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洗白
小说 莲花街道 芜 薇 2017/11/21 11:07:15
点击:(3001) 本文邻家币:53000 (0)

1

身高一米八零的韩超,站在玄武湖边,双眉紧缩,眼睛一直盯着湖心岛,像在探究着什么。太阳西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湖面上缓缓披上了一层纱衣。他慢慢转过身,往回走,路过垃圾桶,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上海耳鼻喉专科医院的喉镜诊断书,扔了进去。

韩超跟着胡总的贸易公司做了大半年,本意在治疗的同时让嗓子彻底休息一段时间,可是“声带闭合不全”的症状一点没有好转,嗓子反而越来越沙哑。一年多来,他一直苦索着下一步怎么办?趁早转行还是继续做歌手,直到唱不出的那天?现实逼他做出决断。

贸易公司倒闭后,女友也分了。

离开南京前,韩超去了趟草场门,进了南艺大门,沿着梧桐树大道走着,校园里人来人往,或是老师或是学生,依然那么漂亮,身上每一件搭配,看上去都那么养眼。迎面走过几位背着吉他的帅哥,他们的脸上荡漾着青春的笑容;前面传来了钢琴声,到了钢琴房;再前面是舞蹈系,可能遇上一群迈着外八字步的高挑美女。曾经熟悉的一切如今陌生了许多,他也想那般灿烂地笑着,可是笑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像个外来者,与这里格格不入。再往前左拐就到了小剧场,他走进后台,在舞台一侧拉了开关。灯亮了,他走上去,站在舞台中央,合上双眼,毕业演唱会那晚的掌声、欢呼声渐渐浮现在眼前……

过了许久,他睁开眼,看了看空荡荡的台下座椅,迅速转身,逃也似地离开舞台,关了灯,出了小剧场。

一阵寒风吹来,他竖起风衣领,紧了紧围巾,校园里人已不多,他听到脚下踩着的枯黄树叶发出的吱吱声。

出了南艺后门,过了桥在碧翠小区入口就是经常去的鸭血粉丝店,张姨还是那个习惯,有人进门,头也不抬,眼里只顾盯着手里的活,问:“阿要辣油啊?”,见是韩超,抿嘴笑笑示意他先坐了,一会儿,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和一盘黄灿灿的春卷。

他慢慢吃着眼前的食物,张姨见他吃得碗见了底,有点诧异,问道“阿要加点儿?”韩超微微摇头,起身付了款,向张姨咧咧嘴努力笑了一下,摆了下手,离开了小店。

韩超已经无数次在心里告别母校和舞台,这种告别的痛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他道不明白,令他迷茫,令他烦躁,令他无法思考。他想尽快逃离这座无比熟悉和热爱的城市,他要逃得远点,远离母校、远离歌声、远离感情和过去的一起。那样也许痛可以减轻点,他买了张火车票,随着火车的隆隆声奔向了千里之外的鹏城。


2

韩超落脚在发小大龙这,在他合租屋的客厅搭了个铺。晚饭后,住里屋的小李也回来了,听说来了个歌手,嚷着要听歌,大龙笑笑说:“别闹,等帮我兄弟找到工作,唱维塔斯的海豚音给你听,如何?”。小李听说韩超想转型,不禁疑惑,就业难,转型更难。你一个小白脸,不唱歌,能做什么?大龙想想又说:“保险起步低,你做吗?”

韩超摇摇头,道:“我人生地不熟,没人脉,没底气,怕是……”

看着韩超为难的样子,小李突然想到什么,提高声音说:“昌宁保险还有其他岗位,现在不对外公开招聘,应聘者太多了,你加一下这个人。”小李拿出手机找到一个人的微信名片,韩超通过加对方好友,看到对方朋友圈关于昌宁保险的招聘信息。

仔细一看保险部门还有内勤岗位,对专业,没提具体要求,离报名还有一个多月时间。韩超想,若能进昌宁保险那真是太好了,即得到锻炼,又方便换工作,再也没人看他是什么专业背景,直白地说,“洗白”了身份。

