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飞泉
  • 6000
  • 18条
​告别,或继续,关于邻家的部分
  • 海选入围



2021年提名结束了。作为文学的引路人,邻家文学社区和睦邻文学奖带给我的,无法用言语衡量。每一年,我都会做盘点,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方式表达这种情感。因此,我说的“告别”不是说离开邻家,而是可能不参加赛事了。“继续”,当然是说会继续写,评,互动。

自2015年的6月10日,我在邻家发表的第一组作品《大地还习惯被黑暗接管》开始,我就一直没有停下笔,写写写,发发发。我所参与的七年来,共发表153篇作品,共有26篇作品入决,得到25位老师的37个提名,令我感动不已。我也许是历年提名作品最多(26篇),也可能是单季度提名最多(2015年、2017年各5篇)。

五年来共得到胡野秋老师,虞宵老师,孙夜老师,王元涛老师,张樯老师,朱正安老师,王威老师,王国华老师,费新乾老师,唐兴林老师,郭建勋老师,廖令鹏老师,刘洪霞老师,欧阳德彬老师,张军老师,曾嵘老师,张尔老师,唐小林老师,朱铁军老师,秦锦屏老师,蔡德林老师、文夕老师、陈彻老师、王顺健老师、段作文老师的提名。

他们的点评总让人受益匪浅,深入浅出的剖析,或哲思、或说理、或华彩、或犀利,直点文章痛处,我经常会翻出这些评语,重温那些鼓舞人心的美好瞬间。文字不灭,一切皆好。


附1:26篇入决作品

2021年:

组诗《雪中的蓝色知更鸟》

2020年:

组诗《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组诗《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

非虚构《庚子年疫事》

非虚构《园岭何时不入梦》

2019年:

组诗《铜质玫瑰》

组诗《我的二十六个地理图鉴》

组诗《人生如暮色降临》

非虚构《荔枝公园往事》

2018年:

组诗《光阴入怀》

组诗《冬日笔记》

组诗《致亲人诗》

2017年:

小说《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小说《雁字归来》

小长诗《迷雾》

诗歌精选《深圳苍穹下》

非虚构《葡萄入榨》

2016年:

诗歌精选《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组诗《子弹与蔷薇》

组诗《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

小说《地宫》

2015年:

组诗《守夜人》

组诗《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

组诗《荔枝公园》

小长诗《十夜谈》

小说《饶恕》


附2:25位提名评委的评语


朱正安《雪中的蓝色知更鸟》

那只蓝色的知更鸟,一棵残缺的树木,还有秋的风,一朵浪花,没有一条河流愿意穿过我身体……这一切都构成了蓝色的轻愁和生活的体悟,生活里的细枝末节张开触角,渗透在诗歌的血液里,不断内观探究着生命的底色,恣意流淌凝结成诗篇,飞泉的诗歌一如既往的意象缤纷,写得轻舞飞扬。


段作文《雪中的蓝色知更鸟》

我这辈子几乎没写过诗,所以,评一首诗感觉比写一首诗还难。说回这一组,蓝色确实是本诗的基调,蓝色光亮。这是一组色感极强的诗,银色的雪、月光、秋天的浪花,蓝色苍穹——诗中黑白、明亮、忧郁与畅快对照,恰好体现了这个世界的两个维度:美好与颓丧。独特的语言风格营造出诗意与文字的迷宫,看似充满复杂,其实犹如作者单纯、忧郁、积极、颓唐以及执着的复合性格。或许,这正是飞泉及其诗歌的迷人之处。


刘洪霞《雪中的蓝色知更鸟》

这是一组优雅而唯美的诗歌,在蓝色基调的萦绕中,蓝色的知更鸟、蓝色的月光海、蓝色的暮色、蓝色的秋天,所有丰富的意象都镀上了淡淡的忧郁,在英文中蓝色也有忧郁的意思,令人想到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蓝》,在蓝色的光影中展现出艺术审美的至极追求。诗人也是忧伤的,是忧伤的蓝色。


