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居住的街道
  • 5000
  • 0条
心理犯罪
  • 海选入围

小薇走了,去云南支教了,在刚升任办公室主任不久。谁都觉得可惜,不惟可惜,亦真可怜,谈了四年的男友愤然离去,就为一场本不当发生的误会。

话说,事情要追溯到半年前。先是小薇的办公室,就设在陈教授的隔壁,大间小间而已,外加一长形会客室,但凡有客,总夸小薇“齿如瓠犀,美目盼兮,”仿佛诗经里走出的女子。

与小薇成邻后,陈教授的衣着益发整洁、干净,皮鞋亦擦得铮亮,而曩昔常被妻女取笑不修边幅,尽管如此,一家人亦是和睦的。俩人共事半年,校务有条不紊,深得校长赏识、信任。有天校长招待上级来人,遂叫陈教授与小薇作陪,一来许多校事可由陈教授直应,他比自己更熟稔,而小薇乃晚席不可缺者。

果来人频与小薇举盏,薇则半推半就,心知即使不胜酒力,亦非饮不可,自己即将升作办公室主任。于是先抿二口试下口感,若好便可多饮,反之极容易醉也。小薇是个重庆妹子,不但得家族遗传有量,亦颇谙男人饮酒须使尽兴,否则食之无味无趣。于她来说,三两白酒真不算甚,又是好酒,但陈教授此刻却坐不住了,只见他端着个小酒杯,几步绕过校长走向来人,连声说道:“我俩喝,我俩喝;不醉不休,不醉不归。”旋即将小薇挡在了身后,直至席终,再亦未予来人机会。逾月小薇升职,与校长上下楼层。陈教授亦升作副校长,原室不动。

今乃冬至又值校庆,陈教授六点便起床了,且着衣裤且嘀咕;“时间都上哪儿了!”这话最近辄挂其嘴边,自升作副校长半年以来,妻女各有抱怨:“不是早出,即是很晚始归,就连每天一次的送女儿上学,亦往往由妻代替,”妻子不悦,她教美术,有课便去,无课则不用去,亦无须早去,女儿大了,自己坐地铁完全没问题,关键是早上人挤甚,心疼女儿罢了。夫妻俩都心疼。

教授七点至校,六个工人正在搭建舞台。门卫亦是全副武装。见学生老师陆陆续续入,自己便往食堂走去,亦只偶尔一回,曩昔皆妻子准备早餐:稀饭、馒头、荷包蛋、各色小吃小菜,应有尽有。这一点副校长很满意,很知足,而亦深知,深圳打工阶层及其它,并非人人都有他这样的幸运与福气。

校庆由八点,临时改为九点。时间刚到,校长、副校长、办公室主任,教务处正副主任等,咸恭恭敬敬地迎候在两旁。五个志愿者负责接待签到。摄影、摄像师,及多名记者紧随趋走,丝毫亦不敢怠慢,生怕错失精彩。少先队小代表,为每位来宾佩戴红领巾。接着按顺序参观黑板报、画廊,观看少儿文艺表演,书画表演,版画教学,所有人都笑语盈盈,惟独陈教授的笑略显勉强,令人想起有部国产电影,名曰《苦恼人的笑》(仅从字面解释),但不能说他不真诚,上级对他有提携之恩。

十点准时奏校歌,老师学生则由东西两侧,排列整齐地入场。而后举行国旗、党旗、团旗、队旗传递仪式,不断变换队列形成各种阵式、大阵式。陈教授,不,当称陈副校长,或干脆直接叫副校长,自始至午12点,忙甚连口水亦未及喝,等其终可以去用餐,已是饥肠辘辘,他看了看手表,早过了吃饭的最佳时间。食堂就在大操场南面的一楼口,时他急急地入,而小薇则匆匆地出,不经意间撞上,遂往右侧靠了靠,说了几句话,各自走了。

