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红
  • 57000
  • 24条
入深圳记--且认深圳作故乡
  • 周冠军

当初离开故乡,我抵达深圳的第一站就是沙井,并且一直对她不离不弃,记忆里,她用一张温情的笑脸迎接我,使得我在这人生面不熟的深圳一点也不胆怯。

十几年来灵与肉和她的碰触,感觉是这确实是个宜居之地,一直喜欢它的理由只源于我个人对它最初的感觉。这些年浏览过深圳许多地方,我却只感觉她最近最亲。就仿佛许多的人向你走来,在无数陌生的面孔中,只有一张脸笑盈盈地对着你,向你露出你亲切的微笑,这张脸就是沙井。

还记得第一次在黄埔公园邂逅一个老乡,我们用家乡土话聊起天来,家长里短的,不用卷起舌头讲着拗口的普通话,顿时,人间的烟火便温情地弥漫开来。两家的小孩刚好差不多大,一块儿玩耍,她儿子开始学说话,就是从我女儿嘴里学说这句:“妈妈坐”开始。他乡遇见老乡,就是在沙井遇见的一道最好的风景。

黄埔社区是我居住最久的地方,它位于沙井街道最东面,还是新桥沙井唯一的革命老区。我家所居住过的南洞村,这里曾是明清的古村落,现在的古迹现就剩黄埔东门楼,二0一二年这已被宝安区政规定为不可移动文物。它的左侧前后还分别有勷明公家塾、升焕公家塾,这都始建于光绪戊子年。

大约八九年前,由于黄埔村的改造,那些那老房子拆除了,六七年的时间内都是杂草丛生,让人感觉到业余时间里附近室外都没有一个地方坐坐、玩玩。前年一个春日,惊喜地发现有工人在勷明公家塾的右侧、升焕公家塾的门前进行治理了,他们在开荒,运来了很多四季桂、玉兰、凤凰木等等。石桌子、石凳子,就在刹那间,一个社区的面貌换上了尊颜。最富有特色的玻璃灯上还有写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等等。此季,只要略有闲情,漫步东门楼,无处不清芳呢,四季桂正开得云蒸霞蔚。身处桂花中,吮吸这浓浓天香,想起古诗中桂花的诗句,大家最耳熟能详的一定是王维的《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我对桂花情有别属的当然不止是这些诗句,最有意境、具意义的还是洪田山上, “爱心一族”在爱心亭周围种植的桂花林了,休息日我常去那里休闲。

洪田山也是黄埔居民徒步健身的好去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沙井街道“爱心一族”的掌门人曾柳英,大家称她为“英姑”。洪田山的爱心亭是“爱心一族”成员在2008年自发修建起来的一座凉亭,供游玩的群众纳凉歇脚,也是“爱心一族”活动的落脚点之一。去年,“爱心一族”决定对“爱心亭”进行升级改造,为附近居民服务。没有专项资金,没有专门请工匠,建设所需的所有物料的搬运以及所有工程全靠大家自己动手,英姑带领成员把大量的砂土物资需要运上山,去年5月的那个周日我刚好去爬山见到了那一幕,现时的爱心亭用蚝壳搭建而成的蚝墙充满新桥特色;墙面雕刻《太上感应篇》、《弟子规》等启蒙国学经典作品,顶层护栏则刻着“百善孝为先”;爱国主义教育的旗杆和“仁义礼智信”五个钛金大字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二十四个鲜红的字格外醒目。大人带小孩登山也不忘对他们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等二十四个字便时刻记心中了。

欣赏洪田山的奇石秀美、洪田古庙朴素典雅,这里一年四季,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香火不断。在闪俯视洪田山水库的带着它的明亮,缓缓汇进我们的胸膛。山水十分清晰地映衬着蓝天的倒影,平静的水和微风中荡漾的云,轻揉着,在云与水的交融中细细地凝视,心里突然地生出感动,只感觉青山绿水胜过金山银山。休息日,大家都喜欢在在洪田山绿道行走,个个神采飞扬。那昔日的泥脚在农民房翻身一变城市的高楼穿戴一新,幸福、美满充盈在日子的每个角落,散发在银发老人的笑纹里。河流的治理,让我们在岸边绿荫里愉快地行走,上寮河平静,不平静的是我的心,那天邂逅一只白色的水鸟,它在河水里盘桓,不住地点头,诗意地觅食。我看见它犹如捡到了一个宝。河水清澈,可见倒影我想它并不孤单,此情此景,让我记起了政府部门曾经的真抓实干。河水不再难闻,河床绿油油一片,呼应着一只白色的水鸟,与河水交相辉映。最好的诠释了干净的河水最动人。

