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白
  • 54000
  • 3条
我身所处的俗世
  • 周冠军

年猪

年前,是冬天最冷的时节,山村的冷是湿的,直接冷进骨髓里,还好,母亲已烧好了一盆炭火。烤了一会儿火,脸都烘得红红的,我发现屋里少了个人。是父亲,这会儿,父亲应该会戴个老花眼镜,坐在火盆边,很认真地翻看他从地摊上买回来的风水命理书。我说爸呢。母亲说理事去了,麻牯子走了。母亲钳一截木炭放进火盆里,说,前日还买了他的炭,他还少收了十块钱。

母亲总是这样,说起某个人总是要带出他曾经的好来。

麻牯子比我小三岁。我突然有点伤感,想说英年早逝,又觉得英年早逝这个词实在不适合他。

记得年少时,麻牯子父亲发叔曾多次说,要是我麻牯子不会读书呀,我就使劲地打,使劲地打。村里人皆掩嘴而笑。麻牯子读书实在不行,每年都要提一篮子鸭蛋回来。有年期终考试,竟然睡着了,口水将试卷湿了个拳头大的洞。这样的人,就是把他打死,成绩也好不起来。发叔到底舍不得打他,至死都没抽过他一场竹鞭子。他只有这一个儿子。

太穷了就会穷出邋遢名来,发叔邋遢名在村里要排第一。捡了一个讨饭的女人做老婆也没陪他几年。据说是两口子吵了一场架,喝了一瓶乐果下去。此后发叔再也没娶上了老婆。发叔指望儿子长大了有出息老了有福享,看来这也只是想法而已了,但发叔并不沮丧,日子还得过下去,有时聊天聊到高兴的地方,一样会哈哈大笑,只是未及麻牯子长大他就走了。麻牯子十六岁时,发叔去山上砍柴,被蛇咬了,硬是没救过来。他腿上有四个齿印。父亲翻了翻三世经,说,那是寻仇的来了哟。

多赚到钱来,村庄里的人用这个理由跑到外面去。麻牯子却一直固守在村庄里。一次我去邀他外出。他说,我才不去哩,外面一个熟人都没有。我想他也对,一个上学老提鸭蛋的人,实在不适合外面的花花世界。在家里,好歹有几亩田,还可以去上山砍柴烧炭换点钱。

麻牯子三十五岁才有了老婆,还是做邻村吴家的上门女婿。岳父一条腿是拐的,岳母是个病坯子,去菜园里去摘菜都累得喘粗气。老婆倒是好手好脚,就是有点傻,数一百个数没问题,加减乘除就会糊了。还好,两口子干活都舍得下力气,笨一点就笨一点,干活无非是延长点时间。富裕肯定说不上,就是日子能过得下去。他有时会挑木炭来村里卖。村里人说,麻牯子,还可以哟。他便裂嘴笑了,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前些年我做生意亏了血本,沮丧着回村里疗伤。镇街上看见麻牯子在卖木炭,便走过去,抽了几支烟,聊了一会儿一天。感觉他这样过日子也是挺不错的。不谈理想也可以过生活,像我这样,使着劲儿折腾,还不是两手空空。钱并不因为我的努力而受感动。我突然有一种大彻大悟。文字就是从这个时候捡起的,然后进一家企业做内刊小编辑。

他怎么就走了呢?我坐不住了,得去送送他。

他就葬在鹅卵岭。

到底是过年了,送葬的人还真不少,两个村庄,差不多家家户户都派了代表。看着松松散散的人群拉成一条白线,想,有这么多人相送,九泉之下的麻牯子也该裂嘴一笑了。若不是恰逢过年了,恐怕抬棺的人都找不到。他的两个儿子,一个九岁一个七岁,抱着灵牌走在前面,傻女人跟在身后。她们脸上也没过多的悲伤,木呆呆的。天空下着米头雪,冷风鞭子一般抽过来。一个傻女人,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麻牯子你也真狠心。

