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父
  • 21000
  • 21条
基建工程兵周小波入深圳
  • 决赛入围

出生在浙江丽水农村的周小波1980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镇口中学考上大学很困难,周小波同班同学只考上两个,一个师专;一个技工学校,上技工学校的是因为他爸是工人,他是城镇户口。56个同学考上了两个,比例很小,很多同学选择了补习,准备再考一年,考一个中专也可以。周小波要补习,父亲周大硕说:“补习也考不上。”

周小波说:“我自己供自己。”他向同学借了钱去县一中补习。新学期在补习班就读的学生三分之一是镇口中学毕业的。读了两个月,11月份县里开始征兵,村里通知所有的适龄青年都得报名,周小波不想当兵,他的目标是上大专,上中专也可以。他在镇口中学交了女朋友,范丹丹正跟他一起补习。县武装部组织的体检,很多同学过不了关,他通过了,政治审查也没有问题。他只能告别实习班,学校退还了他的全部学费。范丹丹说:“去军队也好,说不定能提干或者能考一个军校。”

1981年的元旦周小波是在新兵营里度过,新兵训练三个月之后,他被分配到基建工程兵00019部队,驻扎马鞍山。

到了部队,周小波发现现实与蓝图相差很大,工程兵虽然是兵,但更偏向建筑工人,部队里面有机械连,汽车连,工兵连,他进的是工兵连,每天早上与战友们一起戴上军帽,穿着工服去基建工程单位施工。原想着在部队里面读一点书,考军官学校,但是现实是干完一天活之后累的他只想趴在床上睡觉。周小波就给范丹丹写信,说自己没有希望了,范丹丹告诉他军队就是一个熔炉能锻造一个人的品格,不管干什么工种,都是光荣的,范丹丹还告诉他她也许能考上师专。

两人书信互相鼓励,1982年7月高考,范丹丹真的如她所料考上了师专,周小波想如果自己不是在部队也许也能考上师专。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周小波在辛苦劳作与范丹丹的书信安慰中过去了。

1982年8月,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要开拔到深圳去参加特区建设,周小波很高兴,他可以返回广东了,他对深圳的了解是从母亲嘴里知道的,而且深圳有他的外公外婆,他只去过一回。部队接到命令之后,三天时间就出发,坐了5天的闷罐子火车,从遥远的东北来到了南国的深圳,他一下车,就被眼前的壮观的景色打动了,火车站全都是跟他一样身着绿色军装,头戴军帽,肩头扛着用绳子捆绑结实的被褥的军人,他们沿着铁轨匆匆行走,队伍长得一眼望不到头。周小波有点心醉了。

军队基地在福田区的黄牛垅,先头部队已经在里面安营扎寨了,营房很简陋,毛竹支撑的框架,竹枝编织起来的墙,油毛毡封的顶,战友们说这就是“竹园宾馆”。“宾馆”的周围还都是荒山,长满了深圳特有的周小波叫不出名字的小灌木,灌木茂盛,小灌木的周围有很多芦苇,同样长得茂盛,虫蛇经常光顾,蚊子更是形影不离了。8月正是深圳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晚上睡觉时他们就拆掉一点竹墙,遇上下雨又重新补上。

到了军营的第三天,周小波所在的基建工程兵团就承接了项目,每天早上6点,他们穿上统一的军装,戴上军帽,坐着解放牌汽车朝目的地而去。周小波负责木工和搭脚手架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天黑了就回军营,但浇灌混凝土的时候得连着24小时或48小时,没有大型建筑设备,运输材料全靠手推车,累了他就直接躺在地上睡一会儿。

1982年10月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划归“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管辖,部队其前身是辽宁省鞍山市鞍钢第一矿山公司,成立于1953年2月,主要承担鞍山钢铁公司的基础建设任务。1958年8月,改名称为冶金部第九治二公司。1966年8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第16大队;曾完成了建设酒泉钢铁厂、首钢大石河矿等建设任务。1976年7月,参加唐山抗震救灾、建设新唐山等施工任务,是一个卓有建树的部队。

