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宿舍中的过客
非虚构 园岭街道 茨平 2017/7/9 16:03:57
点击:(2334) 本文邻家币:19000 (0)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工厂也是这样,一间小小的宿舍,有人搬进来有人搬出去,留下多少气息又带走多少云彩。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人总是在不经意时张开蚌壳,住宿舍还是挺有意思的。

绩效林生

办好入职手续,行政文员小范递给我一把钥匙,说你就住518吧,那儿有张空床位。518,按广东人的说法,就是吾要发,这是要走好运的节奏呀,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美好。

打开宿舍门,瓷板地面上,模棱两可的脚印重叠着,果屑、纸片、花生瓜子壳、塑料袋、烟头零乱一地,电视机桌子窗台上一层尘垢。我几乎没有思考,就动手搞卫生。我是新人,就得像新兵一样,要力所能及地让老兵评我好印象。清理了地面上的垃圾,除去各处的尘垢,才铺好自己的床,再把他们的床单被子抖了抖,抖去上面的尘埃,折叠好。经过一番整理,宿舍里已焕然一新。我去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流进来。我陶醉地打量着,像欣赏自己精心写好的一篇文字。我想,他们进宿舍来,见到焕然一新,不当面表扬我几句,也会在心里想,这个新来的老王,还可以哟!

晚上,林生回来了,我正要朝他送上个灿烂的笑脸,他却旋风一般蹿到自己的床位边。谁叫你乱动的?谁叫你乱动的?他尖叫起来。他在急切地寻找什么,又好像丢失了什么。如果真的丢失了什么,那一定是我偷了的。我像误吃了几只死苍蝇。

我与林生较少交集。上班时,各自趴在办公桌上。下了班我回宿舍,他加班。他回宿舍时我已睡着了。一个多月了,我们没说过二十句话。他总是给我一副拒人千里自命不凡的样子。官生说,不跟他说话好,你要警惕他点,他好会写工作日记,已把好多位主管写死了。我的前任黄女士就是让他写死的。官生做人力资源,他有权限看员工交上的工作日记。

老王,我要请你喝酒。一次,吃午饭时,他就坐在我对面,突然来这么一句,搞得我有点措手不及。公司提供免费餐,我们基本都在食堂占便宜。伙食太差了,偶尔也会去外面打打牙祭,今天他请我,明天我请他。但他好像从不去外面吃饭。我不把他的话当真,事实上过好几天他也没请我。然这样的话他又说过三次,一次乃在食堂饭桌上,一次在楼梯口,一次在卫生间,我就想,他可能是想我请他吧。于是,我很郑重地约他去西区的湘菜馆。他摆了摆手,说老王呀,不行,公司有规定,员工间不能请吃。我说别上纲上线了,吃一餐饭能算上腐败?他想了想,说,要不我请你吧,你是新员工我是老员工,老员工请新员工不算违规。

就是这餐饭,才发现他挺能聊的,也就知道他一点情况。他的老家在湖南一山旮旯里,父母都是本老本实的农民,家景很一般,却倾全力送他读书。他复读了一年才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就来到这家公司。他是校园招聘来的。筛选简历时被拿下了。几个同学接到面试通知,他以为投了简历也该来面试,就跑来了。他说:老王,我是不是很傻呀?连这个都不懂。我想他可能就是这点傻,反而打动了公司。哪个公司都在乎一个人对企业的认同度。新人进厂都要去生产线上轮岗,许多大学生吃不消而走人了。他每个岗位都干得极其认真努力。几年打拼下来,终于进入公司中层管理。听了他的故事,我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像他这样吃得下苦愿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不多了。我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公司办了二份报纸,一份对外宣传,一份对内管理,还有一个微信公号要运行。原有二个采编,一个突然离职,我一下子感觉忙不过来。老板叫他过来帮忙,我把内部管理的交给他做,并把所有的资料打包发给他。他加班加点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做好了,没发给我,直接发给了审稿的副总裁。副总裁过来问我,老王你看怎样?我说我没收到哩。副总裁哦了一下,再去转发过来。我看了,感觉不行,要动手术。副总裁说她也是这意思,叫我改好再给她看。我改了便发过去,顺便抄送一份给林生。林生在工作日记中写道:老王把报纸改得面目全非,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经过打磨就发给领导,浪费领导的时间就是犯罪呀。