晚八点,校门口来了位中年妇女,门卫问:“你找谁,都下班啦!”女即答:“我找你们副校长,他在加班,”“我们有二位副校长,”女哂然答:“陈和平是我老公,”门卫说:“那你打他手机证明一下,”继说:“这是学校规定,”女即刻照办,连拨几次均无人接听,只好恳请门卫通融,而门卫固称:“违反校规会被炒的,多拨几次试试,”女照办,继续,俄将手机递予门卫,确实无人接听。双方正僵持不下,女忽灵机一动,又将手机递予门卫,指说:“你看我老公发的,”“老婆,我今加班会到很晚,你与孩子先吃先睡,不用等我,亦不用留饭。”表情则是一揖二抱。此时女亦顾不上许多了,得赶紧与丈夫商量。门卫逡巡不决,心思得罪夫人被炒鱿鱼,咋办?以恐被炒,遂连想到与己与鱿鱼有关的一件趣事:“‘原来,门卫刚来深圳,打工的首家公司俱为广东人,有回饷午大家围而食而谈,邻桌独王总一人。张说:‘偏爱水煮鱼,’李说:‘颇爱辣鸡丁,’于是,诸争先恐后报其所好。语次,不知谁说了句:‘王总最爱炒鱿鱼,’声音似故意压低,带有明显的狡黠、顽皮,但门卫新来乍到并不知情,一闻鱿鱼则大喜,笑说:‘我亦最爱炒鱿鱼,’语一出在座者顿时讶然,相顾哈哈哈,而门卫亦是越日始知。”正在窃笑,女忽不耐烦了,口出微词,面呈不快。无奈之下门卫对女说:“这样吧,我先带你上去看看,不确定在。”话音刚落,女面转晴,连连称谢,遂一前一后往教学大楼走去。时四周漆黑、静寂。亦就数十步便走到教学楼,而门卫忽地止步转身谓女:“我先叫他看看,”未等女复,便大嗓门地叫开了。叫了几声无有回应,女对门卫说:“可能是没有听到,我们直接上去好了,”“黑灯瞎火不在白上了,”门卫阴想,大嗓门地又叫了几声,抬头则副校长正往下望,猛见妻子先乃一愣一惊,随即点头算是默认。既然,门卫便让女自上三楼,转身离开了。女人上到一半,副校长亦下来了,于是且走且议,无何来到办公室。

副校长的办公室,铺开一桌,皆文件资料之类。女人自见到丈夫起,就不曾闭口。丈夫递了瓶益力矿泉水,女人接水顺势坐下,沙发柔软而舒适,女人甚感惬意。副校长的老婆,在一所中学教美术,女儿同校就读。星期天是夫妻结婚十六周年,本拟两家人一起吃顿饭,以往亦是这么过的,但学校下午组织星期天出游,可带家属一、二,女儿想去,故女人便打算携夫同去。赞助商买单,何不乐呢。仅乃“先宰后奏,”事先未与丈夫商量。副校长近日辄加班,更乃今文化大讲堂的热门人物,拥有众多的粉丝,女儿亦是,很崇拜自己的爸爸。副校长身高1米70,若在内地,恐怕对象亦难寻;而在广东这个身高尚可以。教授名衔,或副校长身份,更乃受益罢了。

丈夫当即说好,竟格外爽快,可谓结婚以来,仅有的一、二次破例。曩昔丈夫擅长言谈高论,家中大小事均由其说算。今妻子鼻酸但在强忍,当感恩生活,感恩丈夫结婚庆祝日对她的迁就。移时妻子心满意足拟回,唯恐耽误丈夫工作。起身外走,不经意间,一粉色精制小包映入眼帘,遂好奇止步侧身拿起,稍一不慎破镜了(梳妆镜)。“是谁的包,谁的包?”女不但连声发问,眼亦发直瞪圆,仿佛拟剖夫胸膛看个究竟。夫先愕然,继而反被动为主动,呵令女先回家,“这里的事不用你管,我在加班,”“为什么,为了什么?”女声高分贝,就欠歇斯底里了。俄而二人开始扯包,一身份证滑落地面,而未等男的反应,女则迅速拾起,遽扫一眼,是她无错,小薇也。“果真是她,”女又高分贝了。“快给我出来,还拟躲到明天?”不见人影,四顾搜索,最深处便是女厕所,遂自个儿进,推开每一扇门却空无一人。奇也难道插翅飞了?无奈何出,隔壁则是男厕所,难道在此?女毫不迟疑地进入,果真薇在,小鹿一样的惊恐、慌张,而身子卷缩于墙角旮旯。女上前便是一耳光,薇既不躲亦不还手,惟本能地摸摸脸颊,估是这一巴掌够狠,使出得是力,出得则是气,一巴掌,便将夫妻所有的恩爱化为乌有。而薇亦不躲,实亦无处可躲,倘有地洞早钻了。女边打边骂,打的是小薇,骂的是其丈夫,副教授在侧大气亦不敢出,更别说阻止了。移时,女忽地一把攫住小薇使劲外拽,出了厕门出校门,丈夫则紧紧相随。

