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棵子
  • 32000
  • 22条
私生子
  • 决赛入围

(作家一连敲了三个小时键盘,他起身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走出书房,大概是进了卫生间。)

深圳龙岗。周冬媚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内心不免紧张起来。她脱掉衣服,左看右看,看看身材有没有产生变化。乳房似乎更加饱满,坚挺了,腹部微微凸起,但还平滑,细腻,泛着银光。

她苦恼,怎么一下子就怀上了呢。她不想怀孕,这样会破坏她的好身材。

她倒了杯温开水,拿着水杯喝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是谁让自己怀孕的。

她得第一个找唐集。

唐集是她的同事。他就住在路口红绿灯对面的出租屋上。周冬媚记得那次公司宴会,她喝醉了,是唐集搀扶着她,一瘸一拐地把她送回房间的,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之后她就沉沉睡去。唐集对她做了什么,只有天知道。

到了红绿灯路口。刚好是红灯。周冬媚看了看对面的倒计时。还有六十四秒。各色车川流不息,像是河流里的鱼儿。多日不下雨了,天气有点干燥,灰尘多了起来,随风漂浮在花圃边。

绿灯了。周冬媚跟随行人过了斑马线,来到唐集的出租屋前。她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集下来开门。这门是从一楼就锁住了的,所以须得唐集下来开门。

唐集开门的第一句,就是懒洋洋的你来了。

周冬媚不说话,只是跟他上楼。这楼梯有点狭窄,如果是肥胖点的人,或者大孕妇,估计得侧身上去。

唐集就住在五楼。周冬媚跟随唐集上到了三楼,又开始发牢骚了,怎么不安个电梯?

唐集又不厌其烦地解释说,这是旧楼翻新的,没有电梯。也正因为这样,房租才便宜一些。

进了唐集的房间。这里简单得让周冬媚一看见就想笑。一床一台一椅子而已。周冬媚每次来都坐床沿,唐集则坐椅子。好像他才是客人。

唐集本来是坐到椅子上了。他见周冬媚没有坐床边沿,就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周冬媚没有像往常那样自己去拿水喝。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就将目光盯上唐集的脸,说,我怀孕了。

唐集没有吃惊什么的,淡淡说,关我啥事。

周冬媚追问道,那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唐集笑了笑,说,那晚我帮你脱掉了衣服。

周冬媚说,那你还说没你的事?

唐集说,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

你把衣服吐脏了。没把它脱掉,我良心上过不去。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但我向天发誓,我没有干过那事。

唐集说的应该是真心话。他们虽是异性,但却是闺蜜一般。这在公司上下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唐集对周冬媚说,你只适合做我妹妹。周冬媚对唐集说,你也不是我的菜。

但他们就是形影不离,上班,下班,逛街,吃火锅,爬山,冲浪,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在周冬媚记忆中,唐集无数次帮助她度过各种难关了,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比亲哥哥还要亲。唐集每次把钱塞到周冬媚手中,都是一句哥给,让她感激涕零。不错的。他是她的亲哥哥了。这兄妹之情比天高比海深。哪有兄妹上床的道理?再说,那晚唐集没喝酒。他从不喝酒。也就没有酒后乱性的可能。

排除了唐集,周冬媚只有把怀疑的枪口转向张玉强。张玉强是她读大学时在学生会认识的一个师兄,也是她心仪的白马王子。可惜他当时就名草有主,她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彼此是青梅竹马来的。由于地理优势,周冬媚可以随时靠近他,但她发现,他的心却在远方。据张玉强说,大学毕业后,他们很快结婚,而且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由于独生政策,他们只能生一个。她在做剖腹产的时候顺手做了绝育手术。他内心既欢喜,又悲哀。

周冬媚在周玉强结婚之后伤心欲绝,发誓不再嫁人。

但后来发生的事,真让周冬媚羞于启齿,也不堪回首。

那天,周冬媚找上张玉强家。她知道他妻儿要回娘家。待她前脚一出,周冬媚后脚就到。张玉强一开始就明白周冬媚的葫芦里装着啥,于是不太欢迎她进屋。但她强硬闯了进去。周冬媚对张玉强坦白,她不想拆散他的家,她只是想得到他的身体,只需要一次就够了,死也瞑目了。

