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关系
小说 福田区 艾容 2017/7/13 16:30:29
点击:(3798) 本文邻家币:79000 (1)

王卯跑完步回来要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她抬头路灯时,路灯也在看她,不过路灯被黄昏蒙上了眼睛,有些恍惚。王卯抬头的动作引起行人的注意,有人驻足抬头看路灯,片刻摆摆手继续往前走。王卯留在原地,直到半圆的月亮升起来,她变成广袤大地的一粒灰尘。王卯想将自己摊开,随着城市浑浊的汽车尾气飘走。

推开门的刹那,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的紫砂壶里装着山里的茶叶,那是王卯托上部戏的导演从山里带来回的茶叶,茶叶被沸水亲吻、抚摸、最终摔倒在杯子底部。王卯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她偷看过他爱不释手的杯子,里面的半月形的茶叶是鼓足了气即将出航的小帆,等待着冲向港湾般的喉咙,再顺着他圆滚滚的肚子沉到广袤无垠的深海。这些骄傲的帆船带着大山的泥土和新雨气息,慷慨激昂地冲向父亲的身体,汹涌澎湃。父亲小口小口的啜茶,他将小帆们玩弄于股掌,端杯子的样子不再猥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男人,很温柔。父亲不抽烟,将人生所有的热情投入到喝茶这件事上,包括对母亲。

王卯洗完澡后,父亲还在沙发上喝茶。她在洗手间吹头发,然后掀开浴巾,用下巴夹着,开始吹肚脐眼,肚脐安然躺在腹部中心,这个神秘的小孔是她最初跟这个世界连接的唯一渠道,她通过这里得到营养、氧气以及哺育她的那个女人身上的基因。这个小孔,是母亲跟她连接的唯一通道。王卯腹部渐渐发红微烫,像极五月西瓜的新瓤,粉得动人。女人过了二十岁,开始将自己的身体作为财富来重视。再者,腹部是女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因为它承载了将女人区别于男人的最重要原因。王卯重视腹部的观念还源自那个还没来到世界就离去的孩子,她叫它哈哈,它是6月长在她身体里的,但是到了8月它就被迫离开了这个世界。如果她再勇敢一点,她应该是一个年轻母亲,像她的母亲一样。年纪轻轻就生下了她,她成年了她仍旧美艳动人,不肯老去。她的青春保鲜期十分漫长,但她的快乐就不像青春期那么长。王卯想都一个词,苟延残喘,用来形容她的母亲对青春的迷恋。

丝绵长裙、剪头高跟、亮片脚趾甲,还有走到哪里都叮叮当当的脚链。脚链,这个现代女人极少带在脚踝的饰品。几十年如一日挂在母亲细长的脚踝处,警卫般忠诚守候。她哈哈大笑时,它们叮叮当当。她嘤嘤哭泣时,它们叮叮当当。王卯觉得母亲过于风骚,跟这个脚链不无关系。

王卯很少去细想她不快乐的生活里,为什么要让她来参与,因为那个小孔?她欠母亲的。不过王卯从心底排斥成为母亲一样的女人,但是她用她同款护发素,穿同款凉鞋,甚至连睡觉的姿势,都跟她如出一辙。一想到她是她生命体的复制粘贴,她就抓狂。所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她毅然不做妈妈。

王卯听到高跟鞋撞击大理石地板,赶紧放下吹风机,竖起耳朵。她将浴室的门松开一个小口,一边洗脸一边听外面的动静,母亲的声音像海浪,由远及近,隔着厚实的水泥墙飘过来,激荡着她的耳膜。她经常彻夜不归,但父亲对她依旧宠溺有加。父亲对母亲的爱,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了。那会儿王卯刚识字,她在一本字典里看到一张皱巴巴的报纸,边角空白处写着一行字:我爱你,必须要在阳光底下说。雨季过后,阳光晒晒,少点水分,留下的全是干货。

