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阿诺德在哭泣
微咖大赛 微咖大赛区 孙逸 2017/5/9 16:25:34
点击:(3194) 本文邻家币:52000 (0)

阿诺德苦苦哀求守卫,他只是想见老朋友一面,就几分钟。可守卫只是用枪托把他瘦弱的身体支开。

“Hei Hitler!”阿诺德敬了一个纳粹礼,“我是德国人,求求你,他一定会见我的。”

“滚开!”枪托终于砸在阿诺德的胸口上。

就在阿诺德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看见海因里希目光冷峻地站在门口,看着他。

阿诺德终于进入了这座别墅,他们穿过大厅,来到一间书房。海因里希走到茶几前,拿起还未熄灭的雪茄吸了几口。他还在站在门外,海因里希扭回头示意他进来。

时间和阿诺德一起冻住了,他站在朋友的面前手足无措。

“我劝过你不要娶那个犹太女人,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阿诺德的头垂得更低了。

“孩子还好吧?”

“死了,去年她也死了,在集中营。”这声音也像死过了一次。

“哦。”

这时,传来几声枪响,海因里希从阿诺德身边急步走过,想推开门询问副官。可突然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他不知道那是一根特制的怀表链,也看不到阿诺德那张可怖的脸。

门外的副官报告说,几个想冲进来的反抗军已全部击毙。可海因里希已经听不到了。

阿诺德烧掉了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尤其是关于诺曼底的情报。

副官在门外再次催问,他知道卫兵马上就会闯进来,把他就地处决。

阿诺德哭了,他不知道自己拯救了全世界,只是在好友的尸体旁低声饮泣。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去远方”同题(23):菩萨

  • 少年行

  • 抢红包

  • 微醺者

  • 低于生活

  • 啤酒妹,小三,小三,啤酒妹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孙逸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微咖大赛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夏花打赏了2000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5000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200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2000邻家币

电击打赏了2000邻家币

电击打赏了2000邻家币

电击打赏了1000邻家币

萌面侠打赏了1000邻家币

夏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兵斌有你打赏了1000邻家币

点赞了¥ 10 (1000 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夏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一个愿望打赏了1000邻家币

五哥打赏了2000邻家币

老黄牛学飞翔打赏了20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10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1000邻家币

雨季来临打赏了2000邻家币

何逵打赏了1000邻家币

何逵打赏了1000邻家币

何逵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夏花 2017/5/10 10:27:30

    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它是那种慢慢渗透的美。阿诺德在哭泣恰恰就是这样一种美,它的语言不炫目,形式不张扬,叙述沉稳,内容厚重。战争是个被写烂了的主题,而作者脱离了俗套,只是以战争的背景反应人性,使作品具有更深刻的审美意义。阿诺德为了信仰而杀死朋友,却又因为亲手断送了朋友的生命而悲伤不已。阿诺德的哭泣,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哭泣吗?为战争中失去的一切哭泣。

    夏花2017/5/10 10:40:48

    《阿诺德的哭泣》这个题目真妙。战争使人性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毕竟结果都是毁灭。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无力的哭泣......这种哭泣是否能敲击到你的心灵?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5/11 9:01:24

    好友的死亡换来世界和平,而对于阿诺德来说却失去了一位难得的好友。如果说他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英雄倒不如说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不管好友是什么身份,死亡这个结果应该是他最不想面对的。此时的他更像是个失去亲人,失去朋友的孤独小孩。

      回复
  • 潮湿的梦 2017/5/10 16:29:35

    和平来自不易,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不知道战争的味道。我等是从战争死亡边缘拉回了的人,懂得什么是战争,什么是和平,和平是用人的鲜血换来的,我们难道不是父母所生,不渴望幸福,不希望花香,不希望漫步在花前月下?当战争来临,作为军人,义无反顾,冲向敌阵,捍卫祖国的领土和主权。什么是枪林弹雨?我们连长说,我们连牺牲的战友就是枪林弹雨?什么是无私奉献,我们连牺牲的战友就是无私奉献。话语多么温暖和富有力量。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去远方”同题(23):菩萨

  • 少年行

  • 抢红包

  • 微醺者

  • 低于生活

  • 啤酒妹,小三,小三,啤酒妹

阿诺德苦苦哀求守卫,他只是想见老朋友一面,就几分钟。可守卫只是用枪托把他瘦弱的身体支开。“Hei Hitler!”阿诺德敬了一个纳粹礼,“我是德国人,求求你,他一定会见我的。”“滚开!”枪托终于砸在阿诺德的胸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