本来我是看不到他写的工作日记。是老板对管理报上一篇员工工作日记选登不满意。老板说,你找林生要呀,他的日记写得还可以。我叫林生打包一些给我选。我就是从他打包的工作日记中发现了对我不利的言论。我苦笑了,他真是个会把日记写死人的人。又想不对,要是他有意写我坏,就有足够的警惕心决不会打包发给我。或许是他叙事时词不达意,本是自我反省;或许他本是这样的人,想什么就写什么,没想去害人。人的真实,是很难从表象中去窥见的。不管怎样,我有点不舒服是真的。

不知怎么回事,他竟从总部调离。或许是老板想煅炼他,或许是真有什么事惹老板不高兴。降职去分厂,有点发配边疆的味道。公司不少人举杯相庆,天长眼了哟,他也有今日。员工离开,不管离职还是调离,都会有人去相送,有的还会去餐馆喝场酒,共叙友情但愿友情长久。他竟无一人相送。我见他拖着行李箱在秋风中孑然而行,有些不落忍,便开车送他去车站。我是这样想,同一宿舍住了那么久,不说感情的话,面子上总要过得去。进车站时他用力挥了挥手,说老王,有机会来南昌,我一定请你喝酒。

我相信他是真诚的,因为人呀,有时候就是会受感动。

行政杨志

杨志人长得胖,一身上下都是肉,笑起来眼眯成一条缝,幸亏个子有差不多,才不算严重影响视线美。我想起弥勒菩萨。他是公司新招进来的工厂行政主管,初次面试时管生拉我作陪,感觉他还可以。他住进了518宿舍,一见我和管生都在,十分高兴,说,我有种找到了靠山感觉。他转身出去,回来时提了两塑料袋食物,花生、葵瓜子、麻辣条、凤爪、鸡翅、鸭脖子、啤酒,山呼海叫喊我们来吃。我不喜欢吃这些垃圾食品,但他是新人吗,总要给人家献殷勤的机会。

杨志2005年大学毕业,十年余时间,进了二十来家工厂,进哪个工厂都干不长久,不是他辞职就是工厂辞他。我说工作换得太勤了挣不到钱呀。他说他不想换工作了,换得快作呕了,一定好好干,争取在公司长久做下去。

他工作真的很认真,本职上的工作,一件一件做好;领导交待活,那更不用说;他还会主动找事做,比如换水龙头、掏下水道、接线、装灯,拔草、搞卫生,做点小维修。我说你哪里学了这么多手艺呀。他乐呵呵地笑,说课本上的全忘了,社会上学的才记得。他对公司管理层极尽讨好之能事。就我这样一个小厂编,也在极力讨好。我去市场上做采访,十天半月后回宿舍,发现床单被子洗涤过,叠得整齐。我说杨志,你这样搞得我怎好意思哟。他呵呵地笑,说老王,你是老板的御用文人,没服务好,哪天你笔头一歪,我岂不死无葬身之地。虽然感觉他在讨好,但还是让人舒服。公司管理层对他评价都很好,老板对他也很满意,叫我写了一篇表扬他稿子,连同他笑得胖胖的照片刊在内刊上。他的形象,几乎完美。

然就这么一个人,却没通过试用期。有人举报他勒索食堂供应商宴请。勒索两字太刺眼了,其实就是跟供应商说,老板,跟你做了这么多的生意也不请回客?要说反腐败当数老板最坚决,腐败掉的每一分钱都是他的。听到公司辞退他的决定,我有点茫然,多好的一个人呀,就因为这么一个小缺点。

说是腐败,真有点上纲上线了,他其实就是嘴馋,经不住美味的诱惑,嘴巴里总要塞点东西。刚住进518宿舍时,他几乎天天晚上拎些食物进来,麻辣条凤爪鸡翅鸭脖子,都是些垃圾食品。我老想这家伙怎么没长大呀。他倒不小气,见宿舍里有人就喊过去吃。这些垃圾食品,我们几位都不太喜欢。一两回吗,客情不好却之,事一旦频繁就会让人烦。何况老吃他的,不回买给他吃,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不好意思说他,二郎打得嘴开,一次发怒了,说:吃、吃、吃,吃你个头呀,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他一下子脸红耳朵。后来真不见他当我们面吃零食,但有几次夜半醒来,听到叽嘎嘎响,以为是老鼠,仔细一听,原来是他躲在被窝里吃零食。于是我说二郎,你也真是,匹夫一怒,害得人家吃零食都要躲被窝里。