蔡德林《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

油画村的墙、阳光、爬山虎、凤凰木,和油画中的太阳、神女、贝壳,以及内心深入的琉璃花盏、镂空窗棂、晨钟暮鼓,都化作生命的一部分,“我们在一起,互为血肉”;这些诗的陌生感,体现在打破了空间的界限,将地理空间(油画村)、艺术空间(画作)与情感空间(诗人)融为一体;诗人找到了艺术之美与心灵视象的通感,在诗人的观照下,油画村的画作像幽灵船队,与我们一起经历那些迷人的爱与冒险。


段作文《庚子年疫事》

从个体感受出发,观察疫情社会,打量身边人事,于一个写作者而言,自然不可缺席。疫情在变化,或许,每个人的观点和看法也会改变。但文中提到的一些我们熟知的人事,或许多少年之后,我们仍会保持最初的看法。转眼已是立秋后,正如作者在文末所言:未来路那么漫长,没有任何比身体健康更重要的事情了。


秦锦屏《庚子年疫事》

作家记录时代,时代也造就作家。一场庚子疫事,引发网上多少抒情文字“浪奔浪流”!此文有强烈的代入感,从个体生命到芸芸众生都带着生命的痛感和热度,这是一份文学的情怀也是一份历史的记忆。


陈彻《庚子年疫事》

2020年改变了全世界。这一年的所有重大事件都值得记入历史。难得飞泉这篇如此全面且并不点到为止、兼具纵深观察、独立思考的“史记”展现在邻家,这是邻家文友之幸。


文夕《园岭何时不入梦》

今年好几篇写园岭的文章,质量都如此之高,令我难取难舍,园岭真是早年来深圳人的一个后花园,尽管她现在跟周遭摩天大楼已经格格不入……可她带着几十年深圳的人间烟火总是入梦来!


王顺健《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读刘郎与江飞泉的诗,消耗了两三个下午,本人出道也是个诗人,得到过刘郎的夸赞,顺带踩了我后来的非诗写作。诗歌是各领风骚三两年,到现在的三两月吧,少数人是一本书写作,多数人厚积薄发后,就是瓶颈。原因很多。飞泉的诗似在转型,一会沃尔科特,一个阿多尼斯什么的,每首诗的结尾几乎都有个“最后,终于”,是在告别也像在致敬与突围,又似被现代主义或者别的再次纠缠上。好在退缩与示弱的日常中,鲜嫩的触角仍饱含生命的汁液。


胡野秋《铜质玫瑰》

诗歌是不需要解释的,而一旦解释清楚的就不是诗了。关注江飞泉的诗很久了,其实他一直在变,一直试图突破自己,时时能体会到他的焦虑和烦躁。这组诗最能吸引我的是一种悸动不安的情绪,和当下都市人的普遍心境相合,而在诗里通过不断的隐喻和意象叠加,强调这种悸动不安,我不知道诗人的生活状态和情感状态如何,但从诗里我能感受到诗人在呼唤一种安全感,他把所有的不踏实都发泄出来了,剩下的就是踏实。


唐兴林《荔枝公园往事》

荔枝公园就像一个人生舞台。有人在唱歌跳舞,也有人在观赏。但更多的都是匆匆过客。不是吗?在深圳回首我们的过往,那些让我们忧伤,让我们欢喜的经历中,能有多少人在我们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记?这篇完全不同于叙述个人经历的散文,在现实与往事的时空交错中,为我们展示了作者在荔枝公园的一段昔日岁月。同时也成为了解荔枝公园和周遭环境的一幅最佳指引图。人生就是这样,总会来来往往。不管是入深圳,还是出深圳,经历了就好。


朱铁军《我的二十六个深圳图鉴》

江飞泉这组诗歌语感强烈,气韵和谐。这26首诗歌将作者在深圳生活的点滴融入其中,浓缩了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从某种程度上讲,这26个地理图鉴同时也是作者的26个精神空间。对于深圳的描写,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这26个地理图鉴足以完成作者对于深圳的书写。作者需要做的只是对其进行深化和避免因重复带来的审美疲劳。


刘洪霞《我的二十六个深圳图鉴》

城市是看不见的,却要以非虚构的方式为一座城市画肖像画。真实的的地理空间经过高度艺术加工后,是作者心灵中的城市以及城市的喜怒哀乐。虽然近年来书写深圳的作品有同质化的倾向,但是这组作品区别于任何人心中的深圳,这是独一无二的版本,融进了作者特殊的情感与审美。


