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老陈醋
小说 中南路街道 言默然 2016/8/25 12:19:02
点击:(1397) 本文邻家币:400 (0)

老陈醋

文/宋永江


下月初二,我妈七十二大寿,在哪儿摆酒?我跟媳妇商量。

酒店里嘛!你舅家姨家,二爹家大姑小姑家,分枝出杈那么多堂表姊妹,至少五桌。媳妇催我趁早预定酒店。

嗯!还有我三叔家。我告诉媳妇:三叔找我多次,说三婶要在他们的江汊农庄摆酒,给我妈祝寿。

拉倒罢你!媳妇指头戳我鼻子,耻笑:这事儿,你三叔三婶不能一厢情愿吧?

我茫然,三叔三婶跟我妈结下的梁子真的无解么?

四十二年前,我三叔娶了三婶分锅立灶;生产队按月分粮,俩不清家的洋摆摆,每月总差那么几天接不上茬。

那时我八岁,村小读书。晌午头放学回家,见三叔依着我家门梆子岔嘴剔牙花子。

我妈杵给三叔五粒鸡蛋,叫他拿回去煮吃了罢。

三叔眼一愣,说我妈小瞧人:我三甩货这次肯定上窝孵小鸡,大嫂别败伤我好不好?

我妈数啰三叔:成日拿母鸡抱窝做幌借鸡蛋,孵出一只鸡崽没?自家母鸡抱窝,自个攒鸡蛋哈!

大嫂喂!三叔不计较我妈脸色,说他俩口子没白没夜挣工分,挣的毛稻谷填不满两张嘴,哪儿有粮食喂鸡?鸡都杀吃了,只留一只抱窝母鸡。母鸡拉窝好多天,没产一粒蛋……

我妈懒得听三叔嚼,又添五粒蛋给三叔:好啦,好啦,拿回去上窝!……三甩货,只要你孵出鸡崽,大嫂再送你三十粒蛋。

长嫂如母,大嫂说话算数!三叔要和我妈拉勾。

我妈摆手,说大嫂一口唾沫一个钉,勾就不用拉了!叫我跟着三叔,见证他鸡蛋上窝。

三叔耸肩膀,说:三甩货好歹是条汉子,再不硬气,没脸见大哥一家大人娃子!

三婶见三叔捧搂鸡蛋回家,一脸快活。

三叔指指我:钦差跟着,鸡蛋上窝孵崽。

三婶悻悻舔嘴唇,怏怏铺鸡窝。

老母鸡见鸡蛋慈爱有加,“咯咯”跳进鸡窝。

三叔要我看清楚了,十粒蛋全部在母鸡屁股底下暖着,没有一粒拐弯进灶屋!

三叔真硬气了,一天天坚守。十粒蛋暖一个星期了,再暖两个星期,小鸡就要出壳了!

成功在即。三叔兴奋,为孵出小鸡兴奋,为再赢三十粒蛋兴奋。一兴奋,勾犯了酒瘾,硬气的三叔功败垂成。

小晌午,三叔用牛鞭子一扔小跑回家,从老母鸡屁股底下抠出五粒蛋;又一路小跑到代购代销店,五粒蛋换了一吊子酒喝。

三婶放工回家,发现母鸡屁股下的蛋只剩五粒,一把掏干净,拿进灶屋炒了。

三叔带着酒气回家,三婶正坐灶门口吃炒蛋;老母鸡围着三婶,“咯哒哒、咯哒哒”不依。

见三婶碗里还有两垞炒蛋,三叔五爪龙一伸,捏干净塞进嘴里。

三婶对三叔涩牙,三叔对三婶咧嘴。一对好吃不留种的货,人对脾气腔对调,和尚尼姑俩顺眼,咋瞅咋舒坦。

老母鸡愤怒不消,不依不饶。

三叔光脚丫子踢老母鸡,批评它:又不是你下的蛋,吵啥子吵!

