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梅
  • 1000
  • 4条
投稿轶事
  • 海选入围

看到一则主题征文启事,觉得自己写的一篇文章很适合征文要求,于是便信手将三年前刊登在省城晚报上的那篇文章投了过去。没想到很快登了,虽是意料之中,但我依然很庆幸。因为,像我这样水平的人,是不敢轻易投稿的,投了也是白投。为了不伤自尊,我向来小心翼翼,不找不痛快。

过了很久,收到主办方的通知,说我的文章获了三等奖。这自然是一份意外之喜。更没想到的是主办方还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表彰会。那个周末的下午,我高高兴兴的去了,且去得很早。到了会场,我看到主办方右手坐席上的席卡,不禁大为惊叹,因为那上面的名字都是我在报刊上经常看到的本市重量级的知名作家。天哪,我要看到这些人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我关注了十几年的作家啊,我之前总是在报刊上看到他们的文章,也因此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对他们充满了崇拜之情。马上就要看到他们的真容了,兴奋和不安之情也随之而来。我不断地搜索枯肠,想他们的哪篇文章给我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可是,此刻我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真恨自己向来的粗心大意和浅薄。

在这次交流活动后,我的微信好友中多了几位作家,朋友圈开始蓬荜生辉,朋友们美文佳篇不断。我每天点开朋友圈,围观作家们发的每一篇文章,每一帧图片。我以一个朝圣者的心态欣赏着他们的文章,关注着他们的动态,卑微地为他们的每一条信息点赞、喝彩。渐渐地,我心中越来越不是滋味。人家的作品一个接一个,都是掷地有声的作品啊。而我呢?我几乎从没写一个字,更谈不上写文章。我那篇获奖的文章,还是四年前写的。我有一年没写文章了,我像得了自闭症一样,写不出文章了。为什么呢?

一年前的那次投稿真是大大挫伤了我的自尊心,让我麻木、失望、伤心。那时,我信心满满地写出了那篇自认为应该称好的文章。又赶上正好结识了一位市作协的业余作家,我将稿件发给他看,他看后称好,说愿意推荐到本市的一个期刊上。我听了非常高兴,盼望着这篇文章能上那个有份量的期刊。但后来,这位作家几次说要带我见见刊物的主编,要当面谈谈稿件的事。我退却了,以种种理由婉拒了。为什么主编要见作者呢?难道主编们都要见作者吗?算了,算了,我不要这样的发表。但那时,我真的觉得我写的那篇文章需要发出来,给很多人看,我想展示。于是,我不记得是怎样找到了那个推送文章的微媒体平台,将文章发给了平台的主编。当天,主编就让我联系上了平台的另一个编辑,对文章进行了修改。第二天,文章就在该平台推送了。我心里那个美呀!一阵阵的窃喜,一阵阵的幸福,一次次地关注阅读量。可那个阅读量啊,怎么也上不去。我其实也在那个平台的作者群里,之前看到别人的文章阅读量非常可观,我希望自己的文章也能那样。可是,我的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我以为这个微刊平台能迅速地推广我的文章,阅读量能成千上万,谁知只有区区两百多一点。伤心是说不出的痛,我只能暗拭伤口,默默难过。别人是别人,他们都是大作家,底蕴深厚,才华横溢。我是谁?我只是个卑微的工厂打工者而已。从此,我没再写。我知道自己不配写,写的东西无味,没人看,浪费别人时间。我一次次拷问自己,写作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写作?我似乎陷进了深渊,不能自拔。

以前,我虽很少发表文章,但我会经常写,稍有感悟我就写,写了发在博客上,自己的QQ空间里,发到集团公司的报刊上。我有几个铁杆粉丝,她们爱看我的文章,总是鼓励我,给我信心。十几年的时光就这样缓缓地、不太上进地过去了,虽无多大成就,但终究也没像现在这样懈怠懒惰,不碰纸笔,辜负自己。我在不安和不甘中煎熬,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放下包袱,继续涂鸦。

当我写下上述文字时,我像是哑巴突然开了口……

  • 广告
    查看详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1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深圳老亨
  • 2020-10-14 17:36:55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