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文桂
  • 0
  • 0条
追尾


 “师太,别来无恙。”信息来自陌生的号码。是谁恶作剧呢?“师太”这个绰号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我:“你谁啊?” 对方:“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同坐一辆地铁,却脉脉不得语。”
      我:“我认识你吗?” 对方:“相逢何必曾相识,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你看,这就是缘分啊。”
      素不相识的人,居然知道我叫“师太”,难道只是歪打正着?算了,每天烦心的事情多着呢,就当是愚人节的玩笑吧。可信息几乎天天出现。对于他的执着,我觉得有点可笑,一个路人甲,值得么?但没有造成不必要的骚扰,也就听之任之,我的策略是:坚决不搭腔。他愿意演独角戏,就让他过足戏瘾吧。只是,我渐渐对他充满好奇,这个潜伏在同一辆地铁时时刻刻窥视着我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有着什么目的?
      我去公用电话亭拨打给我发信息的号码,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您好,请问您找谁?”
      我不是花痴,但我承认被他的声音吸引了。遗憾的是:通过声音,我确认我不认识他。
      打了那个电话之后,我觉得自己日益有花痴的迹象了。因为我绞尽脑汁想和“长老”联系---既然他叫我师太,我就顺水推舟称他“长老”了。但我又想不留痕迹,真是伤脑筋。
      没等我想好借口,机遇的大门不期然打开了。那天在地铁上,一声沉闷的响声伴随着紧急刹车和惊恐的尖叫,我随着惯性摔倒。
      地铁追尾了!这是我醒来后知道的消息。睁开眼看到医院满是伤员。一双关爱的眼睛看到我醒来,他长长地出了口气:“你终于醒了。”虽然只有五个字,但我一下就听出来了。我脱口而出:“你就是给我发信息的长老?”他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道:“正是贫僧。”旁边一阵哄笑。我后来知道,长老在我跌倒的时候拉了我一把,并且极力护住我,避免让慌乱的人群踩踏。而他自己则因此受了伤。我要看他的伤势,他轻描淡写的说:我没有那么娇贵,一点点皮外伤,不足挂齿。
      得来全不费工夫。于是在地铁上相视而笑,在手机里互相交流成为每天的功课。在光棍节前夕,在他无数次表白后,我袒露心迹:“我贱贱地,贱贱地爱上你。”他回:“师太,你就是贫僧心中的魔,贫僧觉得离你越近就离佛越远。”我:“可我周围的人说我们的相遇相识虽然浪漫却不靠谱,说我有病。”他:“其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患了相思病,你也有病,我也有病,那就让我们交叉感染,用一生的时光为不完美的生命疗伤止痛。”
      于是,我们约定在光棍节当天参加最后一个单身party,我们心照不宣的是:结束单身生涯。
      但最后我终究没有赴约。一起车祸阻扰了我的计划。一个被撞倒的路人气息奄奄地躺在路边,想到地铁上的遭遇,我拨打了急救电话,并随后去派出所协助调查。在事发现场监控录像中,我突然看到比现场血迹更令我恐惧的画面:长老经过了现场,他瞥了一眼,有过一丝犹豫,而后快步离开了。当然,同样冷漠的路人,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我的心在看到他之后就猛烈地抽搐起来,不能自已。
      电话响了,但我选择关机。回到家,我留言:曾经以为你是我生命的守护神,但是我现在改变了看法。每个人的生命价值是同等的。漠视同类灾难的人,不应该成为我一生的托付者。你救助我那一刻在我心中是高大的,但十五分钟的英雄比不上一个星期的正常人。不要再联系我,我们已经是擦肩而过的列车,不再有交集。原来我以为遇见的爱情,看来只是一次轻度追尾。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0邻家币,详情如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