老母鸡听不懂三叔批评,勾头啄三叔光脚丫子一口。

啄人!奶奶的,你还成精啦!三叔腾的飞起一脚,老母鸡子弹般“嗖嗖”飚风,重重砸在灶台根。

老母鸡挣扎片刻,强支架斜着翅膀立起来,勾着脖子又扑上来啄三叔。

三叔嗖地又是一脚,老母鸡砸回灶台根动弹不得。

真利索!三婶叫好,一脚踩住老母鸡,接替三叔斥责:吵了半天,忍你让你没理你,给你脸你不要脸!没教养的东西,主人是随便啄的吗?你还吵哈,还啄哈!

一不生蛋,二不抱窝了,还留它干什么?三叔三婶,肚子期盼荤腥不谋而合,就势烧水拔毛破肚开膛,就火把老母鸡焖吃了。

此后,三叔再没到我家借过鸡蛋。

倒不是愧疚信誓旦旦。三叔信誓旦旦多了,说过撂过不窝心里。

让三叔愧疚的是,他和三婶抢食了我爹的祭品!

就在三叔三婶焖吃老母鸡后的第七天,我爹在西沙海战中为国捐躯,回归故里的只有身前遗物。

爹的衣冠冢前祭奠仪式收尾,我妈强忍悲痛,欲行丧葬俗礼,掰分祭祀我爹的供香馍,祈望远亲近邻有口皆碑,记住长驻南海的我爹。

三叔三婶眼疾手快,搂起供香馍和刀头肉,撒腿跑回家关门不出。亲朋庄邻撵上门谴责:甩货没边没沿了,对得起一堆土,还是对得起孤儿寡母?

我妈举刀断麻,再不同三叔家来往。

十五年前,我当兵转业在深圳安家,跟我媳妇接我妈深圳同住。三叔启动装满鸡鸭蛋的皮卡,拉三婶送行;我妈一顿呵斥,三叔三婶两脸尴尬。十二年前,三叔三婶进城参拜你妈六十大寿,你妈拎菜刀撵……

可是,可是媳妇,我有事瞒着你和妈。我不禁托出:我家这多年吃的卤鹅烧鸡酱板鸭、鲜蛋咸蛋基围虾,都是三叔送的哦。

分明是超市的包装嘛?媳妇质疑。

是超市的包装。三叔的江汊农庄,多年来一直向超市供货呢。我怕你说露嘴,惹妈生气,所以……

哎哟,你!当儿子的,背着你妈里通外国!媳妇谴责我,沉默了一阵儿,又对我说:这样吧,我跟妈敞开谈谈……四十年前,我,我小丫头片子时,钻生产队豌豆地里偷吃豌豆角……我叫妈处罚我!

真的吗?……说不定妈给儿媳妇面子呢!我给媳妇作揖。

两天后,媳妇笑叽叽对我说:你妈松口了!

我喜不自胜,欲亲吻媳妇。媳妇却又指头戳我鼻子,说:你妈叫你问问你爹……

这!这这,唉!

我傻逼了,忽悠我三叔:我妈说,她迈过七十二逢整十过寿。这样吧三叔,我妈八十大寿,我一定请你和三婶……

啪!三叔抡巴掌扇脸,哇哇哭了,边哭边扇脸边骂三甩货:三甩货不是人,抢大哥的祭品。大哥,大哥呀,你从南海回来一趟吧,劝大嫂原谅三甩货,呜,呜呜……

好不容易安慰住三叔,我又忽悠我妈:我问爹了,我爹说……

娃,妈知道了!我妈眼里噙着泪,拉着我的手伫立阳台南望,嗓音哽咽:

娃啊,你爹,你爹……也给我托梦了。你爹说,那时候你三叔三婶不醒事,抢他的祭品,也是饿的慌。你爹切切地对我说,他长驻南海,为的是家园安宁、同胞和谐,叫我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样吧,八月初二,就在你三叔的江汊农庄摆酒,妈在农庄住一个星期。八月初八,是你三叔六十四诞辰,你和你媳妇,带娃们一起去给你三叔拜寿……

[2216字符]


作者宋永江,笔名言默然,退休教师;