他走时表情有点悲愤,搞得我不敢目视他。他是被人举报的,谁都有可能举报他,包括我。我有种担心,担心他怀疑我。人心隔肚皮,他凭什么不怀疑我?后来我才知道,告他的是一个保安。杨志常半夜去查岗,没轮到他的值日也去查岗。他抓到保安在偷觉睡,一下子罚了人家五百块钱。保安夜半会偷偷睡觉,几乎不是什么秘密。别人去查岗,撞上了,稍为警告一下。都是打工的,漫漫长夜确实很难熬。他似乎急于立功表现。唉!我叹一口气。

后来他去哪里了,没跟我说,只是从微信朋友圈里常看到他在显摆,发上来的照片多是大碗鱼、大碗肉、豪华馆所、小车、飞机、和成功人士的合影。有几张居然是与当红女明星合影,样子挺亲热,手挽着女明星的肩,女明星笑容可掬。我猜是PS的,便忍不住发了个点评:了解即是欲望,兄弟,要懂得与欲望和平相处。过几天接到他的电话。他说:老王哇,我删了你微信朋友,不会生气吧?

侠客二郎

年少时,二郎有做侠客的梦想,扛把剑闯江湖,义薄云天豪情满怀。有段时间他把自己定位为乔峰,再过一段时间改为令狐冲。现在他说他是武松。可是,他不姓武,姓许,喜欢动武习性一直延续着。在老家,狠揍过一次村支书,把人家的当门牙齿都打落了。外出打工十多年,总有那么多事让他义愤填膺,不知与多少人打过架,有几次差点把人砍死。与四川人打、与贵州人打、与湖南人打、与广西人打,就不与江西人打。他是江西吉安人。他说,怎么可以打老乡呢?老乡再不对也是可以原谅的。

或许我也是江西人的原因,他特别喜欢跟我说话,挽肩搂腰亲密无间的样子。我有点烦他,但又不好意思说。

在超市做导购时,他时常会顺走洗发水牙膏之类的小东西。他说反复强调不是偷,是老板人坏,动不动骂人,扣工资,看不起打工的。他觉得,若不顺掉他一点东西,让他小小损失一下,心里就不痛快。

在五金厂时,他故意弄坏一个电机。一个工友受伤了,狠心老板不肯支付医药,还另找理由开除他。二郎气得直想捶老板,老板哪有那么容易捶,只有拿他的设备出气,算是报仇了。

在酒店做服务生时,如果客人脾气不好,报仇的方法就是往菜里吐口水。如果发现食客是当官的,没惹他,也要往菜里吐口水。他说他最痛恨当官的了,当官的就是坏人。说到这,他笑得捂住肚子:他们以为是吃了山珍海味,其实是吃了老子的口水。听到这我不由发出点评,官员上酒店用餐要谨慎,服务生也会反腐败。

打工生活其实就是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办公室,生活单调而又有规律,周而复始。大家都一样,不相同的是晚上与星期天。

二郎外面朋友多,休息时间多半不在宿舍里。有时跟我聊天,聊得正兴浓,手机响了,他笑笑地说,老王,我要出去了,有朋友在厂门口等我。

有时,他会喊我跟他出去玩,我呢,自然是谢绝。于他就说,老王,你这样过日子,就像个苦行僧,一点儿都不符合现在人的健康生活标准。什么是现代人的健康生活标准呢?我有点茫然了。他说,就是该玩就玩,该乐就乐,人生苦短,活就活痛快点。

有次他拉我去健康生活。他说这回一定要去,一定要给他面子,否则他就要捶死我。不玩别的,朋友那儿,打打麻将,三缺一。不由我分说,就架着我。他的力气真的好大,我毫无反抗之力被他拖着往外走。

我们来到一个城中村,进了一个二室一厅的小居室。屋里二个女人,一个二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长相还算养眼,笑眯眯地看着我。二郎介绍说大一点叫秀秀小一点叫红红,再拍了下我肩膀,说:老王,我们公司的,同住一间宿舍,人挺好的。

接着就打麻将,开始我的手气特别好,赢了不少钱。下半场手气变臭了,赢了的钱都输出去。不得不承认小赌怡情这句话,虽然打得不大,但赢的时候很开心,输的时候很紧张,紧张得有点迷醉感,时间也过得飞快。午饭在那儿吃的。