这行字是出于父亲的笔迹,那个当了一辈子工人的粗犷男人,说起情话来也动听。

王卯记得10岁时自己和父母猫在沙发上看连续剧,母亲拿着手机在发短信,她坐在中间,用仅有的文字水平解读出母亲指尖下的亲昵。她根本不想知道短信另一端的男人是谁,她觉得害臊。父亲坐在她的右侧,毫不知情的善良让人觉得可怜。王卯不敢追溯,或许她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就这样多情,像一只通体透明的蚕,以吞噬情爱为生?为了搞清楚这里面的原因,王卯偷看母亲睡觉时候的样子,30出头的母亲穿着深蓝色丝绸睡衣,软绵绵沉在席梦思床垫的中间,她的睫毛极长,眼窝泛着青粉,鼻梁挺拔,嘴唇小巧。在明晃晃的夏天,她雪白的皮肤比刷了乳胶漆的新墙还扎眼。王卯盯着母亲看的时候,带着妒意。因着父亲对这个女人的宠溺,他包容她的一切,好的坏的,甚至不要求她任何事情,只一味宠溺,哪怕将自己的心开膛破肚交给她。

再小一点的时候,王卯和父母挤在筒子楼的一居室里。父母的双人床用厚厚的纱幔围起来,里面铺了上好的丝绸床单。在吃喝拉撒方面,母亲是一个十分讲究的人。他们买不起春节的腊货,她却能搞到一套印着海棠的蓝底旗袍,脖颈处还有一圈白白的茸毛。母亲穿在身上,可以聚焦整座厂区雄性的目光。当然,他们的老婆是不敢拿母亲怎么样的,因为母亲不仅美,还泼辣,动起手来绝不输于男人。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她亲眼看到母亲撕烂一个女实习生的红裙子,露出底裤的女同事瑟瑟发抖,像被扒光了毛的鸡,母亲却毫不避讳街道上来来往往人流的毒辣的目光,仍由他们说她是个十足的坏女人。至于当街撕裙子的原因,大致是女实习生迷恋她能写会画的父亲,成天跟在父亲身后,有时叼着冰棍,有时含着水果糖。而王卯的母亲,是叼烟的。王卯听到这种说法,不无欣慰,那个时候的母亲,至少是爱爸爸的。她为了他暴露了动物性,去厮打一个雌性,好样的母亲。

王卯觉得母亲是个人物,至少在她的童年,是没有孩子敢惹她的。母亲踩着女士自行车,她坐在父亲焊好的后座上,车轮轧在满地的香樟果子上,嘎嘣脆。母亲的长裙在风中高高扬起,遮在她的脸上。

母女驶过生活区的林荫道,所向披靡。人群对这对母女的感觉极为复杂,一想到他们的泼辣没人敢跟他们打招呼。但看到他们将普通布匹裁剪的连衣裙穿得玲珑有致,大家又忍不住多看几眼。跟母亲对峙的人群中有位劲敌,王卯的五妈。随着年月的推演,五妈的孩子也成了王卯的劲敌。恨意是有传染性的,

但他们喜欢在她背后说三道四。刚开始,王卯会回头争辩、谩骂,可文明的方式根本解决不了小道消息的传播。有次,王卯被同班男孩摁进学校旁边的臭水沟,她哭着跑回家。父亲拉着她去找男孩算账,人没找到,父亲气呼呼嘱咐她:丫头,记住,骂一百句不如打一顿,以后谁骂你,你忍不住了就揍他一顿。

那一刻,王卯觉得父母实在是太般配了。这两个野蛮人,在深夜的纱幔里演绎着温柔。对于父母的关系,王卯搞不懂,她盯着纱幔里的影子相互交错,直至一切都陷入沉寂,她枕着他们鼾声入眠。那个时候,父母大概是相爱的吧,毕竟他们愿意在一起纠缠。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在爱里面掺杂恨意的?王卯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件事就发生了。人和人都是敌人,尤其是亲近的人。你们熟悉彼此的每个细胞,参与对方的无数片段,一起寻欢一起作恶。一旦离析,亲近你的人必定是最凶恶的敌人。你们互相攻击软肋,数落、谩骂、撕逼。

