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飞泉
  • 15000
  • 19条
​铜质玫瑰
  • 推荐作品

NO.1 岁月的猛虎终将他扑倒在地


穿过苦难的缝隙,他紧闭的嘴唇

遮不住磨损的牙齿,他在抗争

这个无法描述的深冬

时间像大雪压垮金丝雀的巢

松脂球坠落在大理石一样的湖面

鱼躺在冰冷的水里,像一艘艘小型渔船

父亲冻僵的手指飞速拨弄缆绳

并不高大的身躯像一枚笨重的鱼钩

锚被搁浅,鱼鳍与铁钩的战争,没有胜负者

远处指甲盖的艋舺飞速而过

父亲就这样痛苦地望着,被堵塞的胸腔

回不到毗邻伐木场的苦难沟壑

他双手颤抖,微颤的示指仿佛在练习摩斯密码

他一句话都没说出,他在酝酿回忆

吞食回忆,像一头反刍的老牛

岁月的猛虎终将他扑倒在地

他接受命运的白旗,毫无抵抗之力



NO.2 语言电波从疏漏的齿缝溜走


温暖的炉子在燃烧,蜂窝煤输送着热气

浇开他冰冻的手掌。它像一枚蚕茧

他浮肿的手,和眼睑一般沉重

他缓缓说话,像大师,词语跳出牙齿

在舌苔发射光芒,语言电波从疏漏的齿缝溜走

他喝水,停下滔滔不绝的语言攻势

水从滚烫的锡壶倒出,掉队的水珠

叮咬着他手臂,布满红肿的色块。他缩回的手

停留在半空中,像失去半只翅膀的蝴蝶

它要飞,在寻找另一半丢失的翅翼

来自橄榄林的风,停靠在枝头拒绝迷失

那些暖气奔腾的手,在玻璃窗上画出雪白图案

验证了电台播报的深夜有暴风雪

如同某种回响,不可遏制地再度莅临



NO.3 乌黯通常是长久的


挤在罐头里,蛰伏的虫,需松土出来,

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打通浑身脉络,

伸出触角,于光芒隐匿前

舍身取义,亮出最强的盔甲

——骨骼易被光芒打碎,

乌黯通常是长久的。它被深埋在地底

像覆灭王朝的被冻土封印的石棺

值得尝试的风险蠢蠢欲动

从冻结的冰土里挤出灰色节肢。

百足虫被推醒,“死而不僵,这是归宿”

在空灵的诅咒中,似一只纸船挤破冰面

枯萎的鸢尾花反射在被揉碎的镜面

花朵的香味总是掩盖在延迟的灰色地带

背影模糊,柔软的肢体绕过锋芒

在更远之处停驻的标记——

再也没人记起被忽略的弓形脊骨



NO.4 语言跌坠如星河的陨灭


敲着黑色键盘上的字母,我迟疑地

敲出JIANG这个词,动作笨拙如树獭

这个无意识的缓慢让我置身无底隧道

我手心被煤炭浸染成黑色圆圈,我指尖在颤抖

指甲盖跳动是大海的心脏。

我指尖的螺纹象征与隐喻,是星辰的跌坠

是万物殒灭在时间坍塌之前。

心无一念,冲着冰凉的暗夜,唱着赞美诗

无数未知的字母与符号从动脉里

传递到心室,我的巨型肉泵汲取清凉之水

被兑换的血液不断稀释,被酿造成

月光的血酒。最后撤离的星宿的告别演出

公告被贴在银河以西。

我发玩转的流年经手指尖传递

黑色电波嗤嗤作响。



NO.5  炽热的锁链闪耀着曜日的光色


我们像木偶人那样,被抛下悬崖

我们天使般跌坠。断裂的翅膀从身体剥离

“不,我们不是天使,后背已无翅膀

供我们飞过畸形的海洋。”

