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鸭子上架
小说 武昌区 言默然 2016/7/19 22:10:43
点击:(2565) 本文邻家币:0 (0)

大老葛找到大老李家里,非赶大老李鸭子上架不可:“我说大老李,你总不能赶别人鸭子上架,自个遛一边凉快吧?啊!”

大老李挠头搔脖子,满客厅晃八字步。这事弄的,发贴文赶鸭子上架呢,却被鸭子黏上了。发贴文枣核改板没两锯也算了,恁是洋洋洒洒万言书:描述业委会职能,论证业主物业关系,解说物业合同意义,列举切解小区四大顽疾,还呼吁业主积极参与业委会换届竞选呢!哎哟,知无不言慷慨陈辞,由表及里剖析本质,旁证博引指点江山,深入浅出鞭辟入里!大老李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还开放式收笔,言明抛砖引玉……

果然,大老李的砖抛进“安居家园”,立马引起满坛子玉的哗然:哪儿冒出来的大老李?纸上谈兵!赵括?还是翻潭的泥鳅?

大老李汗颜欲撤贴,却见贴文不翼而飞。大老李呀大老李,不过杨绛笔下“读书不多想法不少”的半瓶子醋,干嘛泥鳅翻潭冒充大头鱼呢?市中心住宅小区,精英大鳄琳琅满目,各种利益盘根错节;你雾里看花水中观月,二幌眼子一抹黑,竟然在社区论坛里信口开河!蝌蚪撵鸭子,好玩呢?还是命憋的!

他忐忑不安,却有仰慕者登门造访:“哎哟!你大老李平时不吭不哈的,竟然偶尔露峥嵘了!仰慕哦,仰慕!”

仰慕者是小区邻居大老葛,不冷不热的朋友——如果这年头还有朋友的话。

大老葛上世纪六十年代纺织学院肄业,在纺织厂从技术员干到厂长,直到把六千人的大厂干进私企老板兜囊。私企老板返聘他做技术总监,他捡棒槌当针,一天到晚死盯棉绒化纤配比,跟产品质量较劲。累不累呀?你!老板叫他全休,按月领取副总薪水就可以了。他方知剩余价值消耗殆尽,拂袖走人,回家带外孙。

带外孙的大老葛,时尔在小区碰见带孙女的大老李。俩小家伙车空里钻进钻出,俩老家伙提心吊胆。大老葛拽大老李找物业,指责物业贪图停车费置居民于危险之中。物业哈哈笑,说业委会允许的,公共收益六成归业委会。俩老家伙又找业委会,业委会隗主任也哈哈笑,说私家车越来越多,占道是必然的,马上还要平掉小区绿地停车呢!

俩老家伙嚼了一圈牙巴骨,搞了两肚子气。大老李揉揉肚子,再不带孙女下楼了。大老葛的小外孙马烈猴,家里圈不住小区车空里挤进挤出,大老葛怨声载道:

“小区搞成停车场,没法生活!”

大老李笑,不置可否;趁小区业委会换届,就啪啪啪敲键盘,往“安居家园”发万言书。

“嗯!有依有据,入理入情!”大老葛又捡拾棒槌当针,邀大老李跟他一起参加竞选。

大老李苦笑:“我就一个……教书匠,纸上谈兵半瓶子醋,上不了台面的!”

大老李说自己是教书匠,总不利索。他只教了几年书,就被踹进机关爬格子了;一爬几十年,直到退休。几任县长主席台上翻开他爬出的文稿,或照本宣科,或自由发挥;无论照本宣科还是自由发挥,总有或热烈或稀稀拉拉的掌声。掌声过后,文稿物归原主。

他在物归原主的稿子上,加上“某某县长在某某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字样,并慎重注明“据某某同志讲话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而后归档,或成文献或成废纸,跟他再没有一毛钱关系。跟乡镇跟局办委有关系。乡镇局办委要层层传达贯彻,认真讨论领会。

爬了大半辈子格子的大老李,退休后进省城带孙女,逢人问他干啥的?他总说是教书的。这货,教书身份有水份,恁充大头鱼呗!

大头鱼发贴文遭遇哗然,知难而退。却有捡棒槌当针的大老葛迎难而上:“你不竞选我竞选,你给我当谋臣总可以吧?”

“谋臣?”

“把你的贴文给我,我要发表竞选演讲!”

“贴文人家给撤了,我没留备份……”

“那就给我重写!”