等待的日子里,韩超把“58同城”、“深圳人才招聘”、“51job”等等招聘网翻了个遍,决定先找两家试试,看看市场行情。应聘回来,大龙问他如何,韩超答:“人家都不知道南京艺术学院是本科。”

大龙听后不以为然地笑了,说:“你以为是在南京,扛着南艺的牌子就能招摇过市,处处畅通啊。”

韩超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小声嘟囔着:“南艺在这里,这么没名气吗?”心里不无委屈地想:好歹我也是南京“青年歌舞团”的特约歌手啊。大龙收了笑,用右手大拇指指着自己的左胸说:“我东南大学,人家还以为是福建什么专科呢?知道不,有些人只认得钱。”大龙接着说:“离招聘没几天了,你准备一下。”

听到这,韩超问:“现在一般问什么?”

“没章程可循,小心就是。”

“好的。”


3

到了昌宁保险面试的那天,韩超换上跟胡总时穿的那套西服和皮鞋,手里拎着公文包乘地铁去往位于罗湖的昌宁保险大厦。

韩超眯缝着眼,抬头仰视高耸如云的大楼,楼顶与楼顶之间的尖端处有一片L形的蓝天,还有几多白云,天空很小,看不到云层的飘移,倒像是挂了幅风景画。他收回目光,沿着花岗岩的台阶走了十几步,进了大门。按路线指引进了招聘室,拿到报名表填好后,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张小纸条,上面有一个网址,告知第二天上午10:30上网答题。

人机对话总共三十道题,三十分钟内做完。第一部分题目为基本素质题,比较容易;第二部分类似于心理测试,韩超放慢了节奏,尽可能正面回答问题。

笔试后一周内,韩超收到复试通知。地点还是在昌宁保险总部,分成七人一组进去面试,面试官由五人组成,先做三分钟的自我介绍,然后考官提问。轮到韩超,当他自述是艺术学院流行声乐音乐表演专业时,不仅考官们对视了一下,赶忙看看登记表,应聘者的目光也是齐刷刷地投向他。韩超略停顿片刻,似乎在等大家接受了自己的“特殊”身份,又继续讲述主要的学习和工作经历。话毕,考官问:

“你的专业很不错,为什么改行。”

“我嗓子出问题了。”

“我们工作不仅仅是在市中心区,也可能派去沙井、松岗等城郊一些比较艰苦的地方,你能接受吗?”

“在哪,都是工作,对我都是一样。”韩超没有直接说苦与不苦,间接回答了问题,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认为这样的回复不容易出错。

“如果你工作了几年,成绩斐然,其他公司以高薪挖你,你怎么办?”

停顿了两秒钟,他答道:“吕布勇冠三军,却因是三姓家奴被曹操所斩。可见只有能力没有忠心是无法立足的。金钱不是工作的唯一目的,我更重视团队和工作氛围。”

……

问题由浅到深,越来越尖锐,除了韩超和考官的对答,考场一片宁静。韩超一边回复,一边用眼角扫视考官们的脸,虽然看不出表情的变化,但从他们眼睛里似乎看出点升腾的热情。

韩超出门碰到刚才在大厅一起等待的一位小伙子,姓马,急着问他面试细节,韩超尽可能详细地叙述了面试过程,并且互相留了微信,两人约定第二轮面试后再通信息。

初次面试后第二天,韩超就接到通知,去龙岗区进行第二轮面试。韩超开心地对大龙说:“可能是龙岗区的赵经理接受我了。”大龙听了高兴地说:“快去,回来我们庆祝一下。”

龙岗昌宁办公楼虽然没有总部那么高,也足够气派。见到赵经理,基本没问什么,赵经理满面笑容地告诉韩超:“放心吧,我们下面区经理同意了,上面领导基本没意见,你就准备好好工作吧。”

和赵经理在轻松的氛围中聊了一个多小时,韩超告辞,走出大门

又回首望望,忍不住想:能在这儿上班多有面啊!

