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同题邀请赛】逃出表情村
微咖大赛 微咖大赛区 夏花 2016/6/26 12:14:52
点击:(4398) 本文邻家币:6300 (0)

半年没回,刚回来就被支书堵在门口。他抖开一卷画报说,这是你前几次登记的信息,瞅瞅你都是啥熊样,你小子变换不定的熊样让俺和村民都感到不安全,这回都得给我排除了。

我凑近看,画报上有猥琐、狡诈、斯文、憨厚等各种表情的脸,可不都是我的脸。

支书大人,你的耳朵咋没了?

甭废话,快填表!支书劈头拍我一下。他以为我跟他扯蛋,他肯定看不见自己耳朵没了。我心里直难过,到底咋回事?

快填!甭愣着。

填个屁呀!村里谁不认识俺?

毛娃啊,你让俺省点心吧,俺也是没办法,你自个瞧吧。支书吹了一声口哨,村民们像埋伏好的士兵从四面冒出来。明晃晃的月光下村民的脸全是什么也没有的白板。我突然明白了支书的耳朵为啥没了,这样下去......我不敢想了,他可是我爹呀。

我想起爹看不出村民的变化,赶紧从包里掏出高价搞来的望远镜递给他,他怀疑地看看我,凑近望远镜吃惊地向后仰去,村民的白板脸正像麦浪一样涌过来。爹赶紧拿望远镜照着我,伸手在我脸上胡啦一遍,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爹,你想让我也像他们一样吗?

爹慌慌张张吹了一个暂停的口哨把我拉进屋。

毛娃,你赶紧从后门跑吧。

不行,他们能放过你?爹......我朝墙角的铁锹看,于是我俩不约而同地拿起铁锹。

就这样我和我爹连夜挖个地洞逃出了表情村。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父与子

  • 啤酒妹,小三,小三,啤酒妹

  • 换裤子

  • ​叫屈

  • 南方(节选)

  • 假钦差离开后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50
我要投票
查看夏花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微咖大赛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步云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万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万群打赏了1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10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1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100邻家币

吴春丽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砍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砍石打赏了100邻家币

半湖浅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半只骆驼打赏了500邻家币

曾春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红月亮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吴春丽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林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林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鲁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夏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电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半湖浅秋打赏了1000邻家币

半湖浅秋打赏了1000邻家币

半湖浅秋打赏了500邻家币

半湖浅秋打赏了500邻家币

评论

  • 步云山 2016/7/10 15:39:09

    从本篇来看,作者是一个驾驭文字的高手。用隐晦的含义,解释了一个基本的社会现象。进步与保守,发展与停滞,新潮与迂腐,向往改革与安于现状,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和人生追求,在父亲与儿子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最后,爷俩逃离了村庄,代表了新思想的胜利,这也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吧。本文读起来耐人寻味,细细咀嚼,很有味道,不失为一篇好文。我为这篇文章点个“赞”。

    夏花2016/7/12 18:22:35

    问好步云山先生!你的每一个点评我都看了,总共写了三段。《逃出表情村》能有你这样的读者,真是它之幸!感谢!夏花希望自己做出的饭菜,好看,耐嚼,让人怀念。

      回复
  • 万群 2016/7/10 9:30:35

    首先是被新奇的标吸引:”表情村“到底有些什么表情?为什么要”逃离“?细细读来,这表情村是不同人性的写真,是迥异性格最真实的写照,是农耕生活与外面世界的心电图呈现。而这“逃离”,是在不同思想、见识、境界交相碰撞后的隐忍和无奈。农耕生活固然有其原始与愚昧的一面并且很强大,却正被现实生活蚕食,包括那些古朴的民风、纯真的性情。作为村支书,这种“逃离”是形体的、精神的、还是技巧的?那么铁锹,又充当了什么呢?

    夏花2016/7/10 11:43:16

    谢谢万群先生的精彩点评,有时候人得对自己狠点,身边得备着铁锹不是?

    夏花2016/7/10 11:49:29

    [em_65]问好!