我们嚎叫,包裹着深邃的惊惧。

我们不断深入海浪,与绿藻和岩石战斗,

此时,我们假装自己是自由的。

炽热的锁链闪耀着曜日的光色

我们的身影被一堆罪恶的手臂拉扯。

它们从魔盒不断复制,跳出窠位

它们是黑色潘多拉秘制下的灵魂。

隧道之下,我们孤独时想念某个人

某个伙伴或情人,在我们被命名为“孤独”前

而孤独是那只鸟,载着钢翅飞出了荆棘



NO.6 一百亿群光芒正待离开


口中长着带刺的火棘,忘记祈福的音律

像迷失的骸骨,对峙着万里北风

如沉默的城墙倾颓,战争的后遗症

如摩那劳的火山灰,果戈里发须灰色的

反射弧。一百亿群光芒正待离开。

一百亿群候鸟正待死亡。

它们被捕获,被禁锢,铁蒺藜的笼子

无以逃离时间的网兜。在被圈养中

丧失的姿势,或意识,偶尔回归

如同返照的灵魂短暂依附于皮囊

无数跌坠的鸟、风筝或星子被东南向的

磁场捕获,无数逃离的鸟、风筝或星子

被遣返,途中,花岗岩的坟场一一后退

高耸在夜色里的黑暗,是突兀的群山



NO.7 骨骼嶙峋如山的棱角


毫无生机的午后,与情人告别

或是天空中,或是所有元素中

又或许在不安中灭亡、撕裂。在冲突及暴力间

出现了恒星来阻挡这硝烟战火

天际间的金色天秤黯淡,坠落尘埃。

而我善待世间万物,它们却将我遗弃

这种痛,只适合怀念

“生活如此美好。生活如此糟糕。”

身体的骨骼嶙峋如山的棱角,他咆哮着

对我说,我红着脸,“是的,生活多么美好

只适合怀念。”忽略一片落叶从秋风中逃离

树枝和树叶的遇见,终将指向别离

我们也是如此,他浑浊地说,声音像死光一样黯淡



N0.8 眼神里有被拒绝的不甘


铝皮爱心箱挂在截去双臂的

退伍军人肩上——在暮光里闪耀

像极了老虎华美的皮毛

及深处藏着的某些跳动的虫子

黯然的眼神里有被拒绝的不甘

残忍的某种宣誓,消失在不可逆转的

泥泞的小巷后面,昏黄的灯光被阵雨击穿

豆大的雨点蜿蜒过他的古铜色脸庞

像战场上交错的铁丝勒紧他刚毅的肌肤

他不动声色地趟过堆满单车尸骸与

一次性乳胶用品的积水,晃荡出浓酒般

绿色的泡沫,他捂住嘴唇,强忍干呕的突兀

打破夜的肃静,他躲在墙角捂住眼帘

远处呼啸而过的一辆救护车

如同战场的号角声,雨水弹射他的脸

噩梦般困扰的子弹的呼啸难以释怀



NO.9 一首诗冷静得让他窒息


他充满愧疚,和亲人争吵的冰凉夜晚

并不完美,母亲次日溘然长逝。

这充满悲哀剧情且无法复原的事实

毁了他,他遁世、流浪、去无人认识的地方

他没有名字和身份,刺啦啦的须发垂地

无人知晓他的籍贯和住所

他住在野花和蚊虫闹腾的河岸

废弃的建筑被他形容为阳痿的人生

野外的压力给予活力的漩涡

如江河崩腾的浪花刺入毛细血管。

尤其当冬夜的漫长寒冷浸没他

无法温暖自己的肢体和脉搏

他在昏暗的电筒下阅读一首诗

冷静得让他窒息,捂住流泪不止的面庞

他无法与那个死去的自己和解



NO.10 绽放在枝头的蜂蝶,像塞壬的伞裙


蜡烛吹熄,坠入河流的谎言在河床上滋长

银河昨夜的泪,挂满今晨的伤痛

滴蜡是灰烬勾兑伤痛的酒底,“爱情”是个双杀游戏

必定有一个受伤,一个死去。或两个死去

像从未跨过塞壬歌声的水手,安静地被大礁石收敛

在有限的时间里,容易和有趣的人成为情人

听沸腾的段子,读撒旦诗篇,看一支约德调跑远

在耳骨前头的轻盈的笑声如春天

绽放在枝头的蜂蝶,像塞壬的伞裙

缠绕在齿间的甜蜜气味混杂着妖冶与魅态

有人品尝出来,那是爱情的味道,而爱情

避而远之,躲开厮杀,躲开陈年的子弹余味

逃不脱撒旦摆弄的棋子的糟糕运气。



NO.11 弹匣低垂的露水漫过黑色脚踝


紫檀木坐骑压制狂热,油锅里沸腾的本质

当一只鸟停靠在烧焦的枝丫

如两根并排的手指,或参差肋骨

那样的角度朝向昙花。精明的圣徒不承认

被绑架的道德,如同弹匣低垂的露水

漫过黑色脚踝与深灰的太阳穴

秋天的沙发摆在紫藤缠绕的十字架下

远处被收割的稻田与冻土的舌苔

桔梗燃起的灰色烟尘,猝不及防

钻入鼻腔、脾脏与胆囊

牙龈,喉管与腮腺,所有这些都隐隐作疼

疲惫不堪的抑郁症者,不会说出病情

宛若一场秋雨没有刻意预示冬天

像匹野马衰微地嘶鸣

拴在每个人都经过的河流岸沿

笃定宣布着冬天不容置疑地到来



NO.12 万物皆不可忤逆


万物都在磁性成长。六号书籍启示我:

“由生到死,如光无法从暗影处折回”