鹅卵岭那儿有块擎天石,孤独地矗立在山腰上。关于擎天石,村里有些传说。有说石顶上藏着一把可斩妖除魔的宝剑;有说石顶上常有神仙来聚会,喝酒唱歌下棋;有说石顶上有很多珠宝,由几条大蛇镇守……小时候常来此砍柴,玩耍,少不了仰起头,对传说升起向往,若是能爬上去……擎天石太大太高太陡峭,谁也无法爬上去。小时候只是偶尔想想,长大了就彻底忘了。如今擎天石周围的柴火全部砍光了,旁边有个小炭窑。麻牯子的木炭就是这里烧的吧,在这里安葬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归宿。有人发现擎天石上搭了云梯。我走过一看,老天爷呀,已搭了很高很高,但这很高很高地只到岩石的半腰。全由木条与红藤扎就的,这是一项不可思议的工程,麻牯子耗费了多少精力呀。我突然记起,小时,我们曾说过,谁要能爬上去,就封他做大英雄。大家都摇头表示当不了英雄,唯独麻牯子拍了拍胸,说他就可爬到石顶上去。我们还当笑话耻笑他,说你一个老提鸭蛋的人,还想当英雄?麻牯子脸都被我们笑红了。

我的心里不由一紧,仿佛看见麻牯子,沿着云梯一节一节往上爬,也不知爬到哪个位置,然后像落叶一样飘下来。

村里人都说麻牯子脑子傻出毛病了,爬什么擎天石,这下好了,把命都爬丢了。父亲说,生死是命中注定的,他不爬也会出别的事。三世经里说,过年前几天死,前世是猪变的。我抬头望山下,过几天就是过年了,此时,有不少人家,正在杀年猪吧。


野心家

稻谷收进了仓,村里人便聚在背风的墙脚下聊天晒太阳。

曾抱才说:我要在葫芦丘里种上清一色的包菜。他用手指着那丘田,感觉是为了指得更清楚准确点,特意站到柴堆上。他那样子很像个大将军,为攻占某座城池爬上山头看地形,豪迈得很。我想起苏东坡的词,遥想公瑾当年。

葫芦丘是村里最好的田,足有五亩。村里的田如补丁一样散落在山的褶皱里,小得可以与巴掌作比较。葫芦丘无疑是村里的田胆。这是他抓阄抓到的。或许,他是觉得拥有村中的田胆,才萌生要种满包菜的想法。

对于他的意气风发,大伙一点都不感兴趣。有人说镇街上来了马戏团。有人说前天村长骑摩托车跌到阴沟里了。有人说学费又涨价了。有人说明天要去赶墟。说镇街上来了马戏团的,是喜欢看戏文的金生保。说村长掉阴沟里的,是木工陈师傅,前几日村长以乱砍乱伐的名义收了他二十元罚款。说学费又涨价的是王友生,他家有三个孩子在上学。说明天要去赶墟的,是东平仔,他想挑担芋子去卖。当时我也挤在人群中。现场给我的感觉是,人虽凑在一起,但思想是各跑各的道。我想用各怀鬼胎来形容,又想不对,各人怀的真不是鬼胎。

曾抱才一点儿都不在乎大伙不感兴趣,依旧兴奋地描绘他的蓝图。这一丘包菜种下去,该收上多少钱哪。他打算用这些钱买一部摩托车,当时村里只有村长有摩托车。

他这样子可以说是具备了领导素质。领导在台上讲话,知道台下没人听,却依旧讲得认认真真。有人说,屁,他怎么够得上做领导。我想把曾抱才类比做领导真是有点抬举了他,他顶多能算个野心家,一个乡村野心家。

对,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是个野心家。

我们那儿,没有冬种的习惯,稻子割完了,田便闲在那儿,勤快一点的,赶牛过去犁一遍,好让寒风雨雪霜把虫子冻死,把田土冻松。曾抱才却打算种包菜。一丘五亩的田呀,那能收获多少包菜,可能要堆满一间大大的屋吧。想到这我就在心里猛打感叹号。没有野心的人,想都不会去想。

屁,这能算野心吗?村里立即有人反驳我,这算野心的话,村里哪个人没有?