母亲开始有心事,她喜欢雨天,喜欢光腿坐在飘窗上,捧本书,看雨水将肮脏的城市洗净。父亲特意找裁缝订做了绒布坐垫,边上还缀着蝴蝶结。在简陋狭窄的房间里,母亲披着毛毯坐在阳台上,瞬间点亮了一家三口的生活。父亲爱母亲,这个神奇的女人的手有魔法,她让他寂寞、枯燥、粗粝的生活打磨得充满光泽。

母亲爱看电影,她买一箱子AD钙奶,藏在家里的阁楼上。每次她穿着裙子出门时,都会塞一瓶给王卯,嘱咐她:你喝完就乖乖睡觉。父亲上大夜班,他爱喝酒,要到次日凌晨才会骑着自行车吱呀呀摇回来。

父亲红着眼推开门时,母亲刚好将头上的发胶拾掇干净,钻进被子里。父亲走近时,母亲会恰如其分转身,露出一截大腿。王卯被从被窝里拎出来,挂上书包,推入门外大雾中,推向去往学校的路。至于母亲为什么回来这么晚?父亲为什么急吼吼将她推出门外,她很早就知道里面原因。

那个时候的母亲,异常美丽,一件素色长裙,她都能演绎万种风情。她的长卷发披在肩头,走到哪里都散着香味。王卯放学早的时候,会偷偷回家试穿母亲的长裙,她站在靠背椅上,面对穿衣镜,长裙盖住了椅腿,镜子里那个女孩童颜稚气未脱,但身材已经开始错落有致,像一座地势平缓的小山。

王卯晚熟,十五岁周岁,才将白色裙子染红。那天,她上完物理课,年轻的实习老师特意用夹克衫围在她的腰间,她清晰看到男老师蠕动的喉结和泛青的胡渣,脸突然红了。为了掩盖自己的羞耻,她飞奔到操场跟一群男孩子踢球到傍晚才沿着路灯回家。母亲看到她裤子上凝结成块的红色固体,厌恶地将她推开,仿佛在推她的敌人。

那以后,父母帷帐的荡漾频率不再那么高了。王卯惊异地发现父亲的变化,他像魂被抽走的面人,经常坐在角落里发呆。年底,父亲带着一个红色的存折回来,正式宣布:我下岗了。母亲在窗台浇花,她拿水壶的手一直将太阳花的花盆灌满,才微微转过来。她重新坐到她的窗台上,捧一本书,很久不翻页。

这件事对王卯影响不大,因为她很快就去了县城的高中。王卯大学毕业时,全家已经在省城定居买房。至此,父亲对母亲的膜拜达到了顶点。他甘愿成为她的累赘、附属品。他对妻子言听计从,哪怕有时候必须以牺牲女儿为代价。

有时候,王卯憎恨父亲不像男人。论攻城略地,母亲是一把好手。一个能干美艳的母亲会生出怎样的女儿呢?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夫妇俩在意的,他们对女儿的要求不高,只把她当自己的所属品,或者一家三口的参与者。哪怕她是个脑瘫或者哑巴,日子还是可以过得很好。乖巧,听话,至于她想什么,那一点都不重要。

王卯遇到袁医生是在小区附近的诊所,他穿白大褂撅着屁股在一群人中间挂盐水。袁医生的脸被时间锐化了,皱纹增加了,头发稀薄。除此之外,他身形依旧消瘦文弱,往沙发上一座,带着永远迷人的微笑。袁医生为什么会搬到这座城市?王卯脑海里出现的问号无法抹去,不过她想到的第一个原因是母亲。

这个女人除了爱看电影、打麻将、逛街,还爱往袁医生的诊所里头钻,一呆就是一下午。她在那里做什么?谁也不知道。父亲禁止她关注母亲和袁医生的任何消息,这件事是全家闲聊的禁区。王卯忘记了来时的用意,她跟袁医生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开。

