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搭伙
微咖大赛 微咖大赛区 老痴 2017/2/17 11:31:55
点击:(1864) 本文邻家币:2000 (0)

丁旺妈饿死后,埋进了老坟。丁旺妈坟堆旁的那块空地,是将来遇喜的地方。

遇喜在门上挂了把锁,夹着打狗棍去找跛女。跛女的男人也饿死了。

遇喜说,丑女跟你过吧。

跛女说,等山上的苜蓿发芽了,兴许能挨一阵子。

遇喜背起了丁旺,却不敢看丑女的一双泪眼。

两年后,遇喜和丁旺回了村。跛女嘴角蠕动,说,丑女没了。

遇喜说,我们搭伙过吧。

跛女说,就怕顺来不情愿。顺来是跛女收养的孤儿。

遇喜搀扶着跛女走过老街,跛女脸上开了一朵羞怯的山菊花。进了遇喜家,跛女说,顺来,认一下你新爹。

顺来说,我爹埋在山上。

顺来去当兵了。跛女央丁旺将“光荣军属”的铁牌钉在门楣上。跛女时常坐在门前的青石上,看看铁牌,又看看远处的天边。

日子,就像浅浅的河,缓慢,悠长。时常的,丁旺以为跛女就是他的亲妈;时常的,跛女以为丁旺的三个孩子,是她的亲孙子哟。顺来,在跛女心中,已经淡得像她烧出的炊烟,风一吹,便飘荡得无影无踪了。

 遇喜过世后,跛女对丁旺说,我死后,顺来要端孝子盆的,他是我的儿子。

跛女死后,丁旺披麻戴孝,左手端着孝子盆,右手拄着哭丧棒,扶柩跪行。跛女的坟和遇喜的坟隔着一道沟。跛女不是遇喜的妻,也不是妾,只是和遇喜搭伙过了一辈子日子的女人,她进不了遇喜家的祖坟。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深圳往事

  • 蚊子同题赛之一只蚊子

  • ​叫屈

  • 我的名字叫叶星河

  • 【同题邀请赛】我找薛支书

  • 大头怪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老痴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微咖大赛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高山流水打赏了1000邻家币

老黄牛学飞翔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憨憨老叟 2017/2/22 17:03:49

    特喜欢老痴这种语言的老道和把控,这篇的主题很好,只是人物显多了,如果不细细看,有点乱,但也是这样,才显出了这一篇作品的纵深性。

    老痴2017/3/1 13:25:48

    谢谢老叟鼓励!回复有迟,见谅!

      回复
  • 高山流水 2017/2/17 13:47:38

    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丧偶老人找到新的伴侣.开始新的生活,这是一件好事。但如今一些老人不履行婚姻登记,就开始同居生活,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叫“搭伙过日子”。遇喜和跛女就属于这种情况,他们的结合受到了世俗愚昧的阻挠,跛女的儿子顺来就不支持,跛女死也没有回家,单身老人再婚想简单,唯有子女们敞开心扉,齐心协力地为老人着想,这就简单。千万别等“子欲孝而亲不待”。

    老痴2017/2/17 20:08:38

    多谢打赏!祝好!

      回复
  • 寒塘听雨 2017/2/17 13:40:27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搭伙过日子,是因为两个人都觉得寂寞才会勉强在一起的,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只是觉得彼此之间有个照应而已;但是爱情就不一样了,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彼此之间有的不仅公是照应,更多的是爱和关心,还有惦念,你们之间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思想,跟搭伙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爱情是双方的,一定是要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而搭伙过则是没有爱情,有的只是将就而已,两个人之间没有共鸣。

    老痴2017/2/17 20:50:06

    谢谢点评,问好!

      回复
  • 雪鹰 2017/2/17 12:37:54

    这篇文平淡质朴中透着生活的艰辛,同时也反映了农村百姓的现实。我想,六零年代、七零年代的人更能体会此文的含义,它诉说的不仅是一个搭伙的故事,它是传递着一份农村人的观念,一个时代的缩影,一份浓浓的人间真情。但是农村人的正统观念根深蒂固,虽不同坟,但心同在!

    雪鹰2017/2/17 12:40:33

    虽不同族,但情永恒!那期间的辛酸,虽有遗憾,也算圆满。人间真情在,大道透沧桑!

    老痴2017/2/17 20:06:23

    故事久远,烙印深刻。感谢!

      回复
  • 潮湿的梦 2017/2/17 12:27:29

    此篇微咖写出了农村的现实生活。农村闲置的人,闲置的土地,都荒芜了,村庄仿佛空壳一般。有的病逝,有的远嫁,有的逐渐成为了城里人。但是农村的孤男寡女,都是上了年纪的。为了生存,就搭伙在了一起,辈分的悬殊,村民的反对,以及口诛笔伐,都在让挣扎的生命,无法摆脱现实的酸楚。村庄老去,人也衰老,走出山村的人们,能否念及自己的爹娘,以及后爹后娘的养育之恩呢?岁月流逝,人性仿佛冥灭了,支持此篇微咖,传承乡土文化。

    老痴2017/2/17 20:03:59

    谢谢留评,问好!

      回复
  • 吴春丽 2017/2/17 11:55:34

    又见老牛来砸币!

      回复
  • 老黄牛学飞翔 2017/2/17 11:55:14

    可能限于篇幅,人物还是显得过多了。好在叙述时的控制力道好。

    老痴2017/2/17 20:13:18

    先谢过老牛打赏鼓励。新年第一篇,人物的确多了,结构和衔接上也有些粗糙。

      回复
  • 吴春丽 2017/2/17 11:42:49

    先占个沙发。

    老痴2017/2/17 20:09:29

    期待春丽批评。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深圳往事

  • 蚊子同题赛之一只蚊子

  • ​叫屈

  • 我的名字叫叶星河

  • 【同题邀请赛】我找薛支书

  • 大头怪

丁旺妈饿死后,埋进了老坟。丁旺妈坟堆旁的那块空地,是将来遇喜的地方。遇喜在门上挂了把锁,夹着打狗棍去找跛女。跛女的男人也饿死了。遇喜说,丑女跟你过吧。跛女说,等山上的苜蓿发芽了,兴许能挨一阵子。遇喜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