韩超大喜过望,没想到刚来深圳,一条腿已经跨进了世界500强企业。遵照约定,他把面试细节告知了小马,对方一边羡慕一边诉苦:自己还没接到“二面”通知。

韩超回到住处,抑制不住激动给在老家的父母打电话,母亲接的电话,他讲了第二次面试情况。

母亲说:“不管多辛苦,都当做锻炼。”

“是的,是的,妈,要是进了昌宁,今年春节就接您和爸来深圳过年。”

“好,好,多注意身体。”母亲高兴地应着。

晚上,大龙在附近找了家卡啦OK厅,迫不及待地祝贺韩超通过了两次面试。韩超一拿上麦克风,仿佛又回到了舞台,他边唱边舞,尽情演绎一首又一首歌曲,小伙伴们听得如痴如醉,平时一向喜欢抢麦的小李自韩超唱出第一个音就放弃拿麦的想法,大呼:难怪人家要去听演唱会,这现场效果就是不一样啊。

小马已经去“二面”了,他没有感觉到区经理对他有什么肯定的表示,正在焦急地等待三面通知。

三面、四面,主面试官的地位越来越高,问题却越来越简单。接下来的一周,韩超焦急地等待着。直到周五,仍然没有消息,到了傍晚,他给昌宁保险招生办打了电话,报了姓名,对方答:    

“我记得你,韩超,不过,很遗憾,你的终面没有过。”

韩超有点急了,脱口而出:“为什么?”

“没有理由,领导决定的,我们只负责传达。”

“你们‘三、四面’不是不刷人吗?”

“嗯、嗯、一般是这样,可这次……也不是绝对的啊。”

一种回天无术的绝望由天而降,意外的失落让韩超全身轻飘飘的,头脑却是混沉沉的,高大的身躯竟然扛不住一个脑袋了。

又过了两天,没收到小马的任何信息,韩超好奇地问了一下,对方通过了,已经体检正准备入职。

大龙遗憾地说:“我的大帅哥,你不知道同行是冤家吗?你们还是竞聘者,他家是本地人,完全可能踩你啊!”

他不得不把伸进昌宁的那一条喜悦之腿收回来,重新面对招聘网站。


4

没有了南艺的威慑力,他连个像样的歌手培训部都进不去。更没有其他专业背景,只能从最基础的做起。在网上看到一家名为“景瑞”的公司,主营汽车后市场,正在招聘商务拓展,简称BD,通俗地说就是销售员。他发了一份应聘邮件,并说明自己有贸易公司的工作经历,很快收到面试函。    

公司位于南山科技园,在写字楼内的一侧端头,门的一侧挂了公司名称的牌子,外面是一道玻璃门,进去后两侧有几间办公室,各分部门挨着门,要不了几分钟便认得公司的每一位员工。

面试中,他小心地回答着每一个问题。好在公司COO和CEO一致通过,应聘第二天就去办理入职上班了。

“景瑞”公司有十几位BD,两两分组行动。与韩超一组的是一位大他几岁的广东仔,叫娄国威,做了几年的销售,经验丰富,生得一副憨厚相,公司让他带韩超,在福田区拓展商户。

没过几天,韩超发现只有市中心三个区,各区也就两三家商户在运作,与公司报道的一百五十家商户的数据相距甚远。

一个周六会议后,总经理照例和员工们共进午餐。席间,大家频频向王总敬酒,韩超见他喝了不少,就代喝了两杯,又端了杯茶递给他,总经理用手拍了拍他胳膊表示感谢。王总起身要走,韩超赶紧站起来扶着,送他上车,在他耳边聊了几句商户的问题。听着、听着,王总的酒醒了些,对韩超说:“你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谈。”

“好的。”韩超用力点了点头。

韩超回去后,连夜赶了份题为《现阶段为公司所想事宜》的报告。从BD团队存在的问题、城市经理的作用、解决方案、商户端的维护、拓展等洋洋洒洒三、四千字发到王总的邮箱。

第二天是星期日,韩超按时去了办公室,向王总讲述了市场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又道:“我写了份报告,发您邮箱了,请您抽空看看。”