门外,母亲尖着嗓子数落父亲。王卯跟着母亲的嘴形,对着镜子夸张地重复她的话。这些语言无非对父亲无所事事的羞辱和自己生活不如意的控诉。

最重要是的,她还会带来各种小道消息,譬如小区里胡律师升职加薪或刘老头彩票又中了。母亲避重就轻的叙述方式在童年时期就给王卯留下了深刻印象,她的台词几十年如一日不曾变过。

在王卯看来,母亲最想讲出来的应该是医生袁新的最新动态,她红润丰满的嘴唇似乎觉得关于他的事情太美好,抑或难以启齿,无论如何,她还是不敢讲这件事,或许她是要脸的。王卯这样想着,用磨砂膏在脸上的T字部位打磨,直到皮肤泛着深红,才住手。在面部清洁上,王卯有轻度洁癖,她开始将橙味洗面奶均匀涂在脸上、颈部,摊开双手猛烈揉搓。王卯在很多件事上都会用力过猛,比如清洗身体、削苹果皮、从一段感情里抽离出来。或许一直做了母亲的旁观者,听够了她的啰嗦,她喜欢掌握节奏。讲真,第一次见王卯的人绝对想不出来,眼镜片后的斯文女人是个暴君。

母亲的指责正酣,她开始带着轻微哭腔。父亲不甘示弱,在部分示弱自己没用后,仍旧做一些反驳。他们像两个捏住彼此把柄的坏人,在互陈缺点,没完没了。王卯一向冷艳观看这场斡旋,看两个最亲近的人拿语言的尖刀戳对方的脊梁骨。

王卯将电动牙刷伸进嘴巴里的时候,牙龈跟着震颤,父母压低着嗓子开始互相指责。电动刷头伸进牙槽,她的整个头皮开始发麻,脑海浮现起袁医生笑着给她开药时说话的样子。

袁新医生将一个月的白色药量放在她的手心,讨好似的嘱咐她这一月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他还顺势摸了她一把,摸在屁股和大腿根的地方,手法熟练,恰到好处,他是否也这样摸自己的母亲,王卯想深入打探这个秘密。微信提醒声,将她蔓延的思绪斩断。

王卯笑着听他保证已经断掉跟自己母亲将近20年的联系。他凑上来,他的脸庞有了皱纹,鼻翼张合,像要将自己生吞。一个女人成了自己母亲的情敌,她没觉得自己坏。

王卯用热水洗完脸,又掬起冷水使劲浇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脸。水珠顺着她的脖颈流到浑圆的乳房上,王卯有些生气,她使劲擦掉水印,将长发散落在胸口。镜子里,她像极了26岁时母亲的样子,只是因为常年贫血,她脸色过于苍白。她走出洗手间时,用拖鞋拍打着大理石瓷砖,给父母的表演鼓掌。他们俩不依不饶,面红耳赤对骂。王卯走进厨房,打开双开门冰箱,拿出她三天前泡好的草莓汁,兑上苏打水。

前段时间,王卯去朋友的酒吧参加店庆,有个男孩趴在她耳边告诉她这个秘方:取10粒新鲜草莓,放入玻璃罐中,加满威士忌,再放20颗砂糖。放冰箱冷藏室困5天,草莓褪色成淡粉色,威士忌变淡淡的樱花色。倒入杯中,兑苏打水,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美好。

男孩笑起来的样子很纯洁,让王卯觉得世界真美好。王卯屏蔽掉父母的争吵,抽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长发,像揉男孩头发时的样子。

王卯喝着酒,犹豫着是否将白色药丸放在母亲的牛奶杯子里;酒临近杯底的时候,父母房间传来轻微呻吟,她将剧本发给了导演。

天未大亮,王卯已经打算驱车前往另一座城市。驶离城市途中,晨光将路灯依次逼退,大地焕然一新。她要去做个补充采访,其实这是个没必要的补充采访,她是为了逃避,也不想看到真相。在城市的边缘,她载上背着双肩包的男孩。这个男孩已经过了20岁,但他长相年轻,尤其喉结突出,看起来刚成年。他接过王卯的方向盘,命令她休息一会儿。王卯笑着将车泊到马路边,让出驾驶位。