张玉强听了脸色煞白,说不要胡闹。周冬媚威胁他如果不满足她,她就跳楼给他看。说罢就跑向阳台。他吓坏了,赶紧抱住她。就这样,他们上了床。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特别戴了两个安全套,倒霉的是,他们结合不到一分钟,她还没进入状态,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特别大。他一下子软了。他仓皇从她身上爬下来。接电话。果然是他老婆打的电话。她说她在车站,忘了带身份证,叫他立即带过去,或者她回家拿。张玉强当然说带过去。可以说,那次做爱,他根本没有射精。应该不会怀孕。

周冬媚就这样把处女身献给了白马王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享受,草草收场,对她来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此后,她看见酒就想喝个稀巴烂。

虽然羞于启齿,但周冬媚还是和唐集说了。她问,会不会是他呢?

唐集又是淡淡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条精虫。

周冬媚无语。

唐集问,你怎么办?

周冬媚说,流产。

(作家回到了电脑前,坐好,噼噼啪啪敲打键盘,继续写。)

周冬媚有些慌乱地给张玉强打电话,一连几次都没人接听,爱你一万年的铃声一次次在她耳畔响起,又消失。

他可能怕我了!

正胡思乱想,张玉强回电话了,周冬媚赶紧接听,她听见一声冰冷的喂。

周冬媚告诉他,我怀孕了。

对方一下子陷入沉默。周冬媚知道,他紧张了,懊悔了,甚至恐惧了。

他沉默,让人怀疑是挂断了。好久才传来他有些慌乱的声音,别胡闹。

周冬媚说,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我一个人负责。与你无关。

我们谈谈。

嗯。

他们约好了在北道咖啡馆。大学毕业后,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喝咖啡。

她打开衣柜,选出最心仪的连衣裙,换上,到落地镜前摆了摆。然后抹了个淡妆。她有点可笑,这是情侣幽会么?

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她用百度搜索到地址,也看到了公交车路线。她原本想叫顺风车,但听说常有女孩出事,于是她决定坐公交车。

她上了九路车,停停顿顿,过了大概七八个站,到了。她下车的第一感受是,有点想呕吐。

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好像要把这个城市变成烤炉。路旁花草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远处的柏油路好像升起一股烟雾,看上去,迷迷茫茫。

她掏出手机,依靠百度地图,步行三四分钟,到了北道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门面装饰不错,文雅,浪漫,有一点点古典风格。

她推门进去,一股清凉将她包裹。旋即看见昏暗角落里一个挥手。她知道是张玉强,就走了上去,坐到他对面。

咖啡馆人不多,背景音乐低声萦绕,把每个顾客的心栓紧。他们坐在最偏僻的角落,显得有点滑稽。

张玉强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可能?

周冬媚低头不语,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他又说,你确定是我的?

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我都没射。说罢他一脸羞愧的模样,用手抹了抹脸。

她点点头,有点尴尬,但她有点满足似的说,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没射?

张玉强陷入了回忆,好像一头扎进湖水的老水牛。他皱眉头的尴尬状让她忍俊不禁,也让她有点甜蜜。

他想了想,说,是没有射,手都没脏过。不过戴套的时候,可能戴反了。

她问,这重要吗?

他说,听说不太好吧。

她说,我不是要找你麻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要打胎。

张玉强沉默片刻,没有说支持,也没说反对。

她恳求,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他脸露难色。

她说,最后一次求你了。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微微点头,同意了。她上了他的车。她坐副驾。车内后视镜上悬挂着一张相片,是他全家福,女人幸福,孩子可爱,他呢,英俊潇洒。

刚到医院,狂风大作,瓢盆大雨下了起来。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整个医院都被风雨席卷住,到处迷迷蒙蒙,雨水冲刷着墙壁,哗哗直响。绿化树在疯狂地舞蹈,像是打了兴奋剂。

周冬媚想去挂号,张玉强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几乎被风雨声湮没。他举起手机靠在耳边,喂了一下。之后周冬媚看见他脸色悲哀,恐慌,不知所措。他拿下手机的时候,全身都是颤抖着,像是置身风雨之中的小舟,飘荡在茫茫大海。

周冬媚赶紧问,啥事了?

张玉强两手抓头,似乎将要嚎啕,说,完了,我家着火了!