时已23点,副校长真不知老婆拟何去,自又当如何来结束这场看似闹剧实则误会,一场十分冤枉的误会,亦惟天知、地知、薇知、己知罢了。忽然,老婆在不数米的路口中央站住,向驶近的一辆绿的士挥手,不待其停稳,拉开车门强将小薇塞入。小薇真未反抗,好似被人绑架了,当然非武力,而乃现状对其十分不利。时小薇害怕,薇在想:“男女事岂容自辨,又于大庭广众之下。”生怕女再做甚过激之举。薇一想到网络、媒体,辄报道原配撕扯小三的混乱场面,顿时毛骨悚然。小薇入后女入。副校长一个箭步亦入。司机不解,女曰:“往观澜河方向,”司机问:“具体位置?”女似不满,大声地说:“具体位置我亦不知,你先开车,容我再问,”话音刚落,司机却问:“观澜河在哪?”女先一愣,立刻明白,只好低声下气地说:“你导航嘛!”司机未答。车在行驶,车内鸦雀无声。无几女贴近手机叫了声姐,又问地址,好像还让发位置图。俄顷车至观澜世纪广场公交站,女与司机作简单沟通,车则三、四转,在荣源小区门口停下,副校长付了车资。女见一中年妇女立于门口,近前哽咽地叫了声姐,遂互为拥抚。副校长全程未说半句话。三人跟在姐姐身后,一起上了电梯,进了五楼504房。

待门关上,女一转身,又狠抽了小薇一耳光,开始向姐哭诉。姐夫亦在,两男人一言不发。姐姐竭力安慰妹妹,姐夫亦帮了几句,而始终未有问责妹夫。其过程女的不时抽打小薇,薇亦始终未作任何反抗,任其掌掴不捂不避。直至一更,三人始出,各自打的。临别,女将小薇的包还了。

小薇至家,家人睡了。关键是母亲,母亲睡了就没事,之前担心母亲,就怕其察觉。未洗漱,未开灯,躺下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妻子会闹到学校吗?”“他俩到家会打架吗?”“他俩会闹离婚吗?”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咋那么巧,刚坐下他妻子就来了,若在白天亦不怕,偏偏是晚上;干嘛要我晚上来(可能加班),干嘛叫我暂时躲藏,以致于包亦忘拿,惹此大祸,受此奇辱?”越想越黑怕,捂在被窝里抽泣,渐渐迷糊睡了。

翌日,母亲叫她三次才起。镜子里她的脸,既有泪痕亦有手印,只是夹杂在一起分不清罢了。吃碗粥后便去学校了。学校是有早餐供应的,况是免费,而平时她多在学校吃,今天则免了,若不是有大堆事情等着她,她肯定请假了。                                                                                                                                   谁知她未请假,副校长却请了,有人找他竟找到她处,结果她知道了。本拟观望见机行事,他不来她则不安了。一上午她都无心做事。同事与她打招呼,她亦勉强回应,很不自在。有人竟以为她病了,劝她注意休息,勿太累了,她惟有嗯嗯,谢谢,心里是真痛。中午12点,教师们一致往食堂去。学校的时间一向准点,特别是中午涉及到午休,更不能饿了孩子,家长们亦等在门口。