王卯醒来时,男孩正眯着眼凑上来。

王卯瞪着眼睛看他,干嘛。

男孩立刻堵住她的嘴。

天空飘过一点雨,吹过凉风。或许是为拉进两人的距离,男孩主动跟王卯聊天:我以前看过一个片子,有个医生为了报复恋人,将她身上砍了40刀,每刀都不在要害。

王卯喝口水,挺无聊的,直接药死不行吗?男孩按住她的嘴唇,医生还有自己的牵挂,比如家庭,孩子。王卯翻了白眼,又是狗血的伦理剧。

男孩还向王卯讲他前女友的故事,那时候,我们在地下通道唱歌,她的歌声很动听,两个小时就可以挣大几百。我们在酒吧楼上租了一间房,每天她上完课,扛着吉他就来地下通道。唱到11点,数完钱,我们就去喝酒。后来,她毕业回家了。我没有跟她回家,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这么早结婚。等我意识到自己爱上她的时,我骑行大半个中国去表白,可她已经嫁人了,在一个海风咸湿的地方。

王卯喝了一口水,结婚这种事,就是互相伤害。要不是懦弱,谁愿意结婚?男孩点点头。我那天在酒吧就想亲你,你喝醉的样子笑得没心没肺,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王卯勾勾手指头,男孩就凑过来了,王卯闭着眼睛,男孩嘿嘿一笑。

傍晚,男孩带王卯去城市的一家清吧。男孩懂得酒挺多,他给王卯点的牛奶伏特加,白俄罗斯甜酒,玛格丽特都好喝。王卯在桌下捏捏他的腿:你是个老手。男孩朝他吐一口烟。男孩跟王卯聊他写的故事,还有那些他认识的姑娘。

酒吧老板是从云南回来的回家,妻子柜台后忙着调酒。楼上有三个青年带着两个姑娘过来,他们只喝德国黑啤。真是个有情调的小城,王卯想。酒吧老板自弹自唱几首民谣,他眯着眼,像在回味往事。窗外的霓虹透过毛玻璃照进来,两人喝得有点多了。尤其是王卯,心里压着事,她一杯接着一杯。两人搀扶着回到酒店,王卯路过自己红色雷诺时,车灯亮起来。王卯走上去,猛踢了车一脚。男孩过来搂着王卯的腰,他力气大得很。

半夜时,王卯突然接到电话:你爸爸忽然昏迷不醒。王卯从床上弹起来,四处找内衣和长裙。男孩将高跟鞋摆着她面前,帮她将裙子的拉链拉起来:昨晚你喝得挺多,我陪你回去吧。王卯将嘴角的头发拢到耳稍后,不置可否将钥匙丢给男孩。

男孩的烟抽到第11根时,两人出现在急救室外。等了半小时,母亲提着一个袋子赶过来,看样子匆匆回家收拾了父亲住院换洗的衣物。她看到王卯口红染在脸上,披头散发的样子,本来想咒骂两句。但看到男孩时,她突然像被电住了怔在原地。男孩也有些惊愕,但他很快收拾好脸上的情绪。半分钟后,男孩将钥匙按在王卯的手里:有事跟我打电话。男孩大步流星走出急救室外,王卯来不及细想母亲和男孩的表情,她抓住一位路过的护士:里面的人怎么样?护士一脸嫌弃:吃药时怎么不拦住?病人本来高血压,又吞药,再晚来命都保不住。

王卯一时瘫坐在地上,那杯牛奶她是想给母亲喝的。当她回头想跟母亲说些什么时,母亲死死盯着她,泪流满面。王卯将脸别过去,她想这个时候还是别解释什么了。母女两坐在急救室门外的椅子上,白花花的腿露在夏夜里,给医院的蚊子提供了一顿饕餮盛宴。尤其王卯,身上浓郁腥甜的酒味简直是蚊子们的天堂。她实在坐不住,考虑医生将父亲肥硕身体里面的胃洗干净不容易,她冲到停车场,准备在车里吹会儿空调。