王总立马打开笔记本,打开邮箱。一边看,一边说:“好,好,我想看看你的解决方案。”又说:“这么多内容不是一个晚上能整理出来的。”听王总这么一说,韩超意识到王总对市场部情况是了解的。但为什么没抓呢?是属于COO的范围不方便过问?还是领导层也没有解决方案?也许两者都有吧,韩超暗自思忖着。

韩超答:“一进公司,我就在思考。”

“按照你的想法做。”总经理心里明白,互联网公司,起步时,可以向投资人天花乱坠地“讲故事”得到“天使”融资,而后面一系列融资是要拿数据说话的。

“您看下福田区的数据。”

王总道:“好,你把报告也给戴总看一下。”

“好的。”韩超答应着。按公司章程,他这是越级汇报。

告别王总,回到住宿,韩超又把报告往COO戴总邮箱发了一份,过了两天,没见戴总有什么反应,就去戴总办公室,小心翼翼地问:“戴总,您看了我的报告吗?”

戴总头都没抬,应了声:“看了。”

韩超稍稍提高了点声音,又问:“我分析的有点道理吗?”

戴总含糊地答道:“有点。”

“关键是城市经理不作为。”韩超见戴总避重就轻就直奔主题。

“给他点时间,一步步来嘛。”戴总依然没有抬头,拉长了声音,下了逐客令。


5

艺术生的身份使得韩超在招聘中连连受挫,他日夜想着如何能洗白身份,在社会上重新定位。如能做上城市经理的位置,不仅换了身份,又能施展才干。眼下在戴总这碰了钉子,但又必须得过了这关。韩超一边与国威协作,一边寻找突破口。

纸上谈兵容易,实际上每谈一家商户都大费周折。有的商户以为互联网平台建好了就要取代实体店,根本不信任互联网公司,盲目的抵触使得他们无法下手。

一天,国威对韩超说:“桂园路上那两家商户根本不让我开口,我都去了五六次了,放弃吧。”说着瞟了韩超一眼。

“得想想别的办法。”韩超低头沉思着。

“你想吧。”国威摇摇头,有点束手无措。

“这样,你把罗湖区的张浩和元节叫来,开上小元家那台好点的车。”

“干嘛?”国威不解地看着他。

“让他们扫码来这里洗车,然后咱们再去谈。”

“哦,哦,你这是打配合啊!”

“嗯,这叫‘狼配合。’”

“就你点子多。”国威眼睛闪了闪,开心地笑了。

他们尝试各种方式攻克了一家又一家商户。

BD们还要做的一件辛苦事就是扫街。一天,下着大雨,韩超背着双肩包,一手撑着把黑色的伞,一手拿着宣传单在小区门口派发。当车在入口处停顿的间隙,他走上前,弯下腰,面带微笑,轻敲满是雨水的驾驶玻璃窗,车窗没有落下,开走了;又来了辆车,车窗还是没有打开。车过溅起积水,洒了韩超一身。此情此景,让他回想起大二,在南京新百门口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大雨冲刷着舞台,也冲刷着行人的脚步,他拿着麦对着风唱,对着雨唱,对着空无一人的台下唱。满脸流着水,说不清那是雨水、是汗水、还是泪水。

又来了辆车,韩超赶紧收回思绪,走上前,弯下腰,面带微笑,轻敲玻璃,车窗终于落下了,他赶紧递上宣传单,开心地说:“谢谢!”,“免费洗车,请扫二维码。”

国威开车过来,看到韩超全身几乎湿透了,冲他喊道:“你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就剩下十几张了。”

“其他人都没发完,明天再派吧。”

“谢谢啦,你路远,先回吧。”

国威把车停好,陪着他站在雨里把单子发完后一起离开。车上,国威说:“雨里,你都在微笑。”

韩超把头转向国威,用食指和大拇指按在嘴角上往脸颊上方拉。顽皮地说:“表演系的标准微笑,四十五度角上抬嘴角。”