小薇磨蹭到1点才进食堂,不是因饿才进,而是隔壁两位女教师去前叫她,回来又叫而不得不去。昔三人往往结伴而去,有说有笑。今,进则遇校长出,校长问:“怎这时候才来?”语气十分和蔼。她嚅动着嘴唇,竟出不来声。校长看了她一眼,关切地谓其:“赶快去吃饭,饿了吧!”小薇点点头,未说甚,亦就进去了。

小薇前脚入,校长后脚跟进。校长担心仅有剩饭剩菜,遂跟入与食堂师傅说一声,意关照一下小薇。这个当不属行使特权,关心手下亦是其职责。校长时想:“年底事多,老师们都忙,办公室主任则更忙,这不,副校长亦忙出病了。”校长自责愧对下属。校长看起来,亦就五十出头,这是旁人眼里的预估,旁人亦是看其白发多估的,未再估高乃是根据其皮肤、皱纹平衡来的。

校长打招呼确实管用可行,这不,师傅为小薇加菜又加汤,直让小薇哽咽不能声。但这顿饭吃出甚滋味,亦惟有小薇自知了。少吃或不吃都对不起校长,师傅亦白忙了。

食毕回到办公室,小薇终于不再忍了,任由泪水哗哗哗地流,昨晚的一幕幕简直就是耻辱,女虽说咆哮如河东狮,却不曾对其丈夫动一指头。副校长不敢看她,不敢与她对视,亦就谈不上帮忙,真帮反帮倒忙了。惟有那个姐夫似有点同情她,不时与自家老婆小声嘀咕,亦看得出姐姐一直在劝说妹妹,就等女息怒了。

整个下午,小薇都是恍惚的。好不容易熬到5点,快下班了,猛一抬头校长就在眼前,瞬间对视,似乎甚都明白,又甚都不明白。小薇到底年轻,涉事不深,此刻全然不顾可能造成的后果,将巨大的压力全抛给(倾诉)校长,尚以为自己是在向领导汇报工作。

校长是何方人也,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论学历、资历、经历都是佼佼者,出类拔萃的人物。校长听完,恍然大悟,原来副校长生病有因,她妻子请的假。

校长亦是,头回遇上这么个棘手事,又属男女密事,不能公开处理,就好比法院不公开审理隐私一样。怎么办,怎么办?心想;“得先劝小薇别哭,来人可不好办。”于是校长好言宽慰:“再三保证事情不会闹大,他会妥善处理,让她尽管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终于,小薇不哭了,其亦知道,让人瞅见于己于校长皆不利,颇易引起误会。走前,校长又叮咛小薇;“好好休息,不要多虑。放下思想包袱。”

校长犹未下班,若以为他很忙,事情未竟那就错了,他正在喝茶;若以为他喜欢喝茶亦错了,昔从未见他喝茶。备有好茶,亦是用来待客的。此时他左一杯,右一杯,他尤想抽烟,但学校禁止抽烟。他是真想抽烟,很想,很想,烟瘾来了,直觉得有虫啮肤难受难耐,据说有回乘坐高铁途中,就为多吸贰口而被拉下,最后费了好多周折才回到家。其实正副校长仅差六岁,不算大但有距离,论学历、名气,副校长似乎更高、更大。副校长来自湖北公安县,明代著名文学家“公安三袁”的故乡。其亦辄挂口边,引以为傲。副校长与小薇,均由校长推荐、提拔,按说处理这个问题,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以无知、误会引起。校长是个老好人,但有其原则,这不属于事件,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既有其偶然性,亦有其必然性,定性趋向柔和。他是个男人,深谙其道,亦颇有人情味。

小薇的担心在其未婚,不谙夫妻之道,俗话“床头吵架床尾合,”校长当然知道,所以不必担心离婚,到学校闹事。副校长明将正常上班。而问题亦有,俩工作上的互动,多少会受影响。想着,想着,校长起身来回渡步,十分钟后出了校门。

校长先去对面的黄记酒店吃饭。门口有一少数民族,烤的烧饼松、软、酥,太好吃了,他时常买带回家,老婆女儿超级爱吃。今晚,他让服务员拿来六块,拟先吃二块,其余带回。点了一个辣子鸡干锅,一个青椒炒花菜,半条清蒸鲈鱼。看起来校长胃口极好。又要了一瓶青岛啤酒;无酒,菜是吃不多的。大凡吃喝、宴席,必喝白酒,必喝茅台酱香型酒。