吃完午饭,二郎悄悄地跟我说:我跟秀秀说好了,她同意与你交朋友。我一听就紧张。在打麻将时,我发现红红的脚在轻轻地踩到二郎脚背上。秀秀的脚指时不时装作不经意地触碰到我脚肚上。我紧张,我以飞的速度蹿出去,并顺手关上门,重重的,门发出重重的响声,我似乎必须用重重的关门声表达我坚定的拒绝。接着是狂奔,狂奔回宿舍。

他从后面追上来,在宿舍里冷着脸训我:老王你咋回事?跟你说得好好的,人家女人是不好拒绝的,你这样会搞得人家很没面子,搞得我也很没面子。再说:老王,你这个人真没意思。

我想他是好意的,他一定这么认,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老婆不在身边,那方面一定有需求。只是这个老男人脸皮薄,不好意思去找站街女郎,又死抠那两个钱。我二郎讲义气,好不容易跟你说好个女人,人家也长得不赖,人家不嫌你长得如同废品,有什么资格嫌弃人家。他一定是觉得我不可思议了。

二郎是被公司开除的。开除与辞退有性质区别,他是犯了性质错误。厂里有些废品要外卖。在外卖废品时,他不在现场,收废品的说多少是多少。不是一次,而是多次。最后一次让公司管理层发现了。典型的内外勾结吃里扒外。这是公司官方说法。我问他到底得没得他的好处。他说,哪里得了他的好处,只拿了他一百块钱,还是他使劲地塞过来的,说是给我买包烟抽,他来厂里多赚到钱至少有二万,一百块钱能算好处么?他是我朋友,让朋友多赚点钱不应该吗?

不就是一个仓管员吗?我又没打算在这破公司里混前途。他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我想替他伤感一下都不好表情了。

二郎走时,我去送他。他拍了拍胸,说:老王,若是以后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立马砍翻他。我笑了笑,这时候,还这么江湖义气,真难得。我相信,如果我真受了欺负,他知道了,肯定会替我出头。我们都是来自江西的老乡,同住一间宿舍那么久了,他可能一直把我当朋友。为朋友吗,两肋插刀,在所不惜。而我,却未必把他当作朋友,我只是把他当作室友,同一宿舍住而已。如果他知道我没把他当朋友,会不会很伤心?我再想,那个收破烂的,真的把他当朋友吗?

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人力官生

宿舍里这几个人,我比较喜欢官生。我是从他手中招进来的。招聘启示上写得很清楚,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三十五岁以下。这两者我都不合条件。他搔了搔脑壳,有点不好意说,老王,可能不合适哟。我说没事,若方便的话,尽力帮我争取一下。他说,行,找工作也不容易,我尽力吧。他果然把我的档案上呈,在老板那儿居然通过了。我对他,有感激的成份。

我们不仅同一宿舍,还同一间办公室。人力资源部说是一个部门,其实只有他一个文员当差,就像文化部只剩我一个人当差一样。招人、办辞工、统计考勤、做报表、查看员工工作日记、摘抄重要内容往上呈报,员工培训,整天忙得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有段时间,不知怎么搞的,厂区的绿化也归他管,公司没有专职园丁,他只有时不时抓新人去拔草。老员工骂他,狗吊的官生,尽欺负新人。他回骂道,你们这些老油条会听我的吗,你们都是大爷。

在公司里,他应该是最会挨骂的人。员工流失多了,挨骂,怎么还不招到人来?招个人有那么难吗?废物!我跟他同一个办公室,发现他做事还真拎不清轻重。例会时,明明要求他做好员工流失报表来,他却一门心思做培训课件。结果是被骂得狗血淋头。他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搞培训就很拿手,一站到台上,气场就出来了。口才真不错,若是去搞传销的话,指不定能发财。

他时常会邀我出去外面走走,去城中村逛街,去看住宅小区大门,去公园里走走,去超市转转,他是唯一个不讨厌我抽烟的人,有时会接我的烟抽,有时会开口要,老王,给我一支,反正在受你毒害。抽完之后就大呼小叫,老王我上你当了,迟早会被你带出烟瘾来的。有时他会去买包烟回来。我说你买烟干吗。他说老抽你的烟,不散给你抽,真不好意思,来而不往非礼也。