这么大的雨,他家却发生了火灾,周冬媚总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

你老婆孩子没事吧?她又问。

孩子没事,但我老婆悬了。他没有说完,就跑到了大厅门口。一辆救护车刚好呼啸而至。他知道,他老婆就在上面。

他没想到,他在医院撞上了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

他近乎疯狂地扑向抢救室。但他没有看见妻子的脸面。摆在他前面的是几张需要家属签字的同意书。幸好孩子没有事,随后被邻居护送了过来。父子俩相拥而泣。

遭此变故,周冬媚也把流产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忙着和张玉强跑上跑下,交费用,照看孩子,等等。张玉强身上现金不足,信用卡也用光了,加上周冬媚的卡也刷了,还是不够。

张玉强得回家找存折。但家被烧毁了,哪里还有存折?他急得团团转。

周冬媚想到了唐集,她想他会帮忙的。于是她给唐集打了电话。果然唐集爽快答应,火速支援。此时雨变小了,淅淅沥沥,好像上苍哭累了,哭不出来了。

不到二十分钟,唐集冒雨抵达医院,他的雨衣湿漉漉的,衣袖也全湿透了。他把五千元交到了周冬媚手中,说是刚刚领到的工资。周冬媚把钱按到了张玉强冰冷的手掌。

(饭厅有人叫唤,作家匆匆敲完几句,就离开电脑,走了出去。他大概要吃晚饭了。)

在医院大厅里,并置着十几排靠背椅子。傍晚,医生下班了,这里由熙熙攘攘变得冷冷清清。周冬媚和唐集并列坐在一起,对面坐着的是张玉强。他儿子就依靠在身边。

张玉强说,我家的火灾原因不明。说完他就沉默不语了。

周冬媚听了张玉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觉得自己的怀孕也是原因不明,不禁感慨万千。人生如戏,演尽了荒谬。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玉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她只有沉默。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整个医院都沉浸在浓厚的沉默之中。医院里面一片死寂。虽然灯火通明,但似乎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张玉强最担心的是妻子的安危。她还在抢救室里没有出来。她的父母都赶到了,守候在手术室门前。是唐集把张玉强叫下来的。他说我们得好好聊聊。这个“我们”当然是指唐集本人,还包括周冬媚和张玉强。张玉强的儿子年幼无知,当然不属于,但他旁听也无所谓。他听不懂。

唐集看了看张玉强,又侧身看看周冬媚,说,我们好不容易相聚了在一起。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

张玉强摇头表示不知道。

周冬媚也跟随张玉强摇头。

唐集又看看他们,解释说,假如有一篇小说,不管它是长篇,中篇,还是短篇,我们三个人,不,包括张玉强的儿子,一共四个人吧,都是这篇小说的人物,都被作家安排到了一起。你们会不会觉得好玄?

张玉强表示听不懂。

周冬媚也表示听不懂。

张玉强的儿子根本就不听话,他趴在爸爸的大腿上玩水杯。他喝完了水,只剩下水杯。

唐集对张玉强说,你家本来不必发生火灾的。说罢唐集又侧身对周冬媚说,你本来是不必怀孕的。

张玉强和周冬媚听了面面相觑,更是不知所云。

唐集有点得意地说,是作家把你们虚构成这样的。看唐集那副得意神情,好像他就是一个作家。

张玉强觉得有点道理,说,有道理。

周冬媚也附和说,是有道理。

唐集说,所以,我们不能任凭作家安排,我们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这句话让张玉强和周冬媚都惊呆了,同时豁然开朗起来。

张玉强说,如果这样,我家就不会着火了!

周冬媚也说,如果这样,那我根本就没有怀孕!

唐集点了点头,侧头对周冬媚说,特别是你,如果你没有怀孕,张玉强的火灾就不会发生,他妻子可能就不会死掉。

唐集最后一句预言式的话让张玉强震惊不已。他战战兢兢地问唐集,你说我老婆会死掉?

周冬媚也惊住了。

唐集看看张玉强,说,按我推测,作家会这样安排的。

张玉强立即表示不理解,也不可能!

