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怪鸡
微咖大赛 微咖大赛区 唐端 2017/3/6 14:39:38
点击:(1988) 本文邻家币:7000 (0)

自从那次电闪雷鸣后,秀娟家的咕咕就变成了一只特有战斗力的怪鸡。它迈着八字步,顶着大红冠,威风凛凛,像久经沙场的老将。

咕咕的威风愉悦了秀娟,她时不时冲着咕咕比大姆指:咱家的咕咕,真威风!。

咕咕有千里马路遇伯乐的感激。它是一只知道感恩的公鸡。它决定回报主人。

咕咕干起了保安工作。白天晚上它抻着脖子围着院子溜达。

某天,咕咕发现有一位流浪汉想进屋,它圆睁鸡眼,鸡爪挥舞着冲上去,吓得流浪汉差点尿裤子。为此,秀娟挖了一大堆虫子奖赏他。得了奖赏的咕咕干得更加卖力了。

这天,家里来了一位男人,不是男主人。咕咕抖抖羽毛就往上冲。秀娟赶快说,咕咕,这是表哥!咕咕歪着小脑袋,感觉有点昏。主人只有一个表哥,这个表哥是从哪里钻出的?陷入沉思的它没听见屋内传出了奇怪声音。

又有一天,一位衣着气派的男人走进院内。咕咕歪着脑袋看了看,不是男主人,不是表哥。它磨磨鸡嘴,像箭一样冲过去。男人猛见一只大公鸡恶狠狠地射来,吓得呀的一声人倒椅翻。

这时,秀娟从厨房出来了,她向咕咕招招手。咕咕咯咯笑着跑向主人。

突然,咔嚓一声,咕咕看见自己脑袋像抛物线一样抛了出去。

咕咕被剁成了一百零八块,唯有鸡头是完整的。它看见主人边把它的头往男人碗里夹边说:春哥,消消气,给你补补!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一张床和一个沙发的家

  • 全家公敌

  • 在木棉湾的日子

  • 空椅子

  • 方向

  • 挤公交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唐端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微咖大赛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黎凡打赏了1000邻家币

万群打赏了1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打赏了1000邻家币

黄元罗打赏了2000邻家币

憨憨老叟打赏了2000邻家币

评论

  • 憨憨老叟 2017/3/6 16:11:46

    一只忠心捍卫主人的鸡,其怪,让人莞尔,其行,引人发笑。然,鸡就是鸡,它哪会懂得人性中的那些弯弯绕呢?

    端柔2017/3/7 9:55:57

    谢谢老师点评![em_71]

      回复
  • 赵同胜 2017/3/7 15:57:31

    怪鸡不怪,它也在用眼睛看世界。只可惜它选择的忠诚没有对了主人的心思。鸡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也许,鸡压根就没错,错了的是人。鸡和人不能同道,让这个世界的缤纷也涂上了灰蒙蒙的色彩。赞唐老师的好文。

      回复
  • 智若愚 2017/3/7 14:51:40

    真是一只怪鸡,那么忠于主人,为主人不惜一切,可惜,忠于忠心不等于主人能够赏识,因为它终究不懂得主人。一个看似荒诞的故事确实生活的翻版,不由得为作者匠心独运的写作叫好,赞!

      回复
  • 淡然 2017/3/7 12:11:50

    別有风趣,赞![em_63][em_63][em_63]

      回复
  • 尘埃落定 2017/3/7 11:56:22

    一叹遇庸主忠心付流水,二叹凭自负僭越行错事,三叹看不透结局终注定。

      回复
  • 雪鹰 2017/3/7 0:13:01

    雄鸡的风采,怕是女主人公也不懂!文章感觉像是一篇成人的童话。

    端柔2017/3/7 9:58:59

    谢谢雪鹰老师点评!

      回复
  • 黎凡 2017/3/6 21:43:12

    支持唐唐的怪系列,此怪鸡更有嚼头。刚刚学会打赏了[em_19]

    端柔2017/3/7 9:56:58

    谢谢亲,感谢您把初赏给了我,抱抱[em_52]

      回复
  • 红月亮 2017/3/6 18:18:07

    鸡充满了正能量,可这个女人有点不正常!怪鸡不怪,女人有点怪!

    端柔2017/3/7 9:57:23

    谢谢月亮美女!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3/6 16:49:55

    怪鸡不怪,它还懂得感恩,就像养的宠物,动物思维简单,但是它们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人有了复杂的感情就忘却了初心,只求一时之快来愉悦自己。鸡的感恩之举换来的是主人的屠杀,变成盘中餐,悲中哀。最可怕的莫不过你想帮助别人却不能为力。

    端柔2017/3/7 9:59:14

    谢谢老师点评[em_52]

      回复
  • 黄元罗 2017/3/6 15:39:20

    怪诞中充满寓意!笑过之后又感慨万千:为什么很多原先颇有“战斗力”的人,后来却“泯然众人矣”呢?或许就是怕挨上这一“刀”吧。文章中有两处错误,“这个表哥是从哪点钻出的”中的“点”应修改为“里”、“咕咕看见自己脑袋像抛力线一样抛了出去”中的“力”应修改完“物”。

    万群2017/3/6 17:47:11

    黄老师评之理,原先的“战头力”呢,哪去了。我们总把颇多责怪怨在对方。当然了,“哪点”是一些地域的方言,就是“哪里”。

    端柔2017/3/7 9:57:47

    谢谢元罗,我想法改一下[em_67]

      回复
  • 寒崖 2017/3/6 14:48:51

    初看不懂,反复看感觉还真不错.可怜的忠心的鸡啊.打赏都是以千为单位啊.有点小遗憾了.

    端柔2017/3/7 9:59:47

    感谢老师点评与鼓励![em_67]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一张床和一个沙发的家

  • 全家公敌

  • 在木棉湾的日子

  • 空椅子

  • 方向

  • 挤公交

自从那次电闪雷鸣后,秀娟家的咕咕就变成了一只特有战斗力的怪鸡。它迈着八字步,顶着大红冠,威风凛凛,像久经沙场的老将。咕咕的威风愉悦了秀娟,她时不时冲着咕咕比大姆指:咱家的咕咕,真威风!。咕咕有千里马路遇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