我一时怔在那儿。

真的呢,按曾抱才的标准去衡量,村里哪个人没有野心呢?王家良想在稻田里多收几担谷子,猪栏粪牛栏粪塘泥使劲地挑到田里去。东平仔想建栋房子,隔三差五往村委会跑,我的宅基地批了没有哩?广东仔想学木工手艺,常请陈师傅喝酒。王友生想把那几丘山坑深泥田改造成鱼塘。董六古抓回二头母猪,决心做个养猪专业户。就是麻牯子的父亲发叔,一个邋里邋遢没人瞧得起的男人,也是有野心的,希望儿子将来有出息。喝酒算不算野心?对于爱酒的酒壶子来说,真应算个野心。他常跟我说,我这一辈子呀,就是想喝掉一火车皮酒来。

村里人的野心都不大,只是想让生活过得更好一点。野心一旦与日常生活丝丝入扣得太紧了,就很容易被忽略,以至于连他们自己都不以为这是野心。

曾抱才不但是个野心家,还是个实干家。我们去山上砍柴,他赶着黄牛在犁田。我们去镇街赶墟,他手持锄头在整地。我们去村店里打麻将,他在一株一株种包菜。他整个冬天都在田里忙,除草、打药、施肥,把自己弯成一个小点点。一转眼,包菜长成大白球,郁葱葱,排列得很壮观。我想要是下一场雪的话,更具画面感。村里人忍不住要高看他了,有几个表示明年冬天也来种包菜。

眼看着野心家的蓝图就要摘胜利的果实了,他自己从未想过的事情一下子把他打败了。包菜收成了没人买,烂了一田。乡村人家,家家户户都会种菜,谁会去买他的包菜呀。他伤心地喝了两坛米酒,醉哭了。他老婆骂了他一整个冬天,累苦了一家人不说,还喝掉了两坛酒,那是准备过年招待亲戚的。

开始,我以为他会从此一蹶不振,可没过多久,他就是表示要养二百只鸭子。这些乡村野心家,生活是不充许他们一蹶不振的,田要种、猪要养、钱要赚,日子要一天一天过。失败算什么?哪个人没失败过?乡村人的野心本来就不算大,失败也只能算个小失败。

开始是村里的年轻人,发现了村庄是个不太适合野心生长的地方,一个个飞到山外去,表面上是老实打工,其实是接着栽种野心。大一点的野心种不起,就种小一点的。人都明白,要是没有野心的日子,就是一潭死水,活着也失去了味道。接着,村庄里的中年人,也学年轻人的样,飞到山外去种野心了。村庄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在种野心,显得那么力不从心了。村庄里的田土大多长野草了。

曾抱才就是为数不多留在村庄里种野心的人。他还萌生了哪些野心,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不是每年过年要回一次家,照个面,抽上支烟,聊会儿天,我可能会将他从记忆中删除。

前年过年回家,村前村后转了几个圈,不见曾抱才出来聊天。父亲告诉我,他瘫了,喝醉酒骑电动车跌到吊坎下,手脚没摔坏了,倒把脑子里的血管摔爆了。父亲说,你应该去看他,自从瘫了,他屋里冷清得鬼影都捞不到。我走进他屋里,污秽浓烈,呛得人很难受,这就是没人愿意去看他的原因吧。他看见我,有点激动,想挣扎着起来,结果是连头都抬不起;啊、啊,想说什么,却吐不清句语;两只眼睛本要流出泪花来,却只是嘴角流出一滩涎水,有点黏稠。我想起他曾夸过我父亲的二胡拉得好听。


音乐家

父亲有把二胡,就挂在吃饭桌边的墙上。

吃饭时,二胡就在墙上看着我们,但我们不看二胡,只闷头吃饭,大口大口地扒。锅里的饭不多,还掺了不少青菜进去煮,扒得快一点,有可能多抢到一点进肚子。一家七口人,只有父亲一个人,扒两口饭,抬头看一会儿二胡。母亲用筷子敲了敲桌子,说,看什么看呀?还不快点吃饭,饭都被几个饿死鬼抢没了。父亲说:不要吵,我在跟二胡说话呢。