负责招人的他,却不断地投简历推销自己,只是这些简历投出去如石沉大海。他上网查找招聘信息的时间不是很充足,便央求我帮他看,说看中合适的帮他把简历发出去。我便成了他求职的眼睛。他告诉我有一个地方要多看,赣州市崇义县。崇义是一个山区县,一个鸟都不愿意去拉屎的地方,可想而知,那儿的招聘信息少得可怜。而少得可怜的招聘信息又没有适合他的。我问他干吗要盯住崇义不放呢,天大地大,好男儿志在四方。他说崇义有他的家,老婆孩子在哪儿。哦,原来是个舍不得老婆孩子的家伙。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叫老婆也出来打工就得了。他说他老婆在小学里当老师,放着体制内的老师不当跑出来打工,有神经了?是的,当老师无论怎么着也比出来打工好得多。最起码,生活不至于朝不保夕,未来不至于下落不明。

有一次拉我去喝酒,喝着喝着他就喝醉了,就稀里糊涂地哭起来。我说怎么哭了呢。他说迟早有一天会被老婆扫地出门,辛苦造的儿子喊别人爸。我说你别说得那么吓人好不好。他告诉我,有次回家,没先打电话过去,是想给老婆一个惊喜。想不到门一开,屋里多有一个男人。据说那个男人是乡长。看他痛哭涕零,我无语了,真的没办法说什么。

有天我终于找到一条对他利好的消息,崇义县行政事业单位招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以为他会兴奋起来,没想到他来一句:扯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哟,我们一个种田人家的赖子,别做这个白日梦了。

官生到底还是走了。不是公司辞退他,而是自己主动辞职。现在他在赣州市一家小公司上班,工资比这儿少二千多。许多人不解,打工不是为了多赚钱吗?我却可以理解他。赣州离祟义近些,周末可以回去陪老婆。

新人冯生

冯生是新招来的大学生,江西农大的。我看他第一眼就有点发呆了。他长得太帅了,电视里的帅哥未必有他帅。男人长得帅就会招女孩喜欢,公司里的女孩们有事没事找他聊天。518宿舍呀,一下子多有了女孩的气息。我笑说你老实承认,玩了多少良家少女。他对自己长得好看也充满了自豪,不否认有很多女孩追他,并请我与官生给他做参谋。我与官生也就很认真地在众多女孩子中帮他挑选,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他总是摇了摇头。我就骂他,别仗着自己长得帅,挑来挑去会挑花眼的,哪天挑了个烂灯盏,才知道什么是苦海无边。

有一次,也是被我骂急了,才老实告诉我,他读大学时,南昌有个地产商的女儿在追她。他说他不想娶她,差距太大了,娶了她,势必要吃软饭,一个大男人,吃软饭是会遭人笑话的。我与官生左一言右一语说他,你必须娶她,娶了她一步就登天翻身农奴得解放,比在工厂里做小管理强多了。没人会笑话你,巴结你差不多。他听了,似乎是动心了。

我们以为他是在吹牛,一个穷小子,怎么会有富家女喜欢呢?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好看的男青年多得海里去了,没那么好的运气砸到他头上。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他真的来辞工了。他是开了一辆宝马来办辞工手续的,把我们惊得目瞪口呆。走时他请我们吃了餐饭。我们举杯恭喜他。他说有什么好恭喜的哟,娶了老婆丢了爱情。又说,这年月讲爱情是不是太幼稚了?

有次我去南昌市郊采写养猪发财故事,就那么巧,在路上碰见他了。宝马车里坐了个女人,贴了膜的车窗我没看清楚,感觉年龄有点大。我想这个女人是他母亲还是岳母呢?我问:你母亲?他摇了摇头。我一下子想到是他老婆。我这个人过于诚实,有点画蛇添足地问:是你夫人?他脸上有轻微难色,有点吃力地点了点头。这头点得有点不太情愿哟。我感到我的问话有点唐突,使他陷于尴尬。显然,他对这个夫人从内心来说是不太满意的,似乎有辱他一个大男人的自尊,却屈从于我们所说的一步登天翻身农奴得解放,而在女人面又不敢不点头称是。女人从车里移步出来。她年龄是偏大,有三十五六,还是四十岁,不好猜。脸上做了保养,描眉画眼,使着劲儿往年轻里扳。人也长也不怎地,主要是胖,胖得一塌糊涂,我简直没办法用词汇来形容。她散了一支软中华烟给我抽。我想这女人还会抽烟呀,今儿哥享福了,抽上软中华。女人上车时,有一句话我听得真真切切:以后少跟那些没身份的人来往。

回到公司,我把这事跟官生林生二郎他们说了。林生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富婆呀!官生白了他一眼,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有富婆搞难道会不要?可怜我们长相差,富婆看不上我们。二郎说,老王你太老实了,若是我,定要回敬那臭妇娘几句。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国昌不见了