国威越来越佩服这个内地来的艺术生,进店见人先微笑,面对拒绝从不气馁。只要没被轰出门就认真地对商户老板做着宣传推广,对每一位员工讲述App用法,不少商户不是看他手里拿的什么互联网公司来头,而是看着这个踏实做事的小伙子同意签约的。


6

一个没有加班的周日,韩超正躺在床上冥想着,突然接到电话,“靓仔,我们取消合作了,怎么还有人扫二维码一分钱洗车。”

“我上报了,哦,麻烦您跟客户解释一下。”

“那人不干,说你们骗人。又是要上网,又是要报警。”

“我马上来。”

真把这事添油加醋放在网上,那比他们做了多少天的地推、陌拜效应都大,公司形象可能瞬间被毁殆尽。

他等不及出租车,撒腿跑着赶到店里,安抚了车主又垫付了四十元洗车钱,总算是平息了这件事。

除了福田区数据有所上升,其他区没什么进展,BD们私下聚会几次,不无期待韩超能向领导提提建议,改进工作。

整体数据上不去,BD们情绪低落。眼下又发生了这样的事件,韩超找到戴总,问:“福田商户出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处理呢?”声音不高但很坚定。

“啊,你的意思?”戴总抬起头,一脸的惊愕。

“该处理谁就处理谁,是我的责任,我担。”韩超一副追究责任的架势。

“后面管理出了点问题。”戴总自知理屈,声音低了下来,但是没有接他话头继续谈的意思。

“真要描述成欺诈事件上传网络,那会是什么结果?”

“……”

韩超下定决心要攻克戴总这一关,见戴总敷衍,追问着。

“我们BD每一次陌拜,说白了,就是热脸凑人家冷屁股。每谈成一家商户要去多少次,您知道吗?最多的,一家店就去了十几次,那不是去宣传,不是用嘴巴在说话,那是在吐血。”说到这,韩超的一侧面肌不自主地抽动了几下,同行BD们的滴血陌拜场景历历在目,对公司的爱、恨、急、怨等等情绪错综在一起,表情有些失控。

“你们的确不容易。”戴总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也明白韩超的意图,表面看是引火烧身,实际是另有所指。

财务科的小郑私下告诉韩超:城市经理是戴总面试的,辞退了表明他用人不淑。

戴总调转话题,说:“我们会尽快推广你的经验。”

“谁来执行?他有这个能力吗?”

“‘A’轮融资后,公司要向外拓展。”戴总赶忙抛出口头承诺。

“等得起吗?”韩超一阵见血地指出。“‘A’轮融资是什么时候?向外拓展又是什么时候?数据上不去,得不到融资,哪里还有以后?”

韩超掏心掏肺地说:“我为公司着想,没有数据就没有下一步,BD们打算辞职,我力劝他们不要走。”韩超按照和BD们商量好的策略向戴总摊牌。

在“A”轮融资的档口,大批BD 辞职可不是闹着玩的,戴总的眼珠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说:“要坚持啊。”韩超第一次听到戴总语气中有了紧张的成分,也是第一次发现戴总眼睛没那么小。

“现在,BD们信任我,相信我能带领大家把数据做上去。”

“我也有难处。”

韩超见戴总口气松了,便拿出不成功则成仁的架势,立下军令状:“两个月,数据上不去,我引咎辞职,如何?”

韩超步步为营,于情于理都说得通,戴总不得不更换了城市经

理。上任后的韩超更是日以继夜地跑市场,上任几个月,公司订单呈十几倍地增长。

订单纷纷踏至,后台数据节节攀升,公司呈现难得的欣欣向荣景象,崭露头角的韩超和大家一样,关注着融资动向,热切等待着资金到位,获得加薪、升职的机会。

就在这个档口,公司通知全体员工周日上午九点开会。公司很少在周日开全体员工大会,要么是特大好消息,要么……韩超的脑际泛出一丝不祥之兆,他立刻招呼各组,通知所有商户暂停一切线上线下活动。