      回复
  • 步云山 2016/7/9 19:31:03

    要想用500字的短文,来表现一个比较深刻的社会主题,没有良好的驾驭文字的能力,是很难能写出好的文章的。从本篇来看,作者是一个驾驭文字的高手。用隐晦的含义,解释了一个基本的社会现象。进步与保守,发展与停滞,新潮与迂腐,向往改革与安于现状,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和人生追求,在父亲与儿子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最后,爷俩逃离了村庄,代表了新思想的胜利,这也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吧。

    夏花2016/7/10 11:47:54

    谢谢步云山先生的到来!人总是在不停的做出的选择,保守或突破真是见仁见智呀。

      回复
  • 步云山 2016/7/9 19:29:24

    要想用500字的短文,来表现一个比较深刻的社会主题,没有良好的驾驭文字的能力,是很难能写出好的文章的。从本篇来看,作者是一个驾驭文字的高手。用隐晦的含义,解释了一个基本的社会现象。进步与保守,发展与停滞,新潮与迂腐,向往改革与安于现状,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和人生追求,在父亲与儿子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最后,爷俩逃离的村庄,代表了新思想的胜利,这也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吧。

      回复
  • 夏花 2016/7/7 13:03:51

    春丽,你这太谦虚了。谢谢你的鼓励!导航称不上,大家互相学习。一路走来,你的进步也不小,点评也很有见地。我只是就我个人对小说的理解和认知与大家交流,分享一点心得。我这人比较直爽,说话胆大,什么都敢往外端。大家能在一起交流学习,这也是缘分。这得益于邻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一个充分展示自己的舞台。这个平台能容纳不同的表现形式,这对于咱们来说是最大的鼓励,也是文学爱好者的幸运。

      回复
  • 吴春丽 2016/7/7 11:07:49

    夏花来邻家的时间很早。2015年10月,微咖开赛,夏花就是在微咖开赛之后来到邻家安家的。她的作品,我几乎都读了个遍,个人最喜欢她的微咖——《黄油布伞》、《捣蛋的孩子》、《梦里我是一头猪》……她的作品有自己个人独特的LOGO,巅覆了我对微咖的想象和认识。我更喜欢的是她对文友的点评,她是个很认真的读者,而且还能在她的评论中学习到关于闪的理论知识。这无疑是给喜欢闪的文友们上了一堂又一堂的公开课、知识课。

    吴春丽2016/7/7 11:08:21

    最初,我们都不懂得如何写微咖,是因为有一批大咖的进驻,加盟到邻家,给了我们导航的力量,让我们从中学习并摸索到如何告诉闪小说。夏花的到来,开启了我们对闪的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2016/7/7 11:11:00

    作为微咖的导航级人物之一,夏花的作品和评论都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力、吸引力、推动力。她的这一篇不拘于传统形式,而极富创造个性化模式的微咖,还是挺有咀头的!这一篇微咖,是我心目中的周冠军!

    吴春丽2016/7/7 11:20:52

    更正: 是因为有一批大咖的进驻,加盟到邻家,给了我们导航的力量,让我们从中学习并摸索到如何写好闪小说。(写好打成了告诉,特此更正)

    夏花2016/7/7 13:05:20

    春丽,你的点评吓住我了,哈哈,你这让我咋回复你?单独写一贴吧。

    夏花2016/7/7 13:09:16

    其实写小说什么形式无所谓,这看你的构思适合什么形式,只要这个形式能最大化表现你的主题就可

    夏花2016/7/7 13:19:29

    [em_52][em_1]

      回复
  • 砍石 2016/7/6 8:35:50

    初读此篇微咖感觉似在读一首朦脓诗,感到橄榄有味又觉得作者是故弄玄虚。故事其实简单,晦涩处明明是一句话可以很清楚去表达,却故意说半句,欲言又止;思维跳跃性大,蒙太奇手法,留白也多。有夸张、变形与荒诞成分,(据说是当今最先进与流行的一种写作技法,奈何我们这些老家伙不会耍呀!)部分情节靠读者自己去想象,去填补,写作者却自己在一旁偷笑,好高明与取巧啊,而且“逃出表情村”这同题也有些先锋晦涩的味道。

    夏花2016/7/6 22:48:10

    谢谢砍石先生打赏!问好!

    夏花2016/7/6 23:19:26

    邻家不乏有才之士,能在微咖这个平台与大家交流对文学小说的看法,真是大家之幸。读了砍石先生的点评,夏花觉得很欣慰。看我这种形式的文需要启动思维和耐心,感谢大家!

    夏花2016/7/6 23:24:06

    我个人认为小说是艺术的一种,艺术是要求追求陌生化。虽然追求这种形式给自己制造了难题,但这是对读者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人们好奇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喜欢陌生化的东西,距离自己遥远的东西。

    夏花2016/7/6 23:25:55

    当然无论什么形式都可以追求陌生化,就看你的构思适合哪一种形式。

    夏花2016/7/6 23:32:40

    形式是不拘的。

      回复
  • 砌步者 2016/7/5 21:35:24

    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容后补上点评。

    夏花2016/7/6 23:30:33

    期待先生不一般的点评!