郭建勋《我的二十六个深圳图鉴》

费了很大的劲,我估计,把26个字母都整全了。是行吟的足迹,亦是深圳行走的路线图。不管怎么说,这是诗歌日常性的一次体验,尽管这种体验未必发乎心,或有凑乎数之嫌。我特别钦敬俯身于地而抬头看天的写作者,依我看,江飞泉兄俯身于地是做到了的,这是笨功夫。写作这点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至少,不下点笨功夫是难窥堂奥的。邻家写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鼓励和倡扬“俯身于地”的写作。


秦锦屏《人生如暮色降临》


“人至中年,所有负担都如大海”。仅此一句,就让沉重的肉身潜入了海底,憋着情绪,大气不出。待缓下心境再深入细读,意蕴深邃,飞泉飞花!肉身与万物关联,哲思浮想联翩。诗句里有直立的骨头,有飞练的清泉。这是诗句的张力,更是人生的弹力,参透悟后的定力!


张军《人生如暮色降临》

这组诗歌是中年将至的重洗,梳理,整合,剖析之作,在语言风格和文字气质上更加符合现状,看似低沉悲壮,实则展示中年的坚韧,沉着,果敢与血色!如同第一句,“人至中年,所有负担如大海,如墙的波涛”。基调定下,波澜涌动,却坚定不移地夯实足下,向人生掀开壮阔的诗篇!同时,对旧物和人情的怀念与认知,也随着命运的华彩变得斑斓,足见到作者的至性至情,即便苦难与困境,也能成为人生界碑!


胡野秋《光阴入怀》

这是一组有灵性的诗,充满个人体验和奇特想象,在诗人的笔下,精神和物质是相通的,并无区隔 。文字节制,虽没有某些诗歌的张扬,但意图表达恰到好处。但是作者如果不要把如此庞杂的诗歌放在一起,只是让同类情绪的诗歌组合一体,效果也许更佳。作者也许还未完全领会组诗的要领,诗歌从不以量取胜,有时候一首诗胜过无数。越想刻意表现丰富,也许就越单调。


张军《冬日笔记》

诗人的诗十首是以冬季为主线,冷、静为主色调的力作。 一、从喧嚣的外部世界走入内心的宁静。从事物的内部去审视世界,关注人生,意象的营造看上去给人沧桑、悲凉感,仔细揣摩表达了孤独、沉思、疼痛的情绪,有疼痛感。 二、立意上不是去写赞美之诗,而是抒写的一种悲悯、坚强、隐忍的力量。 三、语言的张力很强。不是口语化写作,而是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的一些语境和表现手法,例如通感手法。


唐小林《致亲人书》

江飞泉的这组诗歌,读来令人感动。在当今,诗歌仿佛成了“不知所云”的别名,各种莫名其妙的分行文字多如牛毛。正因如此,像这样简朴的诗是多么难得:“坟头干净整洁,草木茂盛的触手,向南方/朝太阳伸展,叶片清明开朗/她的一生也是如此”(《祭拜祖母》)“你的笑依然故作轻松/我记得你有冰一样的疼痛”(《怀念叔公》)。好的诗歌就像钻石,闪闪发光,始终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它直接触摸到读者的心灵深处,并且让人记住。


王元涛《葡萄入榨》

私心喜欢这篇文字的理由是,给我补了一堂深圳生活史课,让我这种后来者,与这座城,更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对接关系。文字略芜杂。情绪流有剪裁的余裕。一些过渡与交代不必要。你一旦交代,考虑的就是自己,而不是读者。但它丰富,逼真,从阶层流动的角度,揭示了这座城基本气质的由来。尤其关于病痛的叙述,相当精彩。世界过于强悍,自感无力掌控时,病痛及对病痛的疑神疑鬼,就是生命在发挥伟大的自我保护本能。标题也是一个加分项。


