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楼兰笛声
微咖大赛 微咖大赛区 老黄牛学飞翔 2017/4/6 7:57:15
点击:(1786) 本文邻家币:7000 (0)

我打量着她——二十来岁的姑娘,长得蛮漂亮,眼神忧郁地看着我。

我记得出门时是锁了门的。

“你制了两支笛,一长一短,一模一样。我把短的那支带来了,你听,它的声调分明在想着它的主人。”她拿出一支短笛,呜呜地吹着,声调充满忧伤。

“我不会制笛。”

“不,你会。长笛在村里的笛声广场,日日夜夜盼着你去接它。”

“我真不会制笛,你认错人了。”下班后一进屋就碰上这样一个神秘的姑娘,说实话,心里挺害怕的。

“你的笛子会伤心的。”她几乎要哭出来,用手指着笛身上的一排小字:守望乡村守望你。飘尘。

是我的笔迹,是我的名字。我几乎怀疑真是我制了这支笛。“我跟你走。”打工仔一个,去看看又何妨。

连夜赶车出发。在路上,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楼兰。她跟我说了我前年在她村里游玩和学制笛的事情。

她说的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三天三夜后,到达目的地。

“这小伙子就是‘守望乡村守望你’的制作者吧?楼兰,找了一年多,你终于找到他了。”

“是,我找到他了,现在就带他去笛声广场。”楼兰的声音欢快起来,眼神也不再那么忧郁。

看着楼兰嘴角渐渐浮出的微笑,看着村里各式各样的笛子,我却开始忧郁起来——我跟这个村,我跟楼兰,我跟制笛,到底有怎样的关系?

天黑了,小村里响起笛声,像一个思念家乡的忧伤而久远的梦。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运来

  • 书剑笑江山(引子)

  • 【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 摸字诀

  •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之七:1996年《大鹏湾》特约撰稿人证

  • 产科男医生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老黄牛学飞翔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微咖大赛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蒋玉巧打赏了1000邻家币

万华打赏了1000邻家币

默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黄元罗打赏了2000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默然 2017/4/6 13:28:48

    楼兰笛声,亦幻亦真,梦中有景,景中有情。守望乡村守望你,犹闻牧童笛声,忧郁、忧伤贯穿全文,却有倏忽反转,忧郁的楼兰嘴角浮出微笑,“我”却忧郁起来——跟这个村跟楼兰跟制笛无关。天黑了,小村响起笛声,像思念家乡的忧伤而久远的梦。梦在身边,却很遥远,意境委婉可见。作者微咖达人,委婉已成风范,但,我说的是但,《楼兰笛声》是否过于委婉?楼兰跟“我”的关系过于模糊;再,即以楼兰笛声为题,可否对笛声稍加喧染?

    默然2017/4/6 13:29:53

    管见,瞎说了。

    老黄牛学飞翔2017/4/6 19:14:26

    后面几句提得很好,感谢先生的真诚和不吝赐教。愿下一篇有所进益。

      回复
  • 红月亮 2017/4/8 20:53:49

    离家久了,就忘记了故乡,忘记了故乡的人,忘记了自己制作的笛子,忘记了自己立下的雄心壮志。我们,为了生活,在外打拼,多久没有回家了呀,家乡的面貌物是人非,变得异常陌生。这也是许多人的无奈,常年漂泊在外,习惯了外面的生活,不是不愿意回去,是回去了已经不习惯家里的生活,也有很多人,累了倦了想家了,就收拾行装回归故里,可回去不久,就又想出来。唉,我就是如此呀,总是奔波在家和外面,也不知何时才能衣锦还乡!

      回复
  • 蒋玉巧 2017/4/7 16:56:22

    很耐读,很有嚼劲的闪,学习了!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4/7 9:04:05

    开篇挺好,是一种碎片化的表达方式,可以在收尾部分交代事件的因果关系,但是作者好像有点着急结尾,匆匆忙忙,有些可惜。

    老黄牛学飞翔2017/4/7 18:06:09

    言之有理。结尾其实应该再琢磨琢磨。

      回复
  • 黄元罗 2017/4/6 9:21:58

    古巴作家阿莱霍�卡彭铁尔曾经说过:“神奇乃是现实突变的必然产物,是对现实的特殊表现,是对丰富的现实进行非凡的、别具匠心的揭示,是对现实状态和规模的夸大。这种现实的发现都是在一种精神状态达到极点和激奋的情况下才被强烈地感觉到的!”老牛的文章总是虚中有实、实中带虚,虽一时让读者摸不着头脑,又令读者爱不释手,忍不住细心的品读下去!行文能达到如此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

    老黄牛学飞翔2017/4/6 11:40:15

    引经据典,精彩点评,老牛深深为黄老师的学识折服。谢谢赐评赐币。

      回复
  • 夏花 2017/4/6 8:51:41

    我都没看完,就打赏了。只这语言就值得打赏。

    老黄牛学飞翔2017/4/6 11:40:31

    谢谢打赏。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运来

  • 书剑笑江山(引子)

  • 【同题赛】一只硬骨头蚊子

  • 摸字诀

  •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之七:1996年《大鹏湾》特约撰稿人证

  • 产科男医生

我打量着她——二十来岁的姑娘,长得蛮漂亮,眼神忧郁地看着我。我记得出门时是锁了门的。“你制了两支笛,一长一短,一模一样。我把短的那支带来了,你听,它的声调分明在想着它的主人。”她拿出一支短笛,呜呜地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