一顿饭吃到晚八点,尽管发生这事,但丝毫未影响到校长食欲,“又不是他与小薇,当副校长急、小薇急才是。”前面说过,这事可大可小,就看他这个校长怎么处理了。

副校长住清湖龙清路,老式八层无电梯,但靠近地铁,麦当劳在此。小区管理尚正规。平时副校长开车去学校,老婆坐地铁更方便。校长食罢突然决定先去他家看看,想必今晚副校长亦不会出门,到其楼下再与联系,这样他就不太好拒绝,“不去探听虚实,如何解决这事?”校长边想边买单,不知不觉出了门。

停车时,校长电告副校长:“就在他家附近,拟去看他,”果然副校长立即答应。放下电话,副校长亦顾不上与老婆冷战,赶紧告之接待,并恳求勿乱说话。遂两人迅速收拾,水果切好暂存冰箱,又准备了小点心。俄儿门铃响起,老婆开门笑语迎进;然后沏茶,摆放水果糕点。上午乃夫人请的假。前面说过,夫人亦是老师,同行之间早就认识,时校长只是个教授,就像升职前的陈教授。而由教授升作校长历经八年,竟争激烈亦惟有自知,老婆知,对手知罢了。

今晚暂不论这个。话说夫人礼待过后,主动退出留下他俩,门亦被其带上。昔日校长来过,偶尔小酌亦无所不谈。今虽乃借口关心老部下,老搭挡,但夫妻俩却心生异样,若换以往夫人多会调侃校长几句,口吻嗲嗲地,这或许亦是校长大人爱来之故。夫人教美术,亦是学美术出生,其个人品味,着衣风格,多在传统与时尚之间,略偏后者罢了。

校长开门见山:“小薇今天找了他,”则睨其一眼而未续说。前面议论过,校长何其人也,副校长又何其人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校长之言,犹如晴空劈雳,霎间,副校长的脸色,由红变白直至惨白,他万没料到小薇会找校长,校长一旦握有杀手锏,今后亦只能对其言听计从,无它招也。

话说,副校长居住的小区,不靠马路,夜晚本当静寂,然笛声鸣长,没完没了。今“是可忍,而孰不可忍,”遂叫来夫人,让其迅速下楼,阻止再鸣。副校长亦是借题发挥,出口闷气。副校长曾在福田住过,窗临二马路,与深南中路为邻。亦不记得何年月,忽来了个吹唢呐的中年男人,以此为营生早出晚归,节假日更甚。那音量,真令副校长一家烦不胜烦,遂不断地与其斗,而所谓的斗,就是不停地拨打城管电话,城管亦曾驱赶过几回,可以暂时安静,而待城管刚走男人即返。又坏就坏在路人给钱以为善,一天下来亦是赚得盘满钵满,益发不肯走了。还引来了吹笛的,拉二胡的,摆放音响,专播佛歌的,纷纷仿效之。想尽各种办法对付,亦无济于事。偶尔得知市府的投诉电话,于是又一次次地拨,寄希望于市里,然市里还不如城管,至少城管接电有所作为。市里的接话员,对投诉很有耐心,而仅仅只是耐心听讲,不会产生结果,你想要的结果。投诉电话就是一个摆设,接话员亦是。

不知不觉已过23点,校长起身告辞,副校长送至大门口。房门刚合上老婆即问:“谈甚谈那么久?”不等回答又说:“看来他知道了,”老婆心情沮丧,睡不足五小时便起,煮粥、煎蛋煎饼及各色小菜,与以往无异。七点食毕,副校长与女儿同出,向来,副校长先送女儿再去上班;女儿放学或先回,或与母亲同回。