费新乾《雁字归时》

飞泉真的是有才,和李瑄一样,诗歌、散文、小说,无一不精。诗歌连续得奖,今年就主攻小说了。这个停留于暧昧层次的爱情故事,被作者写得百转千回。深圳文学大咖与草原诗人,一精致一粗犷,一天南一地北,却通过诗歌大赛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有情饮水饱,虽然两人差距甚大,但地位和物质优越的女主人公还是愿意放下身段,主动去接近草原诗人。眼看是花好月圆,却不料诗人另有隐情,只留下“鸿雁”的传奇与“鹿回头”的隐喻。

飞泉的小说习惯剑走偏锋,像《地宫》、《小叔的葬礼》之类,写艾滋病和同性恋,压抑灰暗。这篇爱情小说,却从地底下到了地面,披上了温情的色调。换了一种风格,少了些尖锐,多了些圆融。


王国华《深圳苍穹下》

很喜欢这一组诗歌。如果说刘郎的诗歌干净、简练和清新,那么,飞泉就是另一个相对的极端:意向繁复,让人眼花缭乱;指向多样,总有一个出人意料;思维阔大,看似写人,却时时以天地为背景。比如《台风》,根本不需正面描述,简单几行诗,就把台风的冷和惨烈交代清楚了。其他几首诗歌都有这样的特点。点赞。


曾嵘《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这篇小说很美,文笔很美,主题很美!文中洋溢着美的气息和美的情感,就连疾病和死亡,因为有了亲情和友情等大量情感的填充,似乎都带上了美丽的光晕。爱情,随着失忆症已经消失,“我”试图重新找回它,却无疾而终,这有点令人遗憾。如果在治愈过程中,再加上一些关于爱情、亲情和友情的思辨性的对话或心理,增强生活的感悟,也许读者和小说的共鸣会更多一些。


欧阳德彬《迷雾》

诗歌缔造了一个似真似幻的迷雾笼罩的世界,赋予迷雾中的事物以深邃的诗意。应接不暇的意象,只有不断重读才能品咂出其中韵味。“飞蛾点燃翅膀,小猫飞上屋檐,灵魂走过牧场……”无不富有蕴藉和张力,促人思考生活的意义和生命的虚无。一首长诗,迷人而厚重。


张军《迷雾》

作者认为这是一首隐喻诗,我认为也是一首用象征手法写的长诗。在这个碎片化时代,难能可贵。 "倒春寒竖起头颅/从迷雾深处,衍生的词汇/比如暗杀、比如断头、比如/血脉喷涌/在落叶面具堆积的河滩近邻/枯枝遍布“让我们看见了迷雾的一种象征意义,迷雾暗喻社会现实,人生在迷雾中艰难前行:有雾的地方 长满罂粟;无雾之处,空旷如长明灯 诗人借鉴西方现代派的手法,有自己的探索,是我这次评奖看到的最厚重的诗。


张尔《迷雾》

奥登曾说,过去式的现实发生,或多或少会在其诗歌中有所隐喻与体现,对于诗本身而言,某种程度上是对诗人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事实上的确并非一件简单的事。面对迷雾一般的现实,面对虚无与迷茫,诗人在高度节制的叙述与抒情中,驾驭着诗歌独特的气息与节奏,这既实现了艾略特所要求的诗歌应该晦涩的美学倾向,又遵从了作者内心对矛盾冲突的介入与呈现,使诗努力接近米沃什所言的成为一种见证。很庆幸在提名尾声,没有错过这组作品。


王国华《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江飞泉的诗歌里有一种硬朗的物质,既可以支撑起宏大叙事,也能扶住那些忧伤的情绪、精巧的哲思。这就使得他无论写什么题材(叙事、即景、思考),都可以铺陈出一个差不多一致的背景,即属于自己的风格。尽管在意象和词汇的圆熟上还有提升空间,但本组诗歌已经是很成熟的文本,值得推荐。


刘洪霞《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诗人怎么可能“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诗人视诗歌写作为一种使命,某种崇高之物,在极致中追索与前行。江飞泉的组诗《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表面理性的背后,掩藏着一个巨大的深渊,这深渊里,有错落参差的思绪,有缤纷丰盈的意象,有‘’无法藏住的悲伤“和“深入骨髓的爱”,这些诗歌的尝试,即是人生的尝试,人生没有“中立”,只有在一次次极致的尝试中凝聚成诗。