1983年7月范丹丹师专毕业,一毕业她就来深圳看望周小波,原则上师专毕业生回生源地教育局报告,之后由教育局统一分配到相应的中学,范丹丹想利用假期这个时间来一趟深圳。周小波喜出望外,向班长请了假,到火车站接范丹丹,范丹丹在粤北上师专,也算是见过城市的人,但深圳比她想象的还是要凌乱得很多,但热火朝天的工地还是让她心潮澎湃,周小波带她到了工地,工地上都是基建工程兵的战友,这让她颇为自豪,而且深圳商业气息深厚,家家户户开小商店,洗头水、电子表、录音机、最好的布料“的确良”等物资应有的全有。

部队安排范丹丹住在专门为探亲的军属建造的营房,条件比周小波他们住得要好点,用砖头砌成的墙体,只是都没有粉刷,风一吹还能掉下泥土,屋顶也是用油毛毡盖,床铺是行军床,也有一张桌子。探亲的军属有好几个,她们白天就给炊事班做点小事,然后就闲聊。范丹丹来了几天后就想到工作的事,她想周小波在部队,能不能把她也分配到深圳教书呢?不管怎么说深圳总比老家要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一定是有发展前途。范丹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周小波,周小波当然是一百个赞同,他们去找连长,连长建议他们先写申请,之后由连部上报团部。

范丹丹直接分配到福田区当中学教师,学校给了她一个单身宿舍,范丹丹沾了军嫂的光了,周小波期待着的幸福日子就要来了。

就在范丹丹入职后的几天,一场50年一遇的12级强台风正面袭击深圳,市气象台做了预报,说强台风将袭击深圳,让大家做好准备。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连长带领战士们在地面上深打钢筋,用粗铁丝把竹棚营房与钢筋进行加固。傍晚强台风挟着大雨如期而至,怒吼的大风瞬间就把大树连根拔起,竹棚建造的营房被吹得摇摇晃晃“吱吱”直响,一顿饭的工夫屋顶就被刮上了天,竹篱笆编成的墙体也被撕扯开了;战士们在做顽强的抵抗,但一切都是徒劳,营房很快只剩下了竹棚架子,在强风暴雨中摇摇晃晃,随时都可能倒塌。连长命令说:“危险,全部撤离。”

危急关头,汽车连的战友伸出了援助之手,战友们都进入驾驶室躲避风雨,周小波与四个战友挤在驾驶室里,暴风依旧在驾驶室的玻璃窗外怒吼,暴风一阵一阵地狂扫着玻璃窗,汽车在风雨中是不停地摇晃,场面让人触目惊心,台风整整刮了一个晚上,周小波与战友们在汽车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风雨过去,军营里一片狼藉,军营只剩下了毛竹搭的空架子,有的连空架子也不见了,连长说:“台风虽然把营房吹散了,但我们保住了房架子。只要房架子在,营房就不会倒。”

范丹丹在担惊受怕中过了一晚,但她的房子毕竟是校舍,她担心的是周小波,9月10日是周六,一早她就来了军营,看到被风雨刮倒在地乱七八糟的军营,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害怕,找到了正在架脚手架的周小波之后,她也加入了重建的队伍。周小波笑着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战士们很快重建了军营。

几天后,连队收到了深圳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基建工程兵两万人集体转业改编为我市施工企业的通知”,将调入深圳市的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代号00049部队)、第31支队(代号00319部队)及其所属八个团和一个职工医院,于9月15日正式改编为特区建设公司所属施工企业。在此之前,部队里其实已经有了传闻,但战士们都不太相信,哪有集体转业的呢?但在连队传达了文件之后,他们知道转业就在眼前了。