在蚝乡的这些年,我主要是陪女儿一起成长。订了《深圳晚报》和《宝安日报》后,才知道沙井为了向人们展示千年金蚝的辉煌历史以及深厚、悠久的蚝业文化,特建立了沙井蚝博物馆,而且其是目前全国最大的蚝文化博物馆。为了进一步了解蚝的知识,就在女儿上小学三年级的那年,我一家三口去参观了沙井蚝博物馆。那天早上我们乘上公汽去了沙井蚝博物馆。清早的沙井大街,人车都不是很多,偶有几个店铺是开门营业的。老街两边还是有很多旧房子,依稀可以看出百年前沙井老街的繁华。几分钟后,我们就来到了沙井蚝博物馆。我们面前,是一幢二层楼的古式建筑,两扇红色的大门,上边和右边写有“沙井蚝文化博物馆”几个字。

一进门,一座微形蚝养殖三维地图,清楚标示着广东沿海的蚝养殖情况。门前摆放着蚝民之前采蚝的船只模型,蚝船载着满满的蚝回家。最吸引女儿的是放在玻璃缸中的大蚝壳样品,三十几厘米长,非常漂亮,我们对之赞不绝口,我们终于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蚝!蚝油、蚝罐头等加工产品的生产工艺也都通过这些古老器具展示得一清二楚,特别是那些记帐册,字写得整齐清楚漂亮,如同印刷体一样,可见当时的人们做事认真仔细。这里对蚝的营养价值介绍:老人的长寿果,女人的美容院等。还有墙上挂着周总理在1958年签发给广东省宝安县沙井蚝业生产合作社的国务院奖状,诠释了沙井蚝的发展历程。一张张发黄的旧照片,背后都是一段段鲜活的故事,通过这些展示,让我们对沙井蚝有了全面的了解。后来在《深圳晚报》举办的“走进博物馆”的征文中,女儿写的“走进蚝文化博物馆获得了三等奖。

之后在第十一个金蚝节里,我们带女儿在沙井徒步了五公里,进一步领略了千年蚝乡的风采。走进了沙井的步涌社区观赏蚝壳屋。它建于明朝,2003作较系统完整的重修。千百年来,沙井蚝民用蚝壳垒墙作房,直到今天,最出名的就数步涌村的江氏大宗祠的蚝壳墙。早就听说过,它对于研究珠江三角洲蚝民渔民的栖息史和建筑艺术,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那天早上不到九点,我们怀着一颗好奇的心情,第一站便走近了蚝壳屋,开始享受金蚝节的“蚝”门盛宴。通过手机导航,我们很快找到了它的位置,首先扑入眼帘的是长方型的池塘,四周绿树婆娑,那仿佛前世是我故乡的味道。当我们一步步靠近它,看到整个宗祠是四合院式的结构,女儿很是欣赏那古朴的风格,她兴奋得大声叫道:“我现在好像是在皇宫里,我是个小皇帝啊!”那些蚝壳紧密团结地贴合在墙上,犹如过去的蚝民,在收获蚝时乘坐的弯弯小船,好像在静静地诉说着广东的新语:“冬月珍珠蚝更多,渔姑争唱打渔歌。纷纷龙穴洲边去,半湿云鬓在白波。”

宗祠内,左右墙壁上分别写着《弟子规》及《颜氏家训》,展示着国学的博大精深。走出宗祠,它左手边,百年老树上的鸟儿在咿咿呀呀诉说着什么,一定是在歌唱着盛世“蚝”情吧。它右手边有一口井,也是年深月久了的。有三女两男围在井边洗着衣服,似乎在搓洗着他们的快乐。

时光没有停滞不前,这千年蚝乡的“蚝”情一直在源远流长。女儿也渐渐长大了,现在,每当清晨目送女儿和同学们走进上寮学校,深感生活是如此安谧,这是我们生活在蚝乡的福气。

女儿已上初二,就越发有思想了。去年过年前,班上很多同学讨论如何过年的,有的人打算回老家,有的外出旅游。她回家后晚饭时对我和她爸爸说:“以后我都没有老家。” 这口气有点伤感,已不再像刚上幼儿园时那么好玩了,记得上完幼儿园小班后,她爸爸对她说:“要涨学费了,你还是回老家读书吧?”她伶牙俐齿地回答:“这里就是家,还回什么老家!”就在她快要上一年级时的那个暑假,我带着她在益阳老家装修房子,她天天打电话给他爸爸,说自己要在深圳上大学。当时她已被我们暂住地深圳这边的黄埔小学录取。我们原本计划装修老家的房子后,等着女儿上初一时回去的。她爸爸天天听到女儿在电话里头那么一说,就决定把户口迁来深圳了。