生就写稿子的命!大老李认命,重敲键盘,敲好交给大老葛。

大老葛读了两天稿子,很满意,找到大老李家里要大老李陪他演讲:“你的思想,我的嘴巴,就今儿晚上。”

大老李挠头:“老哥,谋臣不冲锋陷阵。”

大老葛央求:“我鸭子上架,谋臣做伴,摇摇鹅毛扇嘛。”

大老李不吭不哈晃八字步;大老葛不急不躁看电视,由得大老李晃,晃晕了可不赖我!

大老李晃了七七四十九圈停下来,答应给大老葛摇鹅毛扇。

大老葛呵呵乐:“挎裤子放屁,敞亮!”

社区会议室灯火通明,大老葛的演讲赢得满堂彩。居委会主任和街道领导向他表示祝贺,卸任又再次参选的前任业委会主任隗大个、开发商代表、物业代表争先恐后跟他拥抱,前一届业委会的遗老遗少和单元长笑叽叽叫他“葛主任”了。

“错!”大老葛摆手笑,把大老李介绍给大伙:“这才是主任,李主任!演讲出自我的嘴,思想都是他的,李主任的!”

“别介!”大老李猝不及防,语无伦次:“葛,葛哥……葛主任,您,您可别赶我鸭子上架!我……旁听,旁听的……”

精英和遗老遗少,眼睛齐刷刷聚焦大老李。

窝在椅子里的大老李,酷似上架的鸭子,手足无措只摆头!大老葛啊大老葛,你要那个你那个,你硬赶我鸭子上架为什么?他压根没想到大老葛暗渡陈仓,正为大老葛的演讲默默喝彩呢!

晚八点,他随大老葛走进社区会议室。大老葛先给他找好位置,再给精英和遗老遗少们鞠躬,而后自我介绍,接着指指大老李:

“我的同伴,我演讲后再给大家介绍。”

大老李羞涩得像个大姑娘,对大老葛摆手。

“好!我的同伴指示我直奔主题。”大老葛给大老李鞠了一躬,掏出兜里的稿子塞给大老李,转身面向精英,摆平双脚,左手压右手轻敷胸口,开始演讲。

毕竟当过多年厂长,大老葛不卑不亢,语调轻柔,不像演讲,倒像聊家常。他从参选的目的态度聊起,接着聊当选后如何履职尽责,特别强调要依法清收开发商隐匿的公共建面,严格按规划审定的功能,使用小区红线内空间。

谈到这里,大老葛的声调提高了八个度:小区道路兼有通行和消防通道双重功能,决不能改做停车场,两万居民生命安全不容儿戏!有多少车位停多少车,杜绝浑水摸鱼;业主权益平等,任何人不得特殊!

车位有限僧多粥少怎么办?大老葛指出:经济杠杆,是调节有限资源跟无限需求矛盾的有效办法。大幅度提高车位费——公共空间的公共收益,按住宅权重分配给公共空间权益人。提高车位费的目的,就是限制私家车,鼓励绿色出行——市中心公共交通便捷,没必要养私家车。

大老葛搬着手指头算帐:养一部私家车,一年使用成本加车辆折旧,至少三万五。卖掉私家车,公交出行,一家人五千足够矣。即使的士侍候,想咋拽咋拽,也花不到一万吧?这个帐,谁都算得过来!

大老葛记性真好,也就看了几遍稿,就把内容记得滚瓜烂熟;脱稿演讲,挥洒自如,给生冷的文字注入了热腾腾的生气。大老李强迫自己淡定:谋臣最忌喜形于色,即使摇鹅毛扇,也须得到示意哦!

大老李压根没想到,大老葛不仅不需要他摇鹅毛扇,反而架他鸭子上架烤!众目睽睽灼热,大老李火烧火燎;大老葛笑容可掬,托起大老李手里的演讲稿:

“大家瞧,李老师的思想,完美无缺;我读了十天十夜,丢三落四……”

“李老师?纸上谈兵的赵括?”

“不!李教授,李作家!”

“哦!李教授!李作家!”

大老李头上冒汗,心里五味杂陈:翻潭的泥鳅,竟然鸭子上架烤!

街道领导和居委会主任咬过耳朵,笑盈盈握住大老李大老葛的手。居委会主任和颜悦色,宣布:

“竞选领导小组评议确认,您二位,具备新一届业委会候选人条件,跟已确认的九位候选人一起,竞选新一届业委会七个名额。”

“不,不不!”街道领导一脸笑,纠正居委会主任:“不是一起,而是排在九位前头!您二位,谁排第一谁排第二?……好!李老师的思想葛厂长的嘴,那就思想第一,嘴第二!”