瞧你爸,母亲忧心忡忡地跟我说,已经被二胡烧坏脑子了,我真想把那臭二胡烧掉去。它肯定妖精变的,你爸迷得饭都不晓得吃了。

人是铁饭是钢,肚子里没装到饭,干起活来就没办法如钢铁一样强。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母亲还指望他多挣到米饭来吃。我们兄弟姐妹没有母亲那么高的觉悟,父亲吃饭时只顾看二胡,我们正好多抢到几口饭来吃。为此母亲用竹鞭子抽了我们好多回,你们这些吃货呀,就知道吃,长这么大了,怎么一点都不会想事。

母亲是打过很多回主意,把父亲的二胡烧了。有一次我见她拿到了灶膛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回来。她那样子是气得好苦,拿二胡的手都在抖抖动。二胡重新挂到墙上后,母亲坐在灶膛边,暗自垂泪。小时候我怎么都想不清楚,一把二胡,怎么会弄得母亲流眼泪呢?长大了才知道,我亲亲的母亲呀,除了担心父亲没吃饱饭,还另有原因。

村里下放了一户城里人,男主人也喜欢拉二胡,还写得一手好粉笔字,在村小学当老师。我们叫他胡老师。除了上课时间,他基本都在拉二胡。村里来了个喜欢拉二胡的人,父亲找到了知音,每至夜晚,就带着二胡去找他。两人坐在池塘边上,也不说话,他们用二胡的音律说话。月光如水,二胡声一定会钻进水里,鱼儿们是否在听,我不知道。反正是乡村静寂的夜晚,只有二胡与蛙鸣声。想想还是挺美的。

陈老师的二胡声,引来了邻村一位姑娘。姑娘说找到了爱情,陈老师家里爆发了持久的战争。二胡一定是妖精变的,母亲逢人便说,不但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还会把女人变成狐狸精。

父亲喜欢上了二胡,大概是十五岁的时候,村里来了唱采茶戏的。全村人都去看戏。村里人看的是才子佳人,糊涂的县官,机警搞怪的小丑,还有包青天那把铡刀。父亲却伏在戏台边,眼睛与耳朵,全在一位拉二胡的老人身上。戏完了,人散了,父亲还站在戏台下,眼巴巴地望着老人。老人便送了他一把二胡。

母亲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父亲只是个种田佬,不是陈老师,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变成狐狸精。

同样是喜欢拉二胡,陈老师因为是城里人,却得到村里人的认可,而父亲,却成为村庄里的笑料。一个种田佬,累得狗一样,还拉二胡,脑子有病了。每当父亲的二胡声响起,就感到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耻笑。我在屋里呆不住了,走了出来。外面有几个男人拦住我,用手我摸我的头,一脸坏笑:春赖子,你爸又拉上了。拉上了三字是那么地尖锐刺耳,我惊恐地躲开,躲在某个阴暗角落里,恨恨地想,我怎么会有那样的父亲哟。

事实上,父亲没有多少时间拉二胡,从天朦朦亮到天麻麻黑,他都在田土里干活。种田人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只有晚上时间或冰雪封了大地,父亲才从墙上取下二胡。二胡声响起时,父亲的世界里只有音律。母亲洗碗洗衣,不在他眼中,弟妹们的争吵嘻闹声,也入不了他的耳。他全神贯注,已与二胡融为一体。

如今喜欢写字的我,已能理解父亲,活在世俗中的人,内心世界需要种一棵树,二胡就是父亲种的树。当我能理解父亲时,他却不拉二胡了。他去镇街地摊上买回不少风水命理书,戴着老花眼镜,一个字一句琢磨得认真。我想这样也好,人老了总要有点爱好,留守老屋,不至于太寂寞无聊。拉二胡与研究风水命理一样是内心世界种的树。可是有一天,父亲故作神秘地说,春赖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领我到山上,指着一处说,我看了很多地方,就这儿风水好,将来我老了,就葬在这,可以保佑子孙后代有出息。

我鼻子一酸,很想大哭一场,还是忍住了。


把酒歌

还未走进屋里,就闻到一屋子的酒气。月光把屋罩住了,仿佛也喝醉了酒。屋里没亮灯,大门洞开着,月光把门印在堂屋地上。我大声喊,酒壶子,酒壶子。喊到第九句还是第十句,才有了应声,哪个呀,我正在喝酒哩。酒壶子的声音,像是刚刚唤醒的醉人。