      回复
  • 书剑飘零 2016/7/5 20:24:21

    作者天生是写小说的料。文章虽短,胜过万字长文。[em_63]

    夏花2016/7/6 23:28:59

    感谢我在人间先生!夏花希望自己写的文能给读者带来最大化的阅读愉悦。也尽量去写好它。

      回复
  • 夏花 2016/6/28 21:17:33

    半支骆驼,你好!好久不见你写文了。

      回复
  • 曾春霞 2016/6/28 13:49:04

    说实话,初看此文,我也不解其意。随着点评的互动,大致可以这样理解,不知对与不对,还请包涵。儿子从外面回来,看见当村长的父亲,依然墨守成规地走着一条老路,村民们也呆板地过着原始的生活。在新旧冲突的情况下,作为父亲就想改变儿子,不想接受新鲜事物,看着父亲的顽固,儿子急了,用望远镜让父亲看看,自己带领的村民什么样子,而外面又是什么样子。看见了事实。父亲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错,毅然决然逃离了原来的生活。

    夏花2016/6/28 21:16:12

    是的,必须逃离。谢谢曾春霞,问好。

    谢林涛2016/6/29 18:28:46

    不逃离不行吗?村民变成那样,村支书责无旁贷。[em_13]

    夏花2016/6/29 20:58:31

    谢版,我不是说我写的文已经无可挑剔,但我是这样安排的,其一,负责,这个观念是主流观念,我本意就是想打破主流观念的,所以索性是破到底,站在个人的角度让人物选择,岂不更真实?

    夏花2016/6/29 20:59:00

    其二,我想表达的这个逃离不是外在的逃离,是内在精神的逃离,你或许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父子俩彻夜长谈,跳出精神的围困。

    夏花2016/6/29 21:14:02

    [em_1][em_65]

      回复
  • 红月亮 2016/6/28 11:40:15

    说实在的,周日上下午看到夏花老师评论我的同题微咖《梅的心事》,很感动,做为礼尚往来,我都应该去回访。早就听文友谈过夏花老师是大咖,很想向老师学习。可看了两遍,真没看懂,不敢冒然评论。也有向文友们求解。晚上看到有重新修改过,今有仔细读过,分析如下:人的喜怒哀乐靠脸部表情展示,人无表情,如同行尸走肉。毛娃常年在外,归家时被村长父亲阻拦,一定是形象欠佳,让父亲和村子里的人感到惶惶不安。毛娃巨力争辩,

    红月亮2016/6/28 11:40:52

    其实村长父亲已经“耳朵不见”,被村里人的风言风语所攻击。当拿出望远镜给父亲看村人们的白板表情时,父亲惊醒了。儿子想到父亲做村长不受爱戴及所面临的危险处境,决定逃离出去,

    红月亮2016/6/28 11:42:40

    寻找光明和和谐。好深奥的文啊,如果评论跑题了,勿怪啊!

    夏花2016/6/28 21:14:43

    点评的很好呀。[em_60]

      回复
  • 吴春丽 2016/6/28 8:57:27

    南朝的梁�钟嵘《诗品》“张公虽复千篇,犹一体耳”。宋朝的苏轼的《答王庠书》:“卷中今程试文字,千人一律,考官亦厌之。”办事,如果都按一个格式,会显得非常机械化,——丢失了原本的特色。千篇一律的病根在于公式化。现在的人都很懒,在一个群里聊天,后来的人都甘愿当复读机,前边的人一说话,后边的人就照着复制、粘贴。连词都懒得动脑筋去想、去写。微咖的结尾,就算挖个洞造条新路,也要逃离表情村,也要拒绝被同化。

    吴春丽2016/6/28 8:58:41

    投票键在哪,投票支持!

    夏花2016/6/29 21:06:16

    这么严谨的点评,竟然忘了回复,[em_17]

    湘南一枝梅2016/6/29 21:11:09

    卫星

      回复
  • 鲁三 2016/6/27 23:31:18

    定义性的语言太多,这不是老师课堂上的讲解定义吧。主观性的语言太多,又是什么猥琐,狡诈啥的,这是画画呢?为啥要逃呢?一个不与村共存亡的村长和村民,怎样呢?爹就是爹呗,干嘛开头要 隐瞒,没有包袱可抖的表现吗?缺乏精彩的一个细节支撑本文,当然也有一些小细节,又是什么缺耳朵类的,但总感觉太散了,唯一比较细的细节却是逃跑,很不责任的一种溃逃。个见哈

    夏花2016/6/28 21:12:38

    [em_13][em_60]

      回复
  • 鲁三 2016/6/27 23:26:06

    定义性的语言太多,这不是老师课堂上的讲解定义吧。

      回复
  • 鲁三 2016/6/27 23:25:18

    主观性的语言太多,又是什么猥琐,狡诈啥的,这是画画呢?