在无形的风中,或蜡烛泪滴里

某种身世值得警惕。尘埃、渣土、碎石

路面的左侧比右侧更高耸

近海的船比深海的船更接近天穹

我被从一个符号里拿走疾病

又被一个炎症装饰在脖颈、眉角或

其他可见的肉体,深浅不一的刺青

万物的疼痛总是让人震撼

它不可忤逆的路径图猩红刺眼

宛若油罐车清晰的血管导入海水

漂浮的液体,彼此轻盈缠绕:

一面湛蓝色的海,一面死去的灵魂



NO.13 情绪的无线电波吹向太阳穴


北风从靠北的窗子暴击我

被我误以为是秋天最好的呼吸

眼睑无法自闭,眼泪从左眼流向右眼

翕张的频度是心跳的频度——

苦涩而硬朗的夹克衫

被风欺侮,在墙檐下孤独低泣

鼻塞的公主跑过灰色垃圾场

粉红色蕾丝边在落下的窗子旁扬起

被裙裾遮盖的阴影部分闪烁着光

被病痛折磨的女人呻吟涌起

一颗巨石投向湖里,波纹破碎如蛛网

情绪的无线电波吹向太阳穴

假睫毛从平面招贴画的眼睛掉落

摔疼在灰尘铺满的花岗岩

有外物击中我的左心室

血液艰难回流,倒回右侧的流体

艰难地竖起坚挺的胡须



NO.14 眼看星辰就要倾倒下来


看到星辰就那样倾倒下来:

这是一个幻象。我的斜纹楠木书架

摆满星座书籍,鲜红的荣誉证书满是灰尘

龙舌兰酒杯,晃荡在我左侧。

一团眼睛的烟火,从手掌娩出坚强弧度

那是一颗子弹弯曲的弧面,那是浑浊

墨水倾入手指,沾染了洁白肌肤。

捧起沉重的海德格尔,并非初衷

我仅仅想存在于时间与舌尖。侧室的

藤蔓植物穿过阴暗处,缠绕到后背

光斑里,镌刻着纹身的西西弗斯的手

试图撅住整个冰冷的夜空。

污浊的语音的降落伞从楼梯逼近

钢锯岭密云翻卷,跨越百年的战斗机

接近我的卧榻,迫使我欣然迎战。

我鼓起皮囊里的勇气,举起雪白的床单

一颗子弹击中后脑勺,从额头穿越而出



NO.15 唇齿间偶然触碰到痛疼感


黑色数据线像垂死的人,挣扎着倒下

另一头金属质感的环扣:USB接口的冰冷嘴唇

啜饮虚无的数据流,嘶哑作响

真实的卡车在两片山峰之间嘶吼

长鸣起伏在悼亡曲和祷词夹缝

卡车与冰冷的数据,存在的短暂情谊

未完成的挽歌,用尽修饰词。

眼睑佯装的细腻波纹极度易碎

唇齿间偶然触碰到痛疼感,依旧还在

——快速逃离这里,不要

和飞鸟争夺天空,在它们还没灭亡前

尽可能不去打扰它们

啼鸣被波澜置换,以一次本垒打的精准度

分离鼻骨和粗暴的肘间,血液从毛细血管溢出

黄昏一刻,飞鸟终飞抵高空

我们终被击中,譬如人类将沉陷入深渊——

是时候了。停止划动粗重的桨橹

停止摆渡船下沉



NO.16 战败的士兵被吸入阴影中


昨日,喂养白鹭的老人离去:黝黑而犀利

沃尔科特,哦,他的加勒比海湿热的午后

躁动而漫长,他阴暗的胡须投下的影子

而影子涂满眼线与紫色人形

他口中吹着哨子,头顶的贝雷帽歪着

他眼睛微闭,阳光从身后一一退去

那些战败的士兵被吸入阴影中

他在祈祷,为这些士兵的意外事故

他不断喂养白鹭,青蛙从水草里跳出

又跳回它的卧室。他说,饱含深情

“你们是淤泥深处深藏不露的软体动物

从不露出地面呼吸。”