出门时遇上了麻姑。麻姑说去干吗。我说去酒壶子家里一下。麻姑说酒壶子家里有什么好去的哟,不如跟我去打麻将。我说不行呀,他儿子托我捎了二百块钱。麻姑说那你快去快回,我等你哩。又说,没用,酒壶子一定会拖住你来喝酒,很难脱身的。

我走进屋里,脚趾踢到一个酒瓶子,酒瓶子再撞酒瓶子,咣当咣当响成一片。我说怎么不开灯呀。于是灯就亮了。我四下一瞧,啤酒瓶白酒瓶满地都是,墙脚下门角背床底下堆成小山。我说,你怎么不收拾一下呀?他说,我喝了这瓶酒就收拾。脏兮兮的四方桌上,零乱地站着些空酒瓶,有一瓶还有一半。我想起秋保拿钱给我时,本来是给了五百,又抽回去三百,说,再多也是买酒喝,怎么不喝死呀。我把二百块钱递过去,说这是你秋保给的。酒壶子呵呵地笑了,说,又可以买上八箱啤酒了。

酒壶子喜欢喝酒,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是在喝酒,就是处在醉酒的状态中,摇摇晃晃,手中抓瓶酒,走几步,倒一点到嘴里,让人看了都担心。事实上有很多回,他醉倒在路边上,像条死狗。有好心人劝说,能不能少喝一点呀。他说,怎么能少喝?我的目标是一火车皮酒,还差远呢。

村里人都喜欢喝酒,但不会像酒壶子那样烂喝。村里人喝酒是喝气氛,比如说哪户人家摆酒席,大伙儿三杯两盏下肚,开始猜拳行令,大声说笑,把酒席的喜庆喝出来。酒壶子呢,有酒席吃,固然是从开席喝到散席,直喝得瘫倒在桌子底下。平时就不用说了,酒从不离口,就是去田里干活,别人带的是开水,他带的是酒。一个人喝酒,一旦没有了节制,就会惹人看不起。有一次,他喝得半醉的样子,对我说:你不要听信那些人胡言乱语,我喝酒是有目标的,一火车皮的酒,想想看,那么多,就没白来世上活一回。于是我想,一个人喝酒多是喝闷酒,然他不是,他决不是借酒浇愁,他是在喝理想。

年轻时我也喜欢喝酒,那是受武松的影响,想喝出一身的豪气来。可每喝一回酒呀,酒量就降一点,终于一小碗就会醉趴下。我趴在地上痛苦地想,这一辈怕是永远当不上武松了。我不喝酒了,酒壶子还在喝,不由对他心生敬意。

酒壶子年轻时,有算命先生对他说,有酒八两。酒壶子骂他放屁,八两,若是啤酒的话,嘴巴都没打湿。算命先生就解释,八两酒不是指八两酒,而是指很多很多的意思。酒壶子问很多很多到底是多少。算命先生想了想,说大概是一火车皮吧。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酒壶子就立志要喝掉一火车皮的酒来。他常说,人是要顺着命走的。

酒壶子喊我也来喝酒。我说你喝酒怎么不开灯呀。酒壶子说,省几个电费哩,好多有一瓶酒喝。我说外面有月光,月光下喝酒,应该很有意思的。他说对呀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哟。然后就动手搬桌子,桌子只摇了一下,就不动了。哎呀,这桌子是不是长了根呀,怎么这么沉哟?他说。我问他今晚喝了多少酒。他说没多少呀,四瓶啤酒都还没完了。他的目光就看着桌上那半瓶酒,看着看着,突然趴到桌子上哭起来。我问你怎么哭了。他问我,你在外面见过火车,一火车皮酒到底有多少?我想了想,应该有二十卡车吧。酒壶子说,我就是为这哭的,哎,我能活到七十岁,要算老天很照顾了,我今年都五十五岁了,可这酒,满打满算,还没喝掉十卡车,这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以前喝十瓶都不醉,现在四瓶都没喝完就醉了,我是心里着急呀。