“哇噻!”

“OK!”

会场一片欢腾!

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大老李大老葛感动得热泪盈眶,感动得无以言表,感动得自疚自责!街道社区领导、前届业委会遗老遗少,都是正人君子!就连开发商和物业公司代表,都满脸仁义呢。所有传言都是胡说八道,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居委会主任叫大家安静,听他部署投票选举工作,要求一周内完成任务,逐户拜票,一户都不拉下,充分尊重民意。

街道领导强调,逐户拜票也须疏导,大老李和大老葛同志必须当选,要重点推荐!

居委会主任拱手作揖:“辛苦单元长了!拜托!”  

单元长纷纷表态:

“好说,好说!”

“决不走绺!我的单元我负责!”

“我负责!”

“我负责!”

物业公司表态:支持新一届业委会选举,出资购买矿泉水,给单元长们嗓子眼!

开发商跟进:批量购买饮料,单元长随便润喉咙,拜票时随意送!

“好!好!”街道领导和居委会主任表示感谢,感谢众人添柴火焰高!建设示范小区,就靠在座的各位了。

鸭子上架成了香饽饽!大老葛牵手大老李走出会议室,一路品嚼。

大老李倏忽品嚼出异味:“哎,葛哥,我怎么有豹子头和青面兽的感觉呢?”

“哦,我俩谁是林冲谁是杨志?”

“这个?或许我又小人之心了吧。”

“或许吧!我看不出来谁是王伦。”

接下来几天,俩人忙得不亦乐乎,又是起草新一届业委会工作规划,又是拟订业主公约,甚至跑到房地局,要来小区平面功能规划核对车位。

“我的车已卖了,你的车也得卖!”大老葛要求大老李。

“我的车?哦,我儿子的车……嗯,我动员他卖!”大老李不含糊。

“该起草就职演讲了。”大老葛对大老李说:“就职讲演可是你的活。街道领导说了,思想第一,嘴第二。你做呼保义,我玉麒麟,我全力给你冲锋陷阵……”

“别介!葛哥……”

俩上架的鸭子,正为寨主位置你推我让呢,竞选开箱唱票了:

大老李,大老葛,隗大个……

大老李,大老葛,隗大个……

大老李、大老葛名居榜首,选情稳定;从第二票一直稳定到一锤定音:俩人各得选票两张,且都是门旮旯里作揖,自己抬举自己……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之七:1996年《大鹏湾》特约撰稿人证

  • 意外

  • 消失的电梯

  • 假钦差离开后

  • 隔海相望

  • 吹师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言默然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武昌区 更多文章

评论

  • 红月亮 2016/7/22 16:39:56

    两位退休老人大老李和大老葛,一个思想一个嘴巴,为了小区住户们的利益得到保障,真是费尽心机,发帖子,讨说法,遭人议论,不甘示弱。继而又写演讲稿竞选新一届的委员会主任。这个大老葛真让人佩服,硬是把大老李赶鸭子上架,把他成功推上了主任的位子。宋老师的小说人物刻画栩栩如生,通篇成语妙语连珠,主题思想明确,物业管理处只顾自身利益,不为业主的人身安全着想,绿色环保出行的倡导等,学习好好小说为宋老师点赞。

    言默然2016/8/15 12:04:09

    拜谢红月亮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 文渊阁主 2016/7/21 17:35:21

    呵呵,我一个酸腐的旧文人,应老草根的要求,为他的晚年生活小说写个评论,赶鸭子上架,描写了小区两个退休老人,不甘寂寞,发挥余热,努力竞选小区业委会的那些破事,经济发展,城市扩张,土地萎缩,人居环境与生活设施日益逼仄,社区停车位霸占小区公共通道,绿化用地的矛盾甚嚣尘上,已经成为中国社区的头等难题,小说虽然只是故事,但反应的都是老百姓身边的窘事,难事,老草根热心公益,为社区的文明建设鼓与呼,值得称赞!

    言默然2016/8/15 12:04:34

    拜谢阁主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之七:1996年《大鹏湾》特约撰稿人证

  • 意外

  • 消失的电梯

  • 假钦差离开后

  • 隔海相望

  • 吹师

大老葛找到大老李家里,非赶大老李鸭子上架不可:“我说大老李,你总不能赶别人鸭子上架,自个遛一边凉快吧?啊!”大老李挠头搔脖子,满客厅晃八字步。这事弄的,发贴文赶鸭子上架呢,却被鸭子黏上了。发贴文枣核改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