9月19日,是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的日子,周小波所在部队在黄牛垅驻地举行了整个团集体转业的仪式,上午9时,仪式正式开始,团政委宣读中央军委、国务院的集体转业的命令,战士们都鸦雀无声,之后是升军旗,礼兵踢着正步在军歌声中走向主席台前,周小波听到团长下达的最后的口令:“向军旗敬礼!”战友们“刷”地行了他们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军礼,很多战友在团长喊‘礼毕’之后,依然不愿将手放下,周小波原有的一些小情绪瞬间都化成了泪水。当军歌再度奏响时,啜泣声更是此起彼伏,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行军礼了,军旗缓缓降下,旗手收起旗,将它认真折叠交给了团长……

这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是军人了,但军魂依旧,后来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拆下帽徽领章的官兵成了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的员工。

转业之后,周小波还住在军营,1983年11月的一天,军营的工棚电线短路起火,火势迅速蔓延,不到半个小时,变成一条火龙直冲天空。军营没有水塘,没有消防水管,战士只能用脸盆盛水泼向火苗,但效果甚微,成片的竹棚陷入了烈火之中,整个军营成了火的海洋,周小波住的6号工棚也没幸免,有战友跑到附近的小商店打电话报警,消防车来了,但工棚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好在战友去工作的很多,没有人员伤亡,但仅有的一点财产已经没入火海了……。

大火过后,没有瓦砾,只有烧黑的竹片、灰色的残渣与还在冒着白烟的废墟,战友们都作声不得。范丹丹是傍晚放学之后听到这件事,她来到了工棚。

周小波说:“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

范丹丹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只是不知道何处‘沧海寄余生’啊。”周小波说,“当了几年兵什么也没有呀。”

范丹丹握着周小波的手说:“你有我。”

“你看这些战友。”

“是兵就不能倒下!”

范丹丹提出,周小波住到她的宿舍。

工棚失火之后,周小波与战友们面临着失业,在深圳改革开放初期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他们这些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军人们一时还不能适应自己的身份,他们不知道如何寻找工程任务。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集体没活干,没活干便没了收入,周小波所在的工程队由干饭改成了稀饭,每天开两餐;班长曾友进带着三人到街上当挑夫;饶炎水去卖水;马志武去卖水果;李广贤老婆孩子四人断了粮,夫妇俩从批发商里拿到塑料鲜花,沿街叫声,周小波到私人工地当小工头,因为范丹丹班上的一个学生家长是包工头,周小波还带上了五个人……在最困难面前,不倒的军魂就体现出来了。

后来基建工程兵转业后面临的困难通过各种途径反映到了市里,引起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无工可施、零散打工的市建筑队伍在市委关心下陆续拿到了一些政府项目。周小波辞掉了小工头的工作回到公司,因为公司承接了深圳市师专教学楼工程项目。公司中标的教学楼面积为27000平方米,要求4个月内完成,9月份要迎接来自全国各地的一千多名的学生来此上学。工程竞标成功后,公司立即召开誓师大会,总经理原来的团长说:“同志们,这是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一场硬仗,是彰显公司的实力的最好机会,也是我们公司立足深圳的最好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战友们依旧保持着军人的品格,经历过磨难的战友们太知道这个工程的意义了。

四个月时间里,战友们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克服了种种困难,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果不其然,这个项目真的是公司的翻身仗,从此彻底改变了有关部门和单位对由部队转业的建筑公司的看法。

很快“基建工程兵部队很有实力”名声传开了,周小波于1985年八一建军节与范丹丹步入婚姻的殿堂。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21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张军
  • 2019-09-12 20:56:01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张军
  • 2019-09-12 16:12:04
提名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
  • 2019-08-12 00:04:17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
  • 2019-08-12 00:04:06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老师父
  • 2019-08-09 11:06:52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江飞泉
  • 2019-08-09 11:06:30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梦蝶
  • 2019-08-09 11:06:10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淘书乐
  • 2019-08-09 11:06:01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8000邻家币
  • 深圳老亨
  • 2019-08-09 10:15:06
打赏了2000邻家币,共计2000邻家币
  • 悠悠
  • 2019-08-08 16:24:52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