麻将的麻

刚回到家,还未从车上下来,麻姑就小跑步过来,大声说:你才回来呀,我麻将都打了三天了。

麻姑喜欢打麻将,喜欢到痴迷的程度。她曾说过一句话,活着若没有麻将打,那活着一点味道都没有。如果你读过方方的小说《花满月》,就会有更直观的了解。对了,对麻将的热爱,麻姑跟花满月有得一拼。

我曾以麻姑为原型写过一篇小说,说她沉迷于打麻将被前夫休了,落得再嫁一个残疾人。媒人说合时她有言在先,老娘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就是不能阻止我打麻将。她一心扑在麻将桌上,不顾家里有无米下锅。打麻将有输有赢,输成空军时就偷家里的米卖。爷爷担心残疾儿子发现家里米少了与媳妇打架,主要是怕把媳妇打跑了,好不容易聚合的一个家就要散了,便来偷我家的米填她家空。一次偶然的机会被父亲发现了,父子间发生一场口舌之战,正巧被路过的麻姑听到了,于是,她幡然醒悟,过日子不能老打麻将。这是一篇有点正能量的小说,发表在《岁月》杂志。

真实的麻姑并没有醒,也不是天天扑在麻将桌上,田里家里的活照样干,只是一有空闲就吆喝着打麻将。她老公要她跟着出去打工,她赖着不肯出去,原因很简单,进了工厂,一天十二个小时天天上班,哪有空闲打麻将。老公跟她吵,没用;揍她,也没用;有一回打得她皮开肉绽呼天抢地,还是没用。最后是她老公拿起农药瓶,说你不跟我出去打工,我就喝下去。她才投降了。不过她有个条件,过年回家,她要天天打麻将,家里什么活都不干。她老公也答应了。春节时间打打麻将,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出格的。

你知道吗?回来的路上,我都听到麻将的声音了,心都野了。她说。

你知道吗?憋了一年了,我都快憋死了。要是没有了过年,我都不知道怎么活。她接着说。

麻姑的麻将打得倒不大,一天输赢下来也就是两三百的样子,她就是喜欢过一下摸麻将的手瘾。对于其它的赌博,炸金花、斗地主、斗牛、滚筒子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不像村里有些年轻人,趁着春节可以放肆地玩,下狠劲赌,一万二万,眉头都不眨一下。外出打工,如果工资不是很高,一年下来,省吃俭用,顶多能攒到两三万块钱。过年花掉一万,牌桌上输掉一两万,基本成为空军,一年的工白打了。相比之下,麻姑这点爱好,倒显得可爱。

春节这段时间,麻姑是天天扑在麻将桌上,吃饭都含着走,小跑步去抢位置。她老公也真的履行诺言,不要她干家务活,所有的家务活都由男人包了。有时有闲空,还会站在旁边看她打。见她赢了钱,把脸上所有的褶皱都转换成笑容;见她手气不好,直摇头叹息;见她出错了牌,就着急。麻姑就挥挥手,叫他滚一边去,再说,赶快去做饭,饭做好了没有哩?她老公就嘿嘿地笑。

我初五就要回公司上班,她见了就惊叫起:这么早呀,你那是什么公司哟?一点人性化都不讲。瞧,她还知道讲人性化这个词呢。她再说,我是还有五天麻将打,五天呢。她伸出手,五个手指张开,仿佛多有五天麻将打,已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我也是个喜欢打麻将的人,早些年,一有空,就吆喝人打麻将。如果不是喜欢上了写字,对打麻将的热爱程度一点儿都不会比麻姑低。我想起了李建军对小说《花满月》的评论,“在这个低俗的愿望里,蕴含着她最大的欢乐,也包含着她最大的人生梦想。”

低俗就低俗吧,谁叫我们是小老百姓呢。某些低俗的爱好,在我们小老百姓这,应该用崇高两字来形容。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54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黄元罗
  • 2021-07-30 14:31:16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Inna
  • 2021-04-21 17:09:51
点赞了10元(1000邻家币)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520周冠
  • 2021-03-22 00:05:00
打赏了48000邻家币,共计48000邻家币
  • 别看了
  • 2021-03-21 22:55:48
打赏了2000邻家币,共计2000邻家币
  • 黄元罗
  • 2021-03-19 14:33:53
打赏了2000邻家币,共计2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