光同志……”俩揉耳朵的,对愣脸的要求听得真真切切,心里却晕晕糊糊,大聂认真地对晋光说:“正堂五间啦,东厢房三间,晋光同志,你可想仔细了?……”

“想仔细了!”晋光坚定不移。见大聂小杜反应迟钝,他给出自己的理由:“我一个人,五间正堂太大太空。”

“哦!……晋光同志……”大聂小杜感动了,上前紧紧握住晋光的手,把指称“你”改为“您”:“您的阶级觉悟太高了!您坦荡无私,是无产阶级的先进代表!晋光同志……”

“求你们了,别晋光晋光的叫我好不好!”晋光反感,提出抗议,要求工作队:“你们叫我晋老大!”

大聂小杜叫不出口,觉得不礼貌。

”算命先生说了,我的名号妨亲,叫我改个名儿。”晋光解释:“名儿是爹娘给的,岂能改得!爹娘给我的只这个名儿,还有晋老大排行。名儿不好算了,排行‘晋老大’叫得响!你们就叫我晋老大吧。”

“哈哈……晋老大同志!”大聂小杜即时改口,亲切地告诉晋老大:万恶的剥削制度夺走了您的亲人,普天下贫下中农都是一家人。我们阶级兄弟姐妹团结紧,前途美好光明!

大聂小杜想勉励下纯朴的阶级兄弟,伸手拍晋老大肩膀呢,手只能搭到晋老大膀子尖。俩人翘首咋舌头:“晋老大同志,您身材多高,量过吗?”

“量过,六尺,别人量的,有的说硬硬的,有的说欠欠的。”晋老大晃晃大巴掌:“我三婶用拃拃过,说我比三叔高两拃。桑树园老少爷们叫我‘高两拃’”。

“呵,晋老大——高两拃,有意思!”大聂小杜兴奋。“拃”作计量单位历史悠久,承载着人类文明进步。达尔文说人是猴子变的,猴子进化到用“拃”计量,意味着跨进了人类门槛。

征求晋老大意见进行得太顺利了,大聂小杜喜形于色。来前的忧心忡忡是多余的,什么试探下态度呀,耐心做工作呀,全是对晋老大同志觉悟的低估。人家只要三间厢房,无产者的觉悟太高了!不是一般的高。

大聂小杜逢人就夸晋老大,逢人就为晋老大翘大拇指:不仅身材高人两拃,阶级觉悟也高人两拃,太棒了!

高两拃晋老大,名声鹊噪,十四岁被推举为贫下中农代表,出席梨阳县贫代会,用大弦演奏《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赢得满堂彩。

时任县委书记的赵政委,全程参加贫代会,特欣赏年龄最小,个头高两拃、阶级觉悟高两拃的晋老大代表,合影时把晋老大拉到自己身边,伫立队列中央。

晋老大滋润润的,从县城贫代会滋润到桑树园家里,怀抱大弦,一曲又一曲嗞嗞叫地拉,《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陶陶地乐,幸福感油然而生。

五间正堂又怎样?能吃还是能喝?晋老大不稀罕!不能吃不能喝有啥稀罕的?进不了嘴下不了肚的东西,晋老大从来看不上眼,从来不在意,从来不往心里去。东厢房土仓里猫着一仓毛稻谷呢,金灿灿的;晋老大汗水浸泡出来的,该是晋老大肚里的食!

拉着自制的弦子,守着自己种的谷子,晋老大心里舒坦极了。


[后续(二)]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 安民的路

  • 牡丹花开(一)

  • 沙井“云林仙井”的传说

  • 换裤子

  • 高手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宋永江(言默然)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乌有城 更多文章

评论

  • 2015/12/7 16:53:29

    作品看来是要连载的节奏,就内容而言,建议分在纯虚构较好些。[em_1]

    默然2015/12/7 17:22:26

    [em_1]哦,谢过指点!请问纯虚构一次可以发完吗?十二章节共四万五千字。

    2015/12/15 14:11:35

    可以分章节发嘛。[em_13]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 安民的路

  • 牡丹花开(一)

  • 沙井“云林仙井”的传说

  • 换裤子

  • 高手

《中篇小说.高两拃晋老大 》连载开场白(代序): 主人公身份证上名号叫晋光,不待见自个名号,喜欢别人称呼他的排行“晋老大”;如果叫他的雅号“高两拃”,他会很高兴。他是梨阳城郊桑树园人,一九三六年出生,自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