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启远
  • 0
  • 2条
无可奈何的小伎俩

李书和妻子在龙华观澜同一家公司上班。妻子长期上白班,李书每月倒一次班。这个月上夜班的头一天,隔壁新搬来一家邻居。

妻子猜测,那家租客肯定有在酒吧上过班,他俩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播放那些咚咚乱响的音乐,不到晚上十点多是不会消停的。

妻子喜欢安静,习惯早睡,夫妻俩上同一个班次时,李书还在床头看着书,妻子却已经睡着了。对于妻子所表达的反感,李书深表理解。

“应该是一对小情侣吧。”李书说。

跟妻子热恋那会儿,有时在商场走散了,李书也会大声呼喊的。虽是情急之举,难免遭人白眼。推己及人,李书有理由相信,隔壁的租客不是故意的。

“都想不明白,有时候大半夜看电影也要开着音箱,都能听到床架持续摇晃的声音,真是羞死人了。也不知道是视频里的声音还是隔壁的床真的在摇晃?”妻子小声问李书。

妻子说话的时候将手臂缠绕在李书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李书只感到如水般柔柔地滑动。这是李书与妻子相隔六天才盼来的一个夜晚,妻子比平常更温柔了一些。

也许妻子担心让隔壁听到吧。

这样的担心是正常的。两家卧室被设计挨在一起,房间都是这么狭窄,自然会将床沿的一侧紧靠墙壁,也就是说两张床中间实际只隔了一堵墙。床架发出的声音会以墙壁为介质,妻子能听到隔壁的动静,并不是多么夸张的说法。

妻子深以为然。李书都还没打算开始,妻子却不住地喃喃细语:“轻点,轻点……”

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到了下周,迎来了周六、周日双休,也就是说美好的夜晚即将提前一天到来,怎能不让人心怀欢喜!可妻子下班回来时,却是非常委屈的模样。李书是那时才知道,妻子已连着几天没睡好了。

上周听妻子说起时,本打算去隔壁打声招呼的。妻子碍于人家刚搬过来,又担心彼此不熟产生误会,最后只给房东打了个电话。可到现在——

妻子本想早点休息,那可恨的“咚咚”声就是响个不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巨大的声浪从门窗缝隙里顽强地渗透进来,似乎已经把妻子包围了。用被子蒙着头,双手捂着耳朵,感觉还是不行,这样的情况下绝对无法入眠的……

“真想晚上停电就好!”妻子接着说。

一脸憔悴的妻子明显瘦了些,怎能不叫人心疼?

李书当即站起来,用力拉开房门,怒气冲冲往外走,那架势是要去跟人干一架的。妻子见状赶紧将李书拦住了,妻子用背靠在客厅的门上,说什么都不让李书出去。以前还不知道娇小玲珑的妻子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们理性对待,理性对待……”妻子不停地劝导李书。

是呀,与妻子出来打工是为了什么呢?绝不是来找麻烦的。不能因一时冲动而铸成大错!夜里妻子紧紧地抱着李书,李书知道,妻子害怕失去他;李书也同样害怕失去妻子。夫妻俩曾一起许下心愿,要白头到老的。

“要不咱们换个地方租房吧?”妻子问。

李书摇了摇头,安慰妻子别担心。李书确实想到了一个处理问题的方法,只是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因此还不能确定结果如何。

第二天上午,一直守在窗前看到隔壁的租客从外回来才决定下楼倒垃圾,正好在楼梯上碰面了。见到心存反感的人,自然不会热情相迎的,李书觉得自己当时定是一脸怒气。而对方却是无所知般的一脸愕然。

倒垃圾回来时,李书是吹着口哨敲开门的,一低头就走了进去。将垃圾篓随手一放,看着地面说:

“刚才在楼梯上遇到那家人了,没给他们好脸色!太吵人了,怎么就没有顾及一下邻居的感受呢?”

李书停下来,为没听到应答而感到奇怪。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人,赶紧拿起垃圾篓灰溜溜地走了——此处正是那家人屋内。

“走错门了,抱歉!抱歉!”李书边走边说。

回到家里坐下不久,隔壁的人就来敲门了。李书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女孩抢着说:

“前段时间吵到你们了,真不好意思,以后我们会注意了……”

妻子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太出乎她的意料了,一直愣那里,半天没回过神。

果然,从那以后他们就把音量调小了许多。他俩其实挺有礼貌的,每次遇见了都先打招呼,倒是李书不好意思了。

李书没有将这样的小伎俩告诉妻子。妻子向来真诚待人,绝对不赞成李书这样对待邻居的。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0邻家币,详情如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