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将事实翻进泥土

而谎言的包浆从马里亚纳海沟挤出



NO.17 爱的光芒能让黯黑化为乌有


在沙发上,我们亲吻,抱紧对方

像勒紧树干的攀援植物。

在黄昏的日照里,影子很长。

我必须感谢上苍,在某刻与你相逢

然后陷入你的怀抱,陷入一个说不清的

旋涡,在不知深浅的时间中

和你相爱,是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

小概率事件。我抛一万次硬币也未必能遂愿

我抚摸你的脸颊,像抚摸我的婴儿

我太不舍放松我的手势,以免弄丢你

以免在茫茫人海里,我们都如一粒尘埃

我不想如此随意处理人生的重要事件。

我要用尽一生的运气,紧握爱的轮盘

它属于我们,它跳跃在光的深处。

从千万种途径引导彼此

爱的光芒能让所有黯黑化为乌有

而你,是闪耀的刀刃,终于现身



NO.18 天使赶着星群,眼含炽热的焰火


光阴太短,短得无法

虚构一首赞美诗,短得让我战栗

我无法将自己置身闪电和雷暴深处

天使赶着星群,眼含炽热的焰火

看着砂浆从脚下呼啸而过

滚烫的体温抚慰我:你是天地之子

我就这样孤傲地度过半生

口含一支带刺的玫瑰。

我醒来,像一头落魄的狮子

躺在石凳上。与我亲密的大理石越冰凉

内心越炽热,越不知所措。我抚弄

某个雪白而冰冷的身躯

像抚弄丢失的神秘爱人——我寻不到她

这让我慌张,让我开始真正害臊。

直到我愕然发现

有人躲在水藻后面偷笑

我寻找,却看不清它的脸孔。



NO.19 雷声在惊蛰前一天响起


雷声在惊蛰前一天响起

我惊惧不已。此时,我是年龄的走私犯

时间已通缉我很久。

我躲在逼仄的书房,假装用力读诗

注意力像挤牙膏一样,贴在记事本上

祈祷我能被赦免。这个春季,与一些寂寞为伍

总体上是愉悦的。此时,花朵过早地打开

让孤独猝不及防。惊蛰向晚,我跟昆虫和鸟类

互道晚安,我将他们归为朋友

我要验证我们坚固的友谊

乍暖时节,我的心如花岗岩

那是冬天未化的冰块,它在期待一场春风

早春微弱的光,总能将黑暗溶解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任何解脱方式



NO.20 和飞鸟争夺天空的飞行物死于旅途


她的目光穿过树顶,像一只闪烁的小鸟。

鸟儿羽毛上,有太阳的斑点,豹纹或

未知的痕迹。子弹曾经呼啸过的鸭脚木下

羽翼片片脱落,花季少女的裙裾

和飞鸟争夺天空的飞行物死于旅途。

秋叶也会死于某种欲望,死于多舛的命运

垂暮之人,没有春天,黑色的斑点绣满脸颊。

金刚石界碑高耸入云端,一朵蝴蝶栽在方阶

如白莲花蜕皮的骨骼。黑暗处,千百只眼

在窥视:飞鸟已经收拢翅膀

智者在深渊前沉思,恢弘的告诫响彻天宇:

飞鸟飞抵高空,终将坠落,在木本植物灭亡前



NO.21 他的胡子在书房里燃烧


书架背后,父亲用目光钉着我

鞭子抽打我身。那张合影,我和父亲并列

我比他高出一头,呆板而荒谬

我并无优势,反而被他压制着,他夹着劣质烟卷

他吐烟圈的样子,是另一个康纳利。

是海明威那位斗鲨的络腮胡老头

吐纳的哈瓦那的烟圈,过于悠闲

他的胡子在书房里燃烧。

他让我成为寂静的儿子,比他寂静

像乡村的雪夜,盖满月光的巢,我安乐而活

鹈鹕与喜鹊在那里跳跃取暖。

那是金丝楠弦弓拉出的冰冷的歌

在后背的留声机里响起

枯竭的灵感被一寸寸消解

充满盐的词汇和烟的句子

像天使翅膀躺在污泥里



NO.22 嗓子碎裂在摇摆的蛛网


倒长在水里的石头,吐露沉寂箴言

暮色的嫁衣罩在金橄榄树的身躯

暮色里的一切面目可疑

书架顶层的哈雷摩托模型的焰火

如愤怒的光焰躲在门外偷窥

1972年的耻辱柱上,他拴着腐朽、邪恶与异类

没有申辩。嗓子碎裂在摇摆的蛛网

海滩上的海螺,贝壳,软体动物

蠕动的轨迹。他们灵魂的尸体,真相成迷

肉体的自由主义者,红罂粟。

黑色的蛆虫,蠕动的躯体

车辙里碾过的泥土,泥土下的落花

落花的脉络标本。过时的宣纸蜿蜒的墨水

灌满干涸的笔管。经络与骨骼

被时光记录的低廉声线被打开

月色下徘徊的蜗牛和千足虫

花叶般脆弱,陨落在子夜前。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15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乘风无痕
  • 2019-08-12 00:02:40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6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
  • 2019-07-28 20:57:08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6000邻家币
  • 莲花汉子
  • 2019-07-15 08:23:01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6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
  • 2019-07-12 08:37:08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6000邻家币
  • 江飞泉
  • 2019-07-10 15:35:13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6000邻家币
  • 仁者无敌
  • 2019-07-09 11:47:07
打赏了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