融资失败。王总站在那,双目空洞、脸色苍白,矮小的身材在一夜间又萎缩了些,他磕磕绊绊地说出公司倒闭几个字,慌张地走出了会议室。

台下一片唏嘘声,有惋惜、有怅然、也有遗憾。


7

韩超还没来得及庆幸洗白了身份,迷迷糊糊中又没有了身份,他只有重拾心情,再找一个舞台,一个赖以生存的舞台。

几番应聘,韩超去了另一家刚刚起步的互联网公司任城市经理,主营汽车维修保养。这家公司除了研发部其他都是空白,韩超打了一天的电话总算把国威和另一个同事说通了,一起过来帮他干。他们继续扫街,拜访一个个陌生商户。除了市场,他还要负责设计所有宣传品,准备物料,设计展柜。

更头痛的是公司组织架构还没建全,老板又要参加汽车展销会。在短短的三天准备时间里,韩超甚至来不及去求教朋友、求教网络。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上眼睛,调动所有的脑细胞让大脑如逆转的时钟,回忆着以前类似活动的细节,想起一处,睁开眼用笔记下来,如此这般整理成章,再一个个分配、落实下去。

韩超拿着城市经理的薪资,操心整个公司的运营,扮演了一个COO的角色。

国威眼看他头顶增多的根根白发,忍不住劝他:“这点薪水,何

必拼命?”

“站在人家的平台,历练自己有何不好?”韩超淡淡地应着。

韩超内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在叫喊:不干、不拼,冬天都过不去了。

韩超的家境一般,为了实现自己的歌唱梦,父母曾为他倾囊而出,他自大二起就在各处跑场演出,出场费从五十、一百块不等,挣得点零花钱,补贴昂贵的小课费。如今热爱的歌唱事业中断了,他下定决心要闯出另一条路来,也轻易不向年迈的父母开口。

与“景瑞”一样的结局,短期内,公司App数据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扩张速度,后续融资失败,只得下线。

虽然签了合同,即便是老板违约,韩超他们依然拿不到任何补偿。

接着又换了一家公司,同样的不了了之。

一只只美丽的肥皂泡,吹破了;投资人的钱,吹没了;打工者的期望,吹灭了;他的舞台,吹毁了。

不到一年的时间,韩超就职了三家互联网公司,亲历一家家公司的兴盛与衰亡,不论他是什么身份,BD或者城市经理或者COO,他都倾注了全身心血和热情,然而所有这一切均付之东流,心里是五谷杂陈般地说不出滋味。


8

车轮般的失业就业给韩超疲惫的身心增添了许多焦躁。没有前途的公司,没有稳定的住宿,偶尔早些回去还撞上小李会女朋友的场面,使得他原本逐日凉下去的血液又腾地烘热起来,他不喜欢这种烘热,甚至厌恶自身的欲望。他尽可能晚点回家,躲避尴尬。

正绝望,朋友向他介绍了“中天”公司,老板姓钱,打算上汽车玻璃膜。深圳天气炎热,又有前两年电视台主持人在高速路上前挡风玻璃被石子击裂,碎玻璃击中头部死亡的案例。近年来,车玻璃膜越来越受到大众关注,但是钱老板只有想法,没有细节,要韩超全权去做。

“中天”与前几家公司不同,有自己的互联网平台,这比从App数据做起要轻松多了。这次,他带了国威一起去就职。

韩超仔细比对几家大公司的特性和背景,得出结论,美国产标立膜,品种多,质量好,有着雄厚的技术背景。

韩超酝酿了一套洽谈方案,与国威一起,拜访深圳标立总代理—李总。李总是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士,言谈举止都透着干练,见两个毛头小子代表互联网公司谈合作有些反感,说:“我们都是跟实体店合作。”

韩超一听这话赶紧转换方向,说:“我们公司调研了市场几个品牌,比较后,一致认为标立是性价比最高的产品。”见对方没有打断,继续说:

“上海的‘国师’质量好,价格昂贵;‘大朋’,十年前就被你们公司购并;市场比较多见的‘大幅’不够专一,且假货太多;还有一些是贴标的膜,质量上有待商榷。那么……”