朱正安《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如果说手中的笔是一只翩跹飞翔的鸟,那江飞泉写就的这些诗就是一缕清风,吹落了生活一树缤纷盛放的花。人生要怎样地绽放才能如梦中的繁花似锦,那就借由这文字的力量来传递这不朽的生命力,都化为诗意的美好。然而面对现实的生活,深圳密码则是: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事与物唯有客观地面对才不至于让我们彻底悲观失望,有诗就有希望的远方。此组诗比拟独特,联想翩跹,意蕴深邃,视野辽阔。


欧阳德彬《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不大懂诗,却以读者的视角感受到这组诗丰富的隐喻和高雅的情怀。诗歌注目现实中的琐屑事物,却有形而上的自然生发。值得推荐!


郭建勋《我对世间万物保持中立》

不太懂诗。不太懂,但仍可置喙,这是所谓评委的权力。这样说的意思是,参加比赛得有个好心态。由主观的人创作主观的作品,要求主观的评委作客观的评估,这事有点难。近些年,我做过很多次评委,也参加过些文学赛事,个中滋味,五味杂陈,得出的结论是:这事儿还真当不得真。喜欢文学,写点小玩意,乃志趣也,把志趣的事儿去求高低评判,这是把道德的事儿交法院,不好办。说这么多,意思是,假如我评得不好,请谅。


唐兴林《书房之歌:子弹与蔷薇》

优秀的诗人同时应该具备思想者的特质。在太多直观描摹生活、无病呻吟的诗歌表达中,这组诗无疑是深刻而凌厉的。愤怒与呐喊、悲伤与激越、沉沦与挣扎、眼泪与欢笑、无奈与期望等等的生活因子是这组诗的内核。好的文学作品就是要抵达某种事物的内核。生活于我们而言充满了太多的无助、无奈、绝望,但我们不能就此而麻木。在醇厚的诗歌语言和闪动着灵光的诗行里,我仿佛看到了诗人硬朗个骨骼和灵魂深处的高贵。好的诗歌如此触动灵魂。


虞宵《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

去年第一次做提名评委,第一次接触飞泉的作品,犹如走进宇宙洪荒,天地初开,惊艳和震撼感迎面而来!飞泉越来越汹涌、喷薄的创作激情,令人惊讶和惊喜。他的诗歌,瑰丽又奇特,气吞万象,豪迈不羁而透出婉约和深情,他写节气,写大地,写母亲,写落花,写书房,写得与众不同。对我来说,诗歌还可以这样写,不可思议!祝愿飞泉在诗歌创作的路上越走越远!


费新乾《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

飞泉真的是高产,小说、诗歌都出手不凡。这组《二十四个圳事》写得气势磅礴,诗情澎湃。看这组诗,感觉一下子回到当时看笑笑书生的《关不上的门》,同样的才气横溢,十八般武艺尽现,语言天花乱坠,精彩词句纷呈,让人眼花缭乱。从形式上,从技巧上都趋于完美。文无定法,当作者将文字表达到一种极致,这也是一种成功,或许有炫技之嫌,或许有形式大于内容之弊,但终是瑕不掩瑜,遮掩不住文字的光芒。只是以作者的才情,还需要为诗歌注入更多的感情,就像《冬至》那首,有血肉体温,有眼泪心跳。另外,作为组诗,是否能做到一个整体,做到1+1大于2?这很重要。


王威《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

飞泉的诗歌,是耐读的。需要一边细读一边静想,农家的二十四个节气,全都变成了诗人驰骋想象的指向性符号。由此引出的意象一个接一个,令读者应接不暇。这一组诗歌,格调铿锵,有一种类似呐喊的声音,代表了深圳的精神。如最后一句:温暖与热度会冲破寒流光,会最终从暗夜里,破土而出。


胡野秋《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

写自然节气的诗歌多如牛毛,但要写出新意颇难,这一组诗新就新在抓住了农历节气与都市生活的格格不入,甚至不断看见“反季节”,这就跳出了看图说话的藩篱。而且用词、想象也屡见新鲜。