  • 黑色星期天

  • 隔海相望

  • 【同题邀请赛】我找薛支书

  • 你在福田的日子

  • 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茨平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园岭街道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书剑飘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砍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黄元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打赏了1000邻家币

隐词打赏了1000邻家币

叶紫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茨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高小三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王元涛 2017/8/22 21:28:49

    读茨平的文字,在想一个问题,刊物发表与网络发表区别何在?最要命的,恐怕是缺一道编辑环节。多好的故事啊,人物形象鲜活生动,是躲在书房里编不出来的。只是,行文确有一些小毛病,如到底是官生还是管生,如读来别扭的“二份”、“二个”,若能经编辑之手打磨,此文会更加光亮照人。“人力官生”一节中,对官生夫人的外貌描写有歧视性,不恰当。而第一节“绩效林生”中,对害人工作日记的理解,才是平正持中的健康立场,很宝贵。

    茨平2017/8/22 21:45:00

    谢谢王老师鼓励,健康立场,这几个字对我触动很大。写作者,境界为第一要义,理解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都是他的全部真理。

    茨平2017/8/22 21:45:19

    来邻家磨这几年笔,得健康立场这几字,要算最大的收获。我会努力的。

      回复
  • 书剑飘零 2017/8/24 21:04:03

    老实说,这是今年读完的几篇文章之一。主要是作者浑然天成、不假雕饰的语言吸引我读下去。作者用浓墨素描式的手法,把同室的室友写得活灵活现,让人过目难忘。笔功深厚,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喜欢作者的文笔。工厂在,打工者在,流水线在,这是写不完的故事[em_63][em_63][em_63][em_63]

      回复
  • 砍石 2017/7/14 14:45:57

    “宿舍小天地,人生大舞台。”凡是背负简单行囊前往异乡繁华城市打拼的浪子们,谁没有住过鸽子笼般凌乱拥挤的工厂员工宿舍?文中这个不乏厚道口讷的“老王”看来混得还不错,518吾要发,这个管理员们栖息的风水宝地!上演了一幕幕人生悲喜剧:绩效林生、行政杨志、侠客二郎、人力官生、新生冯生...虽着墨不多淡淡几笔,但一个个都勾勒得栩栩如生。让人同情感叹感动,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希望能读到作者更多的精彩之作!

    茨平2017/7/14 15:59:24

    谢谢了!

      回复
  • 黄元罗 2017/7/13 8:15:49

    员工宿舍就好比那人生大舞台的缩影,每个人的身上都折射出些许现实味。这些远离家乡在异地底层打拼的人,虽说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亦不乏可爱之处。比如说文章中“行政杨志”的豪爽气,“侠客二郎”的乡谊情……,不得不说,这篇文章表面上看是在讲述方寸之地的琐碎事,实质上更多的是在管窥大千世界的人生百态。

    茨平2017/7/13 16:53:20

    谢谢兄弟点评!致礼!

      回复
  • 叶紫 2017/7/10 10:59:55

    宿舍就是一个舞台,天天本真上演吃喝拉撒,且因为相互之间距离太近,各人脾性就像夏天在太阳底下的冰棍儿,包得再怎样严实,也会把自己暴露无遗,文中的人物各具特色,栩栩如生:绩效林生无意使坏,却落得个众人生厌的下场。挨骂忍气吞声的官生;为人侠义不势利的愣二郎,还有帅哥冯生。在我们打工的工厂里,几乎都可以找到影子。宿舍人来人往,都是过客,如影飘远。人生众相,构成我们丰富的人生百态。

    茨平2017/7/10 16:56:51

    谢谢叶紫妹子夸奖!

      回复
  • 茨平 2017/7/9 16:13:17

    发现自己写文越来越不行了,此文不知改了多少遍,打乱重组,今日就这样吧,贴过来。邻家是我的心结,每年总会来此逛一下。这里的烟火味闻一下也好,至少知道,生活不止是苟且。欢迎师友们来点评,我也溜出去看一下大伙,一起为文字祝福吧!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国昌不见了

  • 黑色星期天

  • 隔海相望

  • 【同题邀请赛】我找薛支书

  • 你在福田的日子

  • 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工厂也是这样,一间小小的宿舍,有人搬进来有人搬出去,留下多少气息又带走多少云彩。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人总是在不经意时张开蚌壳,住宿舍还是挺有意思的。绩效林生办好入职手续,行政文员小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