李总听出韩超用了翻心思,但仍不松口,说:“和我们合作,要买十万块钱的膜,还要完成年销售额度。”听了这话,韩超悬着的心稍稍往下放了一些,至少可以谈下去了。

“我们平台有一千万客户,上车玻璃膜也是给标立做推广。”

韩超看看李总没有拒绝的意思,接着说:

“平台在逐步完善,互联网的扩张类似病毒复制,起步难,一旦上了轨道就快了。”

……

“我考虑一下。”

虽然没有给予肯定答复,但至少没吃闭门羹,洽谈中,国威始终没有说话,出来后,他对韩超说:“我看李总是心动了。”

“不可大意,我们要做好下一轮会谈准备。”

两三个轮回,越谈越融洽,到了,只买了三万块钱的膜,谈妥了合作事宜。


9

落实好供货商,走访各区商户,谈妥贴膜师傅。回到住处,韩超连夜写文案,准备拍宣传册。

辛苦了几个月,一切就绪,定好一个优惠价格,车玻璃膜上线了。同事们一天天盯地着平台,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是“零”单。大家彼此大眼瞪小眼相互瞅瞅,没人出声。韩超细究,原来平台用户是全国的,深圳用户不到五万,且是支付宝用户。不用支付宝,根本看不到平台有什么新举措。

钱老板对韩超要求用上以前的商户,转向市场推广。

供货商找好了,贴膜师傅有了,场地也有了,现在要在线下找客户。韩超想:线下客户是你老板一句话就能找到的吗?让你以店家为链接,你非要以贴膜师傅为链接,搞得一个单子都没有。联想一直以来与老板之间的思维很难合拍,恨不得用洗白身份的力气把老板的脑子也洗洗白。


10

事业上的未知时时令韩超不安,看着鹏城大如广场般的马路竟有种莫名的恐慌;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除了大龙,他没有人可以倾吐,没有牌友,没有歌友,没有女友,没有舞台;也没有鸭血粉丝。即便有也不是南京的味道。不过遇见了,他一定会去吃一碗。不管是“紫燕”还是“南京大排档”,吃一碗,内心会得到暂时的平静,灵魂也跟他近了些。

韩超一躺上床就睡着了。梦中,张姨抿嘴笑着,给他端上来一碗鸭血粉丝;又看见自己站在小剧场的舞台上,聚光灯下,不停地奔跑,台下一片喊叫声:“韩超、韩超,RAP! RAP!”

大龙回来,推门看见熟睡的韩超,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大龙放轻了脚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失业的话,韩超从来都是最后一个回屋的。

……


11

两年后冬季的一天,韩超买了一张飞往南京的机票,这是第一次离开这座城市,他要去吃一碗正宗的鸭血粉丝,去观摩新年的第一场雪。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评论:

表情 0/200
  • 失足之殇

  • 回不去的从前

  • 离别

  • 菩萨树

阅读设置 打赏 评论 推荐悦读 首页
所得票数:0
我要投票
查看芜 薇更多文章(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 莲花街道 更多文章

打赏记录 / 投票记录

东门小王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520周冠打赏了37000邻家币

昆阳森林打赏了1000邻家币

暁霞囡打赏了2000邻家币

何逵打赏了2000邻家币

撩妹的女子打赏了2000邻家币

黑雪打赏了1000邻家币

黄元罗打赏了5000邻家币

勿语打赏了1000邻家币

女人如花打赏了1000邻家币

评论

  • 东门小王子 2018/2/7 20:14:09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芜薇2018/2/8 20:38:57

    感谢小王子的热情鼓励和一直以来的支持。在邻家这个平台得到各位老师指导,各位文友的鼓励和支持,使得自己能不断扩大视野,继续向前。

      回复
  • 春风妙语 2017/11/30 1:54:17

    恭喜获得周冠军.先留个脚印.