      回复
  • 鲁三 2016/6/27 23:24:13

    为啥要逃呢?一个不与村共存亡的村长和村民,怎样呢?

    夏花2016/6/29 21:09:40

    先不说我文章里表达的是什么。你的这个观念就不对,为啥不能逃,人是自由的,你想让所有人都依照传统观念来选择吗?如果真的这样,那这个世界就只有善,没有恶了。善的存在是因为恶才得以展现它的价值。

      回复
  • 鲁三 2016/6/27 23:22:04

    爹就是爹呗,干嘛开头要 隐瞒,没有包袱可抖的表现吗?

      回复
  • 红月亮 2016/6/27 19:55:14

    骗点银子花花,呵呵!

      回复
  • 夏花 2016/6/27 18:58:26

    回复的太乱了,哪位版主路过帮我删除掉行吗?谢谢啦。我都总结一起写了。

      回复
  • 夏花 2016/6/27 18:54:02

    这篇主题是同化,比如作品的无个性化,无辨识度,比如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锥子脸。比如在一个集体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排异。这些会把一个活人变成“死人。”同化的过程是渐近的所以五官慢慢消失。 在一个要求同一种声音的集体里,个人慢慢失去了思考能力,失去了辨别能力,所以不会感觉到变化。他已经没有了发现的眼睛,他的原则就是服从,服从他所在集体,屈服他所在环境。 个人是无法与集体抗争的,要么同流,要么逃离。

    谢林涛2016/6/30 12:31:33

    [em_63]

    谢林涛2016/6/30 12:37:36

    根子在盲从。

      回复
  • 心灵拾贝 2016/6/27 15:48:14

    人有丰富的内心世界,人表情,是人内心世界的反射。人的表情也是做为美与丑、健康与残疾的判断标准。人有喜怒哀伤乐各种心情,是人心理反应的自然现象。然我回到村,却见到书记的耳朵没有了,更为惊讶的是百姓五官全没有了只是一张白板。他们自己或者还不知道,他们丢失了什么。有一句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没有五官的脸,还是脸吗?他们的是怎么啦?我和书记爹逃离表情村后,能找到丢失表情的原由吗?能拯救他们吗?

    夏花2016/6/27 18:46:44

    谢谢心灵!感谢你的点评,问的好。

      回复
  • 电击 2016/6/27 15:40:10

    夏花,这篇姐姐看的有些晦涩。那我就按照我看懂的部分瞎评一番。村长的儿子有些另类,估计是在外面生活的结果。村子里的人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千篇一律的生活,自然是看不惯村长儿子的做派,于是就总嚼舌头根子,于是村长的耳朵听多了就磨掉了。儿子回村,村民哗然。于是村长估计骨肉亲情,用铁锨挖地洞,令人逃之夭夭。我可能一句话都没说在点子上吧。呵呵,写的新奇,评的无力。等待新解释,等待新的流派到来。

    吴春丽2016/6/27 17:59:13

    写的新奇,评的无力。等待新解释,等待新的流派到来。(同感)

    夏花2016/6/27 18:24:46

    电版,你太谦虚了。明明你理解的。读者不可能跟作者要表达的完全一致呀。自己解释自己的东西,是不是太那个了。[em_16]

    夏花2016/6/27 18:31:05

    这篇主题就是同化呀,比如作品的无个性化,无辨识度,比如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锥子脸。比如在一个集体不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排异。这些会把一个活人变成“死人。”同化的过程是渐近的,所以五官慢慢消失。

    夏花2016/6/27 18:37:36

    在一个要求同一种声音的集体里,个人慢慢失去了思考能力,失去了辨别能力,所以不会感觉到变化。他已经没有了发现的眼睛,他的原则就是服从,服从他所在集体,屈服他所在环境。

    夏花2016/6/27 18:41:50

    个人是无法与集体抗争的,要么同流,要么逃离。

      回复
  • 红月亮 2016/6/27 6:01:19

    说实话,昨天看了两遍,不知如何点评。一直挂在心上,我再领悟一番。问好![em_71]

    夏花2016/6/27 12:54:19

    瞎点评呗,怕啥,说点啥都是好的。嘿嘿。[em_19]