倒是周冬媚隐隐觉得唐集说的有道理。但她又说不清道不明。接着唐集一番话让两人茅塞顿开,目瞪口呆。

唐集将身边的水杯拿起来,一饮而尽,像是喝酒一样豪爽。周冬媚知道他根本不会喝酒,也从未喝酒,于是她看见了唐集这个有点夸张的动作,觉得异常滑稽,说不出的滑稽。

唐集把水喝光了,把杯底亮了亮,继续斯条慢理地说,作家的如意算盘是,先让周冬媚无故怀孕,然后让张玉强失去妻子,这样张玉强就有机会娶周冬媚了,然后让周冬媚把孩子生下来。

张玉强忽然惊慌莫名,勃然大怒道,我不能让他得逞!

周冬媚则沉默不语。她可怜巴巴地看了看张玉强的儿子,他仍趴在父亲的大腿上,似乎睡着了。

唐集说,对极了,我们不能让作家随心所欲地摆弄。我们要活出自己的风采,牵住作家的鼻子。不能再被作家牵着鼻子走了!

周冬媚和张玉强都点了点头。周冬媚开口说,这谈何容易。

张玉强说,能救出我老婆,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

周冬媚有点嫉妒地瞅瞅张玉强的儿子。

唐集说,对的,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周冬梅点了点头。

(作家吃饱了,又回到电脑前,噼里啪啦,继续敲键盘。)

手术室门口,张玉强一家人苦苦等待。张玉强的的老婆被推进手术室七八个小时了,还在紧张抢救之中。她爸爸妈妈相互拥抱着依靠在座子上,一脸疲乏。

张玉强和周冬媚则坐另一边。儿子被别的亲戚接走了。唐集也赶回上班了。周冬媚本来也应该回去的,明天她要上早班。但她关切张玉强妻子的安危,准切地说,担心张玉强做什么愚蠢的事。所以深夜了,她还不离开,守候在旁。她准备相机行事,困了就到附近的酒店开个钟点房,天一亮就赶去上班,或者请假。

夜静得让人可怕,除了白花花的灯光,这里什么也没有。张玉强他们也保持沉默。张玉强神情悲戚,似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周冬媚靠在背椅边,闭上眼睛,似乎在打盹。

张玉强的丈母娘已经知道了周冬媚是张玉强的朋友。但深夜了还守候着,也太朋友了吧。于是,丈母娘不禁起了疑心。她仔细观察一下周冬媚,发现她真是个美人儿,脸蛋和身材都无可挑剔,甚至比自家闺女还要俊俏。是不是张玉强移情别恋了呢?他越想内心越是充满疑窦。

城市一边发生了大爆炸,冲击波打破了夜的宁静,把周冬媚震动了。她赶紧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窗看见城郊远处的事发现场火光冲天,腾起一个可怕的蘑菇云,几乎照亮了整个城市。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的警笛绵延起伏,乱成一片。可能又是某个化工厂发生了大爆炸,就不知道伤亡情况了。

张玉强仍无动于衷,只朝窗外瞅了瞅,还是那样神情悲戚,好像外面的世界与自己无关。也是的,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妻子的安危重要了。

倒是周冬媚发现了张玉强丈母娘可怕的眼光。她十分警惕地瞅瞅周冬媚,夹杂着疑惑,哀怨,愤怒。这是周冬媚从未见过的眼神,正时不时盯着自己,好像刚才的大爆炸就与自己有关,或是她周冬媚亲手策划的悲剧。

但很快地,她领悟到了,她是疑心周冬媚害她闺女。这样想的时候,周冬媚内心不禁打个寒颤,全身冰凉,好像此刻她正置身爆炸现场,成为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她无从辩护。她只有无所适从地坐着,也很想一走了之。

一个护士有点紧张地跑出来,告诉张玉强,你老婆需要紧急输血。但血库没血了,你们要准备献血!

张玉强说,好!他丈人丈母娘也围上来要求献血给女儿。护士对他们说,献血不是捐钱,直系亲属不能捐。你们是老人,也不要捐了。

护士说罢带领张玉强去抽血。周冬媚正好有机会跟上,好远离这个疑神疑鬼的老太太。护士知道周冬媚的情况之后,也不同意她献血,她说孕妇献血不好。

周冬媚说,我无所谓,反正我都准备流产的。护士看看她,好像看着一个精神病人,说,胡闹!

工作人员给张玉强血检,太幸运了,他的血型刚好与他老婆相符合。护士舒口气说,上天保佑!