      回复
  • 芜薇 2017/11/27 11:29:19

    惊喜获得周冠。谢谢邻家抬爱! 谢谢大家鼓励,谢谢无私打赏。

      回复
  • 芜薇 2017/11/25 13:55:08

    感谢昆阳先生打赏,你们的鼓励给了我信心。

      回复
  • 暁霞囡 2017/11/24 11:15:35

    看来这边文章让大家深有感触呀,以至于芒果因为一些小小的充值技术问题,急忙找先代为我打赏呢。

    芜薇2017/11/24 11:19:32

    谢谢芒果这么热心,谢谢木易美女帮忙打赏,有你们支持,心里暖暖的。也谢谢花开美女的无私打赏。

    风居住的街道2017/11/24 15:08:55

    支持好文章[em_63][em_71]谢谢木易代为打赏[em_52][em_67]

      回复
  • 黄元罗 2017/11/23 8:31:23

    作为生于南京、长于南京的我,在邻家上还是首次看到写南京的文字,“金陵鸭血粉丝”、“阿要辣油啊”等特色美食和经典方言,简直是太熟悉了!这是一篇写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在深圳不懈拼搏与残酷现实之间不断碰撞的佳作,在主人公韩超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刚走出校门的我,在苏州、上海等地的大街上茫然无措。

    芜薇2017/11/23 12:37:01

    谢谢恁的精彩点评和无私打赏,能唤起起恁的回忆是我的荣幸,事实上,许多人都经历了身在异地打拼,同时又对曾经生活的城市无限思念的过程。

      回复
  • 芜薇 2017/11/22 15:56:17

    谢谢勿语美女打赏,再一次感谢。

      回复
  • 芜薇 2017/11/22 15:02:00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感谢黄先生无私打赏,以及一直以来的支持。

      回复
  • 撩妹的女子 2017/11/22 11:29:10

    韩超让我看到了初入社会求职的自己,可惜我没有他身上屡败屡战的坚定。是佩服,也是怜悯。不过比较打动我的是主角放弃唱歌选择求职的隐忍,因为嗓子问题转行,他没有逃避,而是坦诚的面对现实。

    芜薇2017/11/22 15:00:38

    谢谢恁的理解和打赏,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年轻人的体裁,是许多80、甚至90后的年轻人打动了我,许多行业是这个年龄段的人在挑大梁。如果能引起恁的共鸣是对我作品最大的肯定,再一次感谢。

    撩妹的女子2017/12/4 10:58:00

    加油![em_13]

    撩妹的女子2018/4/13 17:09:02

    [em_13]

      回复
  • 黑雪 2017/11/22 11:18:58

    仅是“改了很久”这句话,已经打动了我。我知道,一篇好文章,历经打磨的历程是不易的。加油!

    芜薇2017/11/22 14:54:32

    谢谢您的鼓励和打赏,这篇早在《求婚》那篇之前码完字,一直纠结定位何处,与原型聊过几次,他也说没完全表现出他的无助、孤独以及对南京的思念,

    芜薇2017/11/22 14:54:54

    细思之,似乎理解他内心深处对曾经的刻骨不舍以及完全掌控不了的职场,把精力主要放在洗白这个过程,而不在于后来更加艰辛的创业。

      回复
  • 女人如花 2017/11/22 9:34:31

    支持你哦[em_3]

    芜薇2017/11/22 14:43:19

    谢谢如花一直以来地支持和打赏。

      回复
  • 芜薇 2017/11/21 11:24:56

    此篇小说改了很久,一直在剪裁,欢迎大家拍砖,提出宝贵意见!

    何逵2017/11/22 9:59:17

    [em_66]棒棒哒

    芜薇2017/11/22 14:41:24

    谢谢恁的鼓励和无私打赏

    芜薇2017/11/22 14:43:44

    谢谢你的鼓励和打赏

      回复

推荐悦读更多

  • 失足之殇

  • 回不去的从前

  • 离别

  • 菩萨树

1身高一米八零的韩超,站在玄武湖边,双眉紧缩,眼睛一直盯着湖心岛,像在探究着什么。太阳西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湖面上缓缓披上了一层纱衣。他慢慢转过身,往回走,路过垃圾桶,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上海耳鼻喉专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