送完女儿,副校长即往学校去。熟悉的道路、人流、商场,一天早晚二次无有不同,连心情亦是。今则大变,所有的场景皆令其讨厌,稍不留神便与前车追尾,双方同时下车察看,还好仅刮伤而已,是轻伤。车主张口就要八百,副校长二话不说给钱走人,整个过程亦就几分钟,故未给上班一族造成延迟。事情显然是副校长的错,惟车主要价够狠,亦怪事情出在上班高峰期,若于其它时间,便可讨价还价,或由保险公司来人处理。副校长不想再节外生枝,最近二件事情都够倒霉。今年的他冲太岁,其凶仅在本命年人之后,亦有可能凶过本命年人。他不信命,但“祸”发多起,不信亦信了。

上班不久,校长通知十点小会议室开会,仍是教师支教动员会。副校长来了。校长亲点人数,小薇请假,据说病了,王老师说:“昨就见她哪不对劲,果然病了,要不下班后一道去看看?”校长说:“我看都别去了,生病的人最需要休息,”黄老师说;“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小薇可能因此生病,”校长说:“小薇年轻,当无大问题,”大家嗯嗯、嗯,附和着校长,惟副校长甚亦没说,埋头审阅文件;校长睨他一眼,迅即收回,竟无人察觉。

会上,校长宣读了“关于优秀教师支教边远山区”的指示,希望大家积极报名,原则上是在报名人中审核、选拔,最后录取。讨论过后十分钟便结束了,会议室仅剩正、副校长。校长主动提及小薇,答应下班后去看她:“不会有事的;你先去忙,有事我会及时告你。”遂两人出,且走且聊,副校长忽然道:“晚上尽量发信息,”“知道,”校长即答,电梯恰好停在一层。时天空突然黑云压城,上午尚阳光灿烂,深圳的天气往往如此,使人猝不及防,而“人生何尝不是呢!”此刻校长的情绪,似乎并不佳,真是莫名奇妙,苦笑而已。

下班之前,校长与小薇通了电话,校长听出小薇音似哽咽,明显带着哭腔,竟没辙了。一个大男人,暂且撇开校长身份,除了老婆女儿,不曾哄过其她女人。今下属亦是女人,尤乃年轻漂亮女人。又况女人一哭,男人心即软,这几成了女人惯用的伎俩,并非特别手段,或所谓的杀手锏,而乃女人的本能、天性。

正当校长为难、吱唔之时,电话断了,是不慎还是小薇挂的,不得而知,反正不是校长挂的。不过亦好,可予他有时间考虑解决办法。后校长再未去电,着实不知当如何安慰,心思:“都怨陈和平,光明正大干嘛令藏,人家一个清白女子,被你老婆数次掌掴,岂不是受大辱嘛!”平时校长有啥心思,瞒不过老婆,于是,经不起老婆引诱加试探,如实招了。不过亦奇,一旦将烂事与压力说与老婆,顿时轻松许多。话说夫妻是越来越像,不但长得像,行事风格亦像。而校长老婆是谁,前面提到能坐到校长位置,可不是一般的人,其老婆当然不简单了。夫妻俩谈到一更,谈甚不知,躺下便翻云覆雨,直至呼呼大睡。

翌日,小薇来了,直至中午始见校长,招呼了几句便各自吃饭。而副校长并未来吃。学校日供二餐均系免费,或食或不食,时食时不食而已。小薇家遥,基本上食在学校,而副校长恰恰相反。若大个学校,想见可日见数次,无数次;不愿见、怕见亦很容易,惹不起但躲得起。

数日风平浪静,竟出奇得静,似乎从未发生过甚。刚上班,校长通知十点小会议室开会,内容尚是“关于优秀教师支教边远山区”的指示。惟校长清楚不是派谁去的问题,得由谁谁主动请愿,只要身体无大碍,基本上就定了。动员支教,与动员上山下乡不同;时代不同,性质不同,方式方法亦不同。曾经,上山下乡是口号,亦是硬性指标,每家每户都派任务。而支教多久则不限,或回原单位,或重新就业,得总大于失,因人而异罢了。