记忆中,2012的那个“六·一”儿童节,依旧感到很有趣的。那时我们居住黄埔,是沙井唯一的革命老区,女儿就读的黄埔小学就在洪田山脚下,那是她梦开始的地方。她读一年级时,有缘的人终究相逢,我们之中,有三个妈妈都姓李,彼此的小孩在同一个学校上学,男孩李智鹏和女孩余永清同在三年级3班,我家的上一年级,多年以后不知孩子们能否遇上。男孩那年暑假就随家人回湖南长沙了,另外女孩余永清小学毕业班后也去香港定居上初中了。

那天我们三个大人陪同孩子们一起过了个绿色的节日,大家都带上了前一天下午学校发给他们的零食和豆奶,走上去凤凰山的洪田山绿道,那种快乐比风还来得快,余永清要求过妈妈在六·一节里给她自由。其实大自然是最能给人自由的了,孩子们想同哪棵小树握握手哪棵小树就愿意让他们握握手。追逐嬉戏,童心如花儿绽放,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快乐了的呢!

去是走水库左边的绿道, 我一边赏景一边拍摄,捕捉这快乐的瞬间,留在相册里,这些永不泛黄的记忆,好见证我们陪孩子一起成长的经历。我也是第一次走绿道的,环境真的幽雅,很清新的,小鸟的叫声更外的清脆,我也和孩子们大叫着,让回音在山谷回荡。山间有小木屋,那是给人家专门承包荔枝林和种芭蕉住的,去的途中我们买了他们的芭蕉。到了凤凰山脚下我们自己摘豆角,买了菜农的豆角、红苋菜和空心菜。最后农妇说我们可以再拔点小的菜,不要钱的,小男孩于是说多拔些啊,回家放在冰箱里多吃些天,说得大家都笑了,农妇夸他挺会节省的。

孩子们拔起路边的小草用石块撬起泥土说他们也是种菜。还真像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小农夫。互相比赛着说我也会种,我也会种的,嘴巴和手都不愿示弱,也一边念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等诗句。回来时走水库的另一边,这一边路要窄些,小车不能通过,山地车能过,山坡上同样也种荔枝和蔬菜,妃子笑早熟了,同那农妇还了下价,三个大人都买了些,最后她还另外送了一些给我们。

天气有些炎热,孩子也没有怎么叫苦叫累的,直至最后没有水忍着饥渴回来的,很好的锻炼了孩子们的耐力,我算了下账,我总共才用二十三块钱的,然而快乐是无价。要是带他们去商场,要这要那的,即便钱多也不可能把那些一一抱回家,他们还是会觉得不快乐、不满足。这样走累了睡上一觉,睡觉也香。傍晚几下便炒熟了豆角,一种久违的清香气味入嗅觉,那分明是在老家时家人炒自己种的豆角才有的味道啊!

就因为女儿在上寮上了初中,去年暑假我们还是搬来上寮住了。学校就上寮古建筑群的南边,中间就隔着风水池塘。2011年9月上寮古建筑群被宝安区文物管理所立为不可移动文物。上寮古建筑群位于新桥街道上寮老村内,建于清中晚期。坐北向南前有风水池塘,早晚都有悠闲人士在垂钓,四周榕树绿叶婆娑,杨柳依依。该古建建筑群包括杨侯宫、肖峰公家塾、廷用曾祠奉劝、上光文化室(宗祠改建)以用单元房大多为三开间带天井的民居。建筑结构为砖土石木,清水砖墙,石墙裙、墙角,硬山,大多为船开屋脊,两面坡灰瓦覆顶。保存完好,前不久我特别意进了肖峰公家塾参观,那里面还有一个专人的负责看守着,他告诉我上寮的人都姓曾。

上寮的当代热心公益的人有曾瑞体,她是曾子的第七十四代孙女,2006年,毕业于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声乐系,自从2010年举办了《宗圣公第七十四派孙女瑞体个人慈善演唱会》(宗圣公即曾子)后,曾瑞体被曾氏宗亲联合总会授予“曾子文化传播大使”称号。沙井街道“爱心一族”的掌门人曾柳英也是上寮本土人,去年秋天开学后,女儿的班主任去上寮土著学生家家房,还同她合影留念,发在微信朋友圈,写道:“很荣幸,遇见了沙井的爱心一姐。”黄埔洪田火山公园上的爱心亭就是她带领义工们建立起来的,今年清明节,女儿他们学校团委组织了学生代表赴洪田火山公园,去烈士纪念碑进行了扫墓活动,献上鲜花,缅怀革命先烈,学习革命先烈的勇往直前的精神。