    吴春丽2016/6/27 18:00:04

    @夏花,这要是跑题了多不好啊。这就是不敢评的原因。

    夏花2016/6/27 18:44:23

    春丽,没有啥呀,大胆评呗。你看林健先生的点评,我很欣赏,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每个人看文得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再说,咱们都知道的,像这种文本,本身就要求是多义的。

    红月亮2016/6/27 19:53:38

    春丽,我今天还请教了桃子。不过改过之后的能看懂一部分了。写的新奇,评的无力。等待新解释,等待新的流派到来。(同感) [em_13]

      回复
  • 林健 2016/6/26 22:30:30

    从表达技巧看此篇,我看到的是想像的奇特,构思的巧妙——一个半年没有回村的儿子刚回家门就被做支书的父亲堵在门外,以画报为依据,勒令其填表,排除在外时候的猥琐或狡诈形象,这是一奇。儿子不说填表之事,却质问支书父亲的耳朵哪里去了,这是二奇。支书不回答儿子,却引出一群千人一面的村民围攻儿子,这是三奇。面对围攻,儿子帮助父亲认识了村民的真面目,父子设计一同逃离表情村,这是四奇。一个微篇,有此四奇,足矣!

    夏花2016/6/27 12:53:16

    被你这样一点评俺还真足以了。哈哈。

      回复
  • 林健 2016/6/26 22:15:00

    从文以载道的角度看这篇小说,我看到的是作者对时代变改中人性人格的大转变持批评态度——支书没有了耳朵,敢问他的耳朵哪里去了?可能是上级给收走了,也可能是村民给摘取了。一个没有耳朵的支书还能有啥作为啊?这是乡村领头人的悲哀,更是乡村村民的悲哀。一群村民是没有了各具特征的个性面孔,代之的是没有五官的白板,这样的村民还有什么前景可言?所以,我给了支书特殊的望远镜,引领支书认识了身处的险境,于是一同逃走了!

    夏花2016/6/27 14:10:27

    谢谢林健!理解力真牛。

      回复
  • 电击 2016/6/26 21:42:56

    ju

    夏花2016/6/26 22:10:41

    电版,你咋了?咋就给俺两个拼音。[em_12]

    吴春丽2016/6/27 18:01:00

    这两个拼音我琢磨了好久,愣是猜不出原话是什么?出个注解吧。

    夏花2016/6/27 18:45:20

    就是,求注解!

    红月亮2016/6/27 19:54:46

    据我理解的“据”[em_13]

    电击2016/6/27 21:18:06

    亲爱的,昨晚挺邪门。天知道咋出现俩拼音就糊涂发出去了,自己还不知晓。

    电击2016/6/27 21:19:10

    嘿嘿,你从初一猜到十五,也猜不到啥意思呀!

    夏花2016/6/28 21:13:48

    最神秘闪小说[em_28]

      回复
  • 半湖浅秋 2016/6/26 21:09:11

    表情村,猥琐、狡诈、斯文、憨厚的众生相,变化到无表情的白板脸,脸的变化暗喻到人性的变化。想法奇特,思绪非常值得点赞[em_63],在中规中矩的构思中看到不一样的新鲜感。从喊支书到喊爹,作者虽以此点笃定村支书的变化,从公事公办,到私人情感的波动,但是,这个过渡,在情感上并不符合父与子之间的交道。

    夏花2016/6/26 22:09:38

    谢谢徐版!谢谢你的建议!就想听到这样建设性的建议。我已经修改了。在等待邻家阿如帮我替换。

    夏花2016/6/26 22:13:37

    俺也着急赶趟末班车,骗点银子花花,嘿嘿。[em_13]

    半湖浅秋2016/6/26 23:06:21

    你肯上贴,我就不怕你来骗啊[em_19],而且这500币,我认为值得。

    半湖浅秋2016/6/26 23:13:56

    邻家阿如明天上班,我期待你修改过的精彩

    夏花2016/6/27 12:52:16

    [em_1]

    夏花2016/6/27 14:09:30

    徐版,已经替换了。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父与子

  • 啤酒妹,小三,小三,啤酒妹

  • 换裤子

  • ​叫屈

  • 南方(节选)

  • 假钦差离开后

半年没回,刚回来就被支书堵在门口。他抖开一卷画报说,这是你前几次登记的信息,瞅瞅你都是啥熊样,你小子变换不定的熊样让俺和村民都感到不安全,这回都得给我排除了。我凑近看,画报上有猥琐、狡诈、斯文、憨厚等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