上午小薇在忙,隔壁教务室的王副主任进来,先问;“病好了没有,哪儿不舒服呀?”口气颇为关切。主任四十来岁,既与薇邻,则互动频繁。又毕竟同为女人,而女人无关年龄,叽叽喳喳以为乐,独乐不如众乐,是真乐。尤谈时尚、八卦绯闻更觉得可乐,如同男人们一谈女人便快乐,是真乐,但偶尔亦“下流,”简直“不可饶恕。”平时两人天天见,不以为然,今小薇见王,感似见到救星一样,究竟与王说了甚,自亦不自知,说着说着,二人贴得更近了。开始主任还吞吞吐吐,后干脆啥亦不顾了,将所听所闻全盘托出,毫无保留,连说话的口吻都在模仿对方。原来学校并非无人知晓,或说小薇人品不好,而最先说这话的则是校长老婆,其与副校长老婆私交甚密,大家俱认识她,尊敬她,叫她陈姐;她亦熟悉大家,每次出现总是一副笑脸。小薇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以恳求、哀怜的眼光看着王副主任,此刻她是多么的无助,简直有口难辨。王见小薇浑身发抖,嘴打哆嗦,吓坏了,阴怪自己多舌,赶紧好言安慰、劝说,一边又为其倒水,许久她才恢复一点儿,颓萎地撑靠在椅上不复说话。

下午,开会时间到了,王副主任过来,本拟与小薇招呼一声,代其请假,而小薇已先过去。副校长亦在。会议开始,先由校长宣读“关于优秀教师支教边远山区”的指示,然后大家发言表态。小薇首个表态,愿去云南支教,又说已经拿定主意,决不反悔。话音落地却无人鼓掌,在座的每一个人,头都是低着的。小张登记了小薇,校长则请小薇慎重考虑。随后又提醒征求家人意见。后不独是小薇,小陈老师亦表了态。小陈老师是新分配来的女大学生,进校刚满一年,其音落地,大家报以热烈鼓掌。之后便是沉寂,又是低头,一场沉闷的会议,散后各走各的,仿佛从不相识。

二天后,副校长找到校长,亦申请去支教,又说已经拿定主意,决不反悔。校长盯他一眼,问道;“你老婆知道吗?”校长心想,他在意气用事,在与老婆闹别扭,闹情绪,不能听他的,他根本做不了主,老婆说才算数。尽管他是认真的,校长亦知道,小薇去可以,年轻有助于提升,而副校长则毫无必要,这个年龄,目前这个位置,显然不合适。在校长面前,副校长则一脸苦相,原本眼睛就窄,锁眉更窄了。校长说他;“你先去忙,有事我再找你,”又追加一句:“你呀,你呀,”摇摇首不说了。校长最解副校长了,校外便是哥两;亦知他常看黄片,犹不时地与人分享。忽然,校长似有所悟:“那晚副校长约小薇,是否亦拟分享呢?”究竟约她作啥,副校长不说,将永无答案。副校长离开后,校长亦外出了。

周内,关于小薇申请支教一事,众说纷纭,与数日前判若两说,人们往往同情弱势群体或个人,而忽略了事情的真相,无论错对形成一边倒趋势。与此同时,副校长成了众矢之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亦申请支教,校长不说,无人知晓。

又动员大会上,校长宣布了支教人员名单,首个便是小薇。一共四人二男二女,于云南省的一个边远小山区。小薇与副校长的事,早前传得沸沸扬扬,而所谓的为人师表,亦爱看笑话,听八卦,一乃人性使然,二则为繁重的教学计划加点佐料。各行各业这般,老师非神,亦不例外。

小薇走后不多久,副校长去了一所新建的小学,依旧任副校长。惟离家较远,平时住校,周末回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广受大家尊敬、爱戴。校长是个好人,尤对下属总是扶持加提携,不遗余力;但其老婆私下与人交耳,亦不可谓无有用心。在校长心里;“小薇真是个傻姑娘,叫躲即躲,不计后果。而副校长叫其躲,虽行为上不属犯罪,但心理上可能有的东西,则可以想象、猜测,甚至对其人品产生怀疑。当然无事实,亦即无根据;无证据,便甚也不算,更不能将此事往犯罪上引、靠。”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5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暁霞囡
  • 2019-03-13 15:16:08
打赏了2000邻家币,共计2000邻家币
  • 无香
  • 2019-03-12 18:39:59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黄元罗
  • 2019-03-12 14:43:58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放学别走
  • 2019-03-12 14:08:39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