周冬媚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凌晨两点多了,她挺不住了,就和张玉强告别,独自去医院附近的嘉燕大酒店住宿。

她没想到,就这么轻轻一挥手的告别,就是他们的永别!

后来周冬媚才了解到,第二天,他妻子需要紧急输血,但血库又调不来,只有依靠张玉强捐献。张玉强为了抢救妻子,佯装没事,竟把命搭上了。也不知道那些抽血的护士怎么搞的,把一个活人抽死了也不知道。

悲痛像一把利剑袭击了周冬媚的心脏,她一下子瘫倒在地,嚎啕大哭,捶胸顿足,撕心裂肺,抢天呼地。

(作家泪流满脸,停止了敲键盘,面对电脑显示屏呆坐着。他需要和小说中的人物对对话。)

周冬媚瘫坐地上,悲痛像波涛汹涌的大海把她吞噬。她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溃了,到处迷迷茫茫,如影如幻。

她听见了一个抽噎的声音,很低沉,虚无缥缈,像上帝,像幽魂,若有若无。

我就是作家。一个鬼魂似的的声音飘到周冬媚耳边。

周冬媚叫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冷酷无情!

我没有安排张玉强去死,是他决意要死,我也无能为力!

周冬媚吼道,你撒谎!

我没撒谎。我不想张玉强死亡。他死了,我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什么计划?

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正想问你,我干嘛神不知鬼不觉怀孕了?你的阴谋?周冬媚追问道。

是的。我刚写下你的名字的时候,就好像入魔一般,迷恋上了你。我希望和你生个孩子。然后做你的丈夫。

你是怎么计划的?

你还记得那次酒醉吗?唐集扶你回宿舍,我把自己当成你的心上人张玉强,尾随你们神不知该鬼不觉地潜入你的房间。待唐集离开后,我就趁你迷醉之际和你做爱。你什么也不知道。张玉强其实非常渴望私生一个孩子。这是他内心无法抗拒的愿望。

你好卑鄙!周冬媚咬牙切齿道。

我也没办法。你太爱张玉强了,以致发誓不再嫁人。我只有依赖张玉强和你发生关系。

周冬媚恍然大悟,又问,那次在张玉强家,是不是也是你的阴谋?

没错。张玉强的老婆是我故意支走的,我得借张玉强的身体和你做爱。可惜她走得有点急,忘了拿身份证。张玉强这个人也太矛盾,太紧张,不太配合,这你知道的。他太爱他的妻子和孩子了!

周冬媚疑惑地问,作家,你说你是另一个张玉强?

可以说是吧。我像是鬼魂,可以附身于我的任何一个小说人物。

太可怕了!周冬媚说道。她又听见了低微的哭泣声,就问,作家,你为什么哭?

我真失败,竟然控制不住我小说里的人物。没想到他们也能坚守自己的立场,走自己的路。而且我最后还被他们感动了。我原以为我的计划可以完美实现,可是如今,只能半途而废,功亏一篑。

这是报应!周冬媚冷笑道。

你可以不流产吗?我求求你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

这似乎就是张玉强的亡灵在哀求,然后消失在空旷的原野。

周冬媚忽然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她想念张玉强。她其实也一直想怀上他的骨肉,然后好好抚养。

作家最后小心翼翼地说,你不流产的话,我的小说或许还可以完美收笔,我作为张玉强又可以再一次做父亲了!那是我们共同的儿子啊。

她听后激动得泪流满脸。

(作家抹掉眼泪,兴奋异常,噼里啪啦敲下小说最后两行。)

张玉强的妻子从鬼门关挺了过来。

周冬媚放弃了流产。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32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陈彻
  • 2019-09-12 20:54:47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5000邻家币
  • 秦锦屏
  • 2019-09-08 20:40:19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3000邻家币
  • 秦锦屏
  • 2019-09-07 23:17:57
提名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 陈彻
  • 2019-09-01 23:19:12
提名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 淘书乐
  • 2019-08-18 10:53:20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3000邻家币
  • 涸辙之鱼
  • 2019-08-18 10:51:54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3000邻家币
  • 健字号
  • 2019-08-18 02:30:1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
  • 2019-08-17 08:29:56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5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
  • 2019-08-16 18:17:07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5000邻家币
  • 曾楚桥
  • 2019-08-16 18:16:59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5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