廖令鹏《地宫》

语言有一种自然的吸引力,小说也洋溢着某种迷人的气息。我个人觉得唯一略有遗憾的是,从头至尾都是同一个音调,比如说D 调吧,这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小说的表现力。


虞宵《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

诗歌的名字一下子抓住了我。孤独又带着炽热的文字烧灼着我的心。有一种渴望、敏感、多情的情绪在里头萦绕。


王威《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

这一组诗,要费点功夫才能赶得上作者的思路,那么丰富的想象力,驰骋于天地之间。从故乡到生活的这座城,从午后到午夜,那些跃动着的动物和植物,牵扯出来的意象,让人目不暇接,思维也只能跟着快速跳跃。大地还不习惯给黑暗接管,人生要习惯在有暴风雨的迷宫里行走。


张樯《大地还不习惯被黑暗接管》

整组诗涌现出许多纷乱的意象和镜像,展示了一幅作者内心世界的画面;其中有漂泊流浪的感伤,有怀乡的愁绪,也有对前路的迷惘与期许。作者惯用的手段是大量虚实交错的抒情,有一些句子呈现出“海子式”的吟唱。这组诗给人的整体印象还是偏重不及物的、堆砌的诗意。一个诗人如何建设自己的语言和抒情能力,首先需要建立起对事物的基本描述能力,以及诗人对具象和意象的领悟和掌控能力。这看似基础,实则是对一个诗人较高的考验。


孙夜《守夜人》

诗题也是诗眼,穿越了苍茫历史,为诗作奠定了厚重的可能。而惟有其内心的大悲悯,使冷峭的意象有了温度,纷飞的诗绪有了秩序。


虞宵《守夜人》

失眠的人,都是守夜人。精辟!夜归人、孤独症、酒醉、夜读、夜夜笙歌,夜夜夜夜......也许随着年龄渐长,我也时常患上失眠症,睡得深深浅浅,是梦是醒,有时一夜无眠。记得哪一天是世界睡眠日,也许这个世界上失眠的人太多,那干脆,都来守夜吧。守夜之际,我会看下书,记下一段灵光一闪的文字,煨贴一颗躁动不安的心,一个时辰过后,便欣然入睡。这个城市,我就是这个守夜人。


孙夜《十夜谈》

江飞泉的诗喜欢以“夜”入诗,十夜谈,守夜人。诗歌门里的人喜欢写夜,在门外的也喜欢写。夜适合作为诗歌的母题。诗歌是语言的最高形式,它是凝炼的美,划过夜空的闪电。江的语言做到了,它照亮了瞬间。也许有形式大于内容,过于装饰之嫌,但诗歌的妆容,不容忽视。


王元涛《荔枝公园》

应该说,有些具体的词句还不够工稳,稍稍破坏了整体的节奏。但子安的诗,总不会让人失望。在古典白发三千丈的怀抱,自由出入今日爱恨相距三分之一毫米的会所,这种能耐,到底是诗人的专利,令人长羡不已。通篇用典友好,不生僻,不造作,能体会到一种将汉语恢复为“出厂设置”的良善之意。


胡野秋《饶恕》

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故事,一段发生在父子之间的误解,带给主人公更长一段自我挣扎的心路历程,在经历成长的岁月里,最后获得解脱和饶恕的除了自己,还有逝去的时光。


朱正安《饶恕》

这是一篇饱含亲情友情之间的误解,父亲的欠疚,儿子沉重地自我背弃,父子间心生隔阂积怨多年,微妙而又小心翼翼地相处,那份备受煎熬的情感,写得非常传神到位,人物塑造饱满,刻画细致入微。毕竟血浓如水,子安工作上一次意外遭受巨大经济损失,伸出援助的还是世界上两个最亲最爱的父母,尔后父亲重病的契机,化解多年一家人与丁昕之间淤积入心的怨怼,终冰释前嫌。子安其实饶恕的还是自己,并最终获得自我救赎,回归亲情友情。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6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冰凌
  • 2021-09-23 15:35:4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天天明
  • 2021-09-22 16:44:24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谢龙
  • 2021-09-19 16:01:12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陈彻
  • 2021-09-18 12:02:26
打赏了2000邻家币,共计2000邻家币
  • 深圳老亨
  • 2021-09-17 11:33:47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