我们搬来上寮住,女儿上学确实方便了很多,仅走几分钟就到了学校。也距离上寮农贸市场近,买菜也方便了很多。比较超市,总感觉菜市场脏。这下,由于近,我买菜还是光顾菜市场多了,嫌场地邋遢,生怕洗地的水溅到鞋子上,干脆穿着拖鞋去,这两年环境治理改善很好,干净了许多。还记得十三年前来黄埔不久,我们夫妻俩抱着女儿来上寮买菜,那时107国道上还没有上寮天桥,很不方面。过后两年,惊喜出现,天桥建起了。这时的新桥街道,为了建设宜居社区,大小路和巷子又重新整治修整,十分干净了。我喜欢在上寮农贸市场里东瞧瞧、西望望,根本不像是去买菜的人,像是去作市场调查的。有一次,我还真遇上了去抽检蔬菜的安检员,我就问他们:“你们抽检的结果会在哪里公示呢?”她说:“办公室就在前面,可以去看看。”指着市场东北边方向,还说,如果检测不合格的,他们会来销毁。最后告诉我,要是吃了某种菜,感觉不舒服时,还可以去向他们报告。          

我不是刻意去怀念某种蔬菜,免得人说我矫情。只是每每经过菜市场,见到那些从小吃到长大的东西安静地沉睡在菜商的摊位上,就想去惊醒它们的美梦,如果让它们做梦做得醒不了,就滋养不了我贪婪的胃。在上寮农贸市场,我头一次见到扁豆,人家还用一块纸箱的壳,写作“靓货。”后来几次见到,还是这样写着。是否靓,无所谓,反正,我是要吃定了的。我买了回家,也学着文友春丽的,为一枚扁豆摆一个造型,用手机拍下它,表示着我对它的酷爱。小时不是逢年过节来客人,是很少见到肉食等荤菜的。我就是吃着一些蔬菜长大的,我不是怀念那些没有肉食的清淡生活,而是怀念那个时代我们是被真正散养长大的日子。就在不经意中,某个清晨或午后,在一个蔬菜摊位中打捞出年少时光。

每天早上的菜市场同每天的太阳一样,都是新的。琳琅满目的各式蔬菜:碧绿的叶菜,金黄的玉米、像美女小腿一样丰腴的莲藕、胖头胖脑的白萝卜。早上我买了六块钱西红柿,然后正犹豫着,考虑买点青色的辣椒,于是先试探一下卖方(因为买得少,不知人家愿不愿意)。问:“你给我选一块钱辣椒吧,其实我在湖南是吃得辣椒的,只是现在不敢吃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听谁谁唱歌好听,还说过她的嗓子尖得像辣椒一样。比喻一出我的口,哥哥姐姐们听了笑得不得了。由此可想,辣椒,在我小时的眼里是美好食(事)物。我原本不是胃肠一个娇气的人,但十几年女儿出生后才敢去医院检查,得了慢性结肠炎,这些年就是这么靠自己养着,注意一下饮食,日子就这么不痛不痒地过来了。她告诉我她是湖南衡阳人,也不敢吃很辣的辣椒了。还说今天不辣,前几天的辣椒很辣,她切了还洗了一下。她一边给我挑一边说,我给选点不辣的吧,我欣然。从黄埔搬来上寮,买菜在菜市场去的多超市去的少了,其实我以前是不喜欢菜市场的,不过没办法,天天要吃饭。我总觉得超市比菜市场干净,我可以慢条斯理地挑选着自己中意的菜,那种感觉就是“小弦切切如私语”,可以优雅和从容;而菜市场闹哄哄地,是那种“大弦嘈嘈如急雨”的感觉,偶尔一不留神,很多来买菜的人挤在一堆了。现在经过治理改造,菜市场确实比原先干净多了。

卖鞋喽,那一吆喝声引起我心底的颤栗,那声音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夹杂着益阳泥土味儿,乡音在一个人的脑子里是无法失忆的,就像在画画时不小心把一种褪色的颜料泼到裤子上,很难洗净。不管我需不需要买鞋,毫不犹豫走过去询问价格,人家一听我口音,便问是不是湖南益阳人,于是心底,没有由来的又多了一分亲切。鞋已不是当年的益阳土布鞋,也像这边商场卖的室内鞋,不贵,二十块钱一双,见我是家乡人,便十五块钱了。接着又聊起了家常,几个小孩啊,男孩女孩啊,生意好不好啊,工资多少等等。那一刻,我已分不清楚这里是异乡,还是故乡,就在那一吆喝声里我看到的是故乡的春天。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57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风居住的街道
  • 2019-08-20 10:56:38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江飞泉
  • 2019-08-16 08:56:55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4000邻家币
  • 梦蝶
  • 2019-08-05 08:28:45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4000邻家币
  • 淘书乐
  • 2019-07-29 11:23:49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4000邻家币
  • 方华吉
  • 2019-07-03 16:15:35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4000邻家币
  • 520周冠
  • 2019-07-01 00:05:01
打赏了36000邻家币,共计36000邻家币
  • 别看了
  • 2019-06-30 13:00:34
打赏了5000邻家币,共计5000邻家币
  • 昆阳森林
  • 2019-06-27 18:04:38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暁霞囡
  • 2019-06-26 09:46:2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
  • 2019-06-26 00:04:4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