刚眯着不到10分钟,熟悉的女性身影从她车前一晃而过。王卯竖起耳朵朝着那个身影望过去,她轻巧攀上右前方一辆黑色路虎的副驾。

王卯顺手操起脚边的扳手,这是舅舅在她买车后送给她的礼物,舅舅是个悲观主义者。他告诉王卯,这座城市经常淹水,如果你淹水了,就用这扳手敲碎玻璃。当然,如果你遇到强奸犯或者杀人恶魔,你就直接敲他的额头,记得要敲后脑勺。王卯接过这把系着粉红蝴蝶结闪着银光的扳手时,一脸灿烂,感谢舅舅,她说。

王卯开车至今已有3年,这把扳手从未起到任何作用。她拿扳手的左手掂量了一下,想着它终于有了用处。王卯将丝袜扯掉,光着脚绕到雷诺后方,随即钻进别克和起亚的阴影里,呆了大概2两份,待全身裹上夜色,她站起来冲到路虎旁边,将耳朵贴在车上。隔音效果太好,她几乎是趴在车窗上。

男人是袁新,不可能的,你想错了吧。母亲有些恼,我直觉一向很准。他们两个如果在一起,我们的事怕是兜不住了。袁新有些不耐烦,这句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知道了。王卯有些怒了,她的母亲,应该是委屈地跟这个男人几十年了。他怎么能这样对待父亲和自己每天供为贵宾的母亲。

王卯一锤子敲开路虎车窗,她没想到这辆车的玻璃这么脆弱。心里有些窃喜,紧跟着玻璃声响,她准确无误地将袁新的头猛敲了两下,对方想还击,但碍于车门和疼痛,未遂。五秒后,母亲大喊,救命!来人啊救命!

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突然冲出来,将王卯拦腰抱起,送到她的红色雷诺里。王卯被冷风一吹,酒劲彻底醒了,她看清身边坐着的是男孩。两人在夜色里屏住呼吸,她瘫坐在车里,将头倚在男孩肩膀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的手黏糊糊的,男孩用自己的衬衣将她的手擦干净,小声朝她说,你慢慢去急诊室,你爸应该醒了。

王卯找到躺在住院部床上的父亲时,天色已大亮。母亲焕然一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她穿了白衬衣和包裙,珍珠耳环泛着光泽,头发高高挽起,脖颈上一丝皱纹都没有。她死死盯着王卯,仿佛在说,我知道昨晚是你。王卯若无其事坐在父亲旁边,她伸手摸摸父亲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像小时候父亲摸自己那样。父亲没有醒,像进入了漫长的冬眠期。王卯下楼,买了早点。她狼吞虎咽吃完包子,母亲将她拉出病房,母女两站在长廊上,怒目相对。

直到护士推着一张病床,让一让,让一让。母女两让开一个走道,看到袁新的头被包扎得像个棉花糖。他脸色虚弱,目光却一下子扫到了王卯母女。他的眼光从母亲身上扫过去,嘴角扬起一丝厌恶。

这个他为之抛家弃子的中年女人,这个他耗尽毕生财力买了一套房子的中年女人。自从他认识她后,他简直为了她吃尽苦头,如今还遭人暗算。她若无其事化好妆守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是的,他不可能成为她正式的对象。他是她源源不断的快乐源泉,但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放弃自己的家庭和女儿。

对了,他有个漂亮的女儿。这个女孩比她年轻时更加漂亮,她还来找他打过胎,找他买过安眠药。这两件事,他答应为她保密,她就轻轻在他额头吻了一下。她真的吻了他一下,袁新觉得这个吻打通了他的任督六脉,真正的感情,不应该是她女儿这样的吗?单纯不功利,明媚不做作。

他扫过王卯时,眼睛一下亮起来,丫头也在这里?和你妈妈照顾你爸爸吧?