邮箱1465197164@qq.comQQ1465197164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建筑工地往事

  • 门里门外

  • 深圳往事

  • 低于生活

  • 木拐杖

  • 菊香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言默然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中南路街道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言默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寒塘听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红月亮的评论加精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评论

  • 言默然 2016/9/9 16:04:29

    曾经的岁月,苦辣酸甜,四十年巨变,沧海桑田。那个时候,”我“的三叔,刚成家分锅立灶,好吃婆娘不留种,仰壳尿尿,抱窝的鸡蛋拿去换酒喝,唯一的抱窝鸡宰了打牙禁,最让”我“妈不能原谅的是抢食我爹的祭品。农业生产方式的改变,调动了三叔三婶的劳动热情和持家本领,三叔的家庄收益颇丰,禽产品供应超市,我家也没少吃,不过瞒着”我“妈罢了。”我“妈七十二大岁,战死南海的我爹给妈托梦,妈终于原谅了三叔。形势比人强啊!

      回复
  • 寒塘听雨 2016/9/8 6:45:37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宋老师用诙谐幽默的笔调,为我们讲述了一个遥远年代一个贫困家庭的恩怨故事,细节细腻逼真,再现了物质匮乏年代平常家庭的酸甜苦辣,读罢有些酸涩,贫穷艰难的日子让人唏嘘感慨,好在苦尽甜来,富裕起来的农家人开启了幸福新生活,晚辈为前辈和好费尽心思令人动容,结尾和谐美好,弘扬正能量,一篇充满活力温馨的好微咖,点赞!

    言默然2016/9/9 15:48:52

    拜谢寒塘先生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 心灵拾贝 2016/9/7 16:21:00

    家长理短,兄弟妯娌间争长道短,在那个年代是闹翻了天。宋老师笔下把一幅幅积怨结仇的场景栩栩如生的展现了出来,还原了农村的老滋味,穷、饿、忙、落后,谁也难得顾上谁,可是偏偏三叔三婶还不醒事,把矛盾激发了出来,至到碰触到父亲母亲的底线,再也不原谅他们。可事过境迁,幸福的生活开启的新局面,晚辈们为了长辈们谈和,费尽心思,最终欢喜落幕。这也正是因为作者读诗书,知礼仪,识大体呀!

    言默然2016/9/9 15:49:25

    拜谢桃子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 红月亮 2016/8/26 13:57:16

    宋老师沿用幽默诙谐的一贯笔调,将母亲和三叔三婶之间的恩怨故事娓娓道来,读后让人忍俊不禁。长嫂如母,母亲对三弟两公婆恨铁不成钢,屡次接济和鼓励,怎奈不争气的俩口子,竟然把引窝蛋吃掉喝掉,又杀了愤然不平的老母鸡一饱口福,这还不算,更过分的是连父亲的祭品也偷吃,的的确确伤了母亲的心。多年以后,改过自新的三叔事业有成,已经多次想向母亲赎罪,最终母亲72岁大寿之时,母亲终于原谅了三叔。结尾读来倍感温馨。精彩

    红月亮2016/8/26 13:57:30

    好文,月亮十分喜欢,为宋老师点赞!

    言默然2016/8/26 20:31:03

    拜谢红月亮关注赐评!问好!

      回复
  • 红月亮 2016/8/26 11:20:00

    先抢个沙发,喜欢读这种短篇的。[em_13]

    心灵拾贝2016/9/7 16:21:24

    早早就报过到了呀。美女!

    红月亮2016/9/7 22:42:37

    呵呵!大美女晚安喽![em_73]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建筑工地往事

  • 门里门外

  • 深圳往事

  • 低于生活

  • 木拐杖

  • 菊香

老陈醋文/宋永江下月初二,我妈七十二大寿,在哪儿摆酒?我跟媳妇商量。酒店里嘛!你舅家姨家,二爹家大姑小姑家,分枝出杈那么多堂表姊妹,至少五桌。媳妇催我趁早预定酒店。嗯!还有我三叔家。我告诉媳妇:三叔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