王卯笑嘻嘻帮着推床,是啊,您这是怎么啦?两人像熟识多年的老友,袁新握着她的手,没事没事,上次用错药,被仇家报复了,好在我儿子突然打电话来救了我一命。在袁新眼里,王卯新鲜明媚,妖冶动人,时间还没留下痕迹。

他更不会相信,昨晚那两锤是眼前这个跟自己有秘密的女孩动的手。谁送你来的?王卯看了看四周,都是医护工作人员。哦,我儿子。

王卯回头,男孩拿着一摞住院单和几瓶点滴直挺挺走过来,她眨了眨眼睛,认定这是那个在酒吧偶遇的男孩,出主意让她给母亲下安眠药的男孩,建议她去小城采访的男孩,将她拦腰抱到车里的男孩。

王卯默默走到父亲病床边,默默牵起他的手,她突然嚎啕大哭。她有一肚子的话,可她只能用哭来表述:我去勾引医生,让她断掉跟医生的联系。给她喝点东西,警告她老实点。可是没想到,您喝了那杯牛奶。或许您早就知道,她的事情。我做不到像您这样,什么都包容她。如果不是她让我觉得母亲是一场灾难,您现在已经是外公了。没错,我背着你们打掉了孩子,男朋友也为此跟我分手了。我不想要我的孩子跟我一样,知道太多秘密,过得不快乐。

王卯觉得背后有六双眼睛盯着自己,或许有更多。她顾不得那么多,她想厘清这场关系,结果将自己搭进去了。

袁新在背后嚷道,王卯你别哭,哭得我头好痛。袁莱,你把姐姐拉出去。

男孩走过来,将王卯的胳膊抬起来,王卯跟着他走出病房。她踮起脚,男孩低头吻她,王卯将他嘴巴咬出一丝血渍,你欠我一个解释。

我认识你,从小就认识你。你妈第一次带你来诊所时,你穿一件白底红花连衣裙,竖着齐刘海。我刚被我爸揍完,锁在里间。其实你有个哥哥,他在你出生前就因血液病去世了。你小时候贫血,你妈为了给你治病,经常来找我爸。你的病治好了,他们俩从病情聊到家庭,最终成为熟人。

我爸为了你妈,丢下了我妈和我。我恨他,我想弄清楚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十多年了,我一直跟踪你,从酒吧看你喝得烂醉那天,我才真正靠近你。

本来,我以为我爸是受害者,他人到中年,独自在这座城市奋斗,为了的是靠近你妈妈一点,结果呢?你妈妈目标很明确,她爱你爸爸,她要挣钱给你治病,我爸爸永远只能是她的地下情人,给她金钱给她快乐给她一切,他却妻离子散。我爸这辈子为情而生,为情而活,他可恨,也可怜。

你去勾引我爸,他就当真了。他想着得不到你妈,至少可以找你,他的想法很邪恶,可是他也要一点补偿。你以为他不想要家庭?那个时候,我对你的喜欢变成了仇恨。所以我决定接近你,在酒吧里,我看着喝得大醉的你,那么痛苦,于是好心告诉你一个甜酒的配方,这是我在酒吧当吧员时别人告诉我的。其实,我本来想给你妈一点颜色看看的。

因为你妈妈是永远的赢家,你们家赢了,可我错了,你过得不比我开心,甚至更痛苦。你跟我出去,本来是散心,但你愁眉紧锁,你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因为你要假装幸福,怕你爸爸受伤,你要维持你们的家庭。

我爸和你妈的事,你们家的关系真是奇怪,你爸早就知道你妈和我爸的关系,但他想用爱将你妈拉回家,你不懂吗?你真是个孩子,让人心疼。

王卯瞪着男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男孩打开背包,将里面的扳手拿出来,递给了王卯。

王卯回到房间,看到手机上导演发来的信息,剧本未通过审核。父亲仍在熟睡,医生在对面的病床熟睡,母亲的椅子放在两个病床中间的过道上,她安然躺在上面,若无其事地睡着了。三个人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对峙关系。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芍药

  • ​深圳的夜,诱惑的街

  • 消失的电梯

  • 少年行

  • 黑色星期天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艾容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福田区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范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Mr.老亨点赞了¥ 50 (5000 邻家币)

520周冠打赏了33000邻家币

美人夜翻书打赏了5000邻家币

费新乾打赏了1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打赏了2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其琛打赏了1000邻家币

木易打赏了5000邻家币

女人如花打赏了2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打赏了1000邻家币

花开不半夏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朱铁军 2017/8/30 2:53:58

    有的心理学流派认为,原生家庭对人未来的影响至关重要,因此家庭治疗师会从咨询者的家庭系统和关系中寻找源发因素;弗洛伊德也认为自我道德化之后成为超我,童年创伤造成防御机制并影响三我间的平衡。恐怕没有太多的名词在复杂程度上可以与“关系”匹敌了。这篇小说写关系,以原生家庭为切口,枝蔓交错且线索清晰,讲述了一个看似复杂却表浅意深的故事。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几乎可以看到王卯的每个行为都与原生家庭的影

    朱铁军2017/8/30 2:54:25

    响密不可分,被传染的恨意、认为成为母亲是一场灾难、对于最亲近的人必将成为最凶恶的敌人的潜意识恐惧、对婚姻抵斥以及对异性的轻漫等等。

    朱铁军2017/8/30 2:55:26

    故事的尾声被设置成反转,可新的冲突却倏然平息,一家三口以静默的方式继续对峙,他们都仿佛若无其事。开放式的未来似乎又那样显而易见,像一场冗长循环的梦境。

    水滴2017/9/10 13:08:04

    谢谢朱老师[em_1]

      回复
  • 范明 2017/8/11 13:05:46

    这是一个好读的故事。都市人的情感,牵扯到两个家庭中的两代人。关系似乎错综复杂又线条明白,作者编的巧妙。从女儿的角度描写父母,爱恨情仇中,也一反都市女性在情感中的被动角色,突出母亲的美艳、能干及其主导性,以及下一代人对上一代人因忌恨报复而产生的心理和行为。生活中的各类关系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这种关系存在着,也许充斥着匆忙变幻的城市。语言也比较鲜活,具有现代特质。

    水滴2017/9/10 13:08:25

    谢谢范老师[em_1]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7/14 10:52:27

    两个家庭六种角色在道理伦理这条线上拉扯不清,感情是小说永恒的话题,故事又一次让我们颠覆了三观,看到华丽皮囊下最真实的人性。王卯是个悲情的角色,她的人生在看似幸福却坎坷无比,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父母的爱,有点傻却很率真的模样令我动容。男孩的相爱相杀,也是一阵唏嘘。一个虚拟的故事,却能勾起我情绪,仿佛我生在了小说里,随着情节推动跟着主角的思绪一直一直蔓延到远处。

    水滴小姐2017/7/14 12:11:05

    出走半生,你还是个好女子。

      回复
  • 女人如花 2017/7/14 11:54:03

    你的小说好有趣呀,喜欢[em_3]你发表的作品我都有看哦,顶起!期待更多[em_62]

    水滴小姐2017/7/14 12:09:42

    感谢天下第一帅,我会陆续上传。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7/14 10:59:11

    套路的剧情我却没有一丝厌恶,反而更加急切的想对故事的发展一探究竟,可以看出作者的实力不简单。一场开放式的结尾,让一切看似结束却有只是开始。一场风波后归于平静,而平静之后又将会有更大的风浪袭来,生活大概这就这样的吧。最后,我也只能祝福故事里的主角,希望未来有个爱她的人,为她抚平伤痛。

    水滴小姐2017/7/14 12:10:33

    被套路了吗?[em_20]

    撩妹的女子2017/7/14 14:35:09

    多希望你给个圆满的结局啊。[em_41]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芍药

  • ​深圳的夜,诱惑的街

  • 消失的电梯

  • 少年行

  • 黑色星期天

王卯跑完步回来要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她抬头路灯时,路灯也在看她,不过路灯被黄昏蒙上了眼睛,有些恍惚。王卯抬头的动作引起行人的注意,有人驻足抬头看路灯,片刻摆摆手继续往前走。王卯留在原地,直到半圆的月亮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