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飞泉
  • 436000
  • 23条
拾光者
  • 获奖作品

如果黑暗成为永恒

光是有罪的——题记



穿过罅隙的光


穿过罅隙的光未必抵达苔藓之地

浑身湿滑的阴暗

收敛不了过度炫耀的光

只需一缕如母亲的手

轻抚柔软身躯

这缕光不带任何杂质

炽热的爱或善意的谎言

它仅是一缕光

这缕哪怕微弱的光

足以打碎阴暗的墙

静静地躺在潮湿和阴暗的苔藓之间



梦里的光


一束光在深夜被梦激活

或梦里的故事,与一方远处的烟火

互相对峙,守候彼此的温暖与

凋零。当一场夜雨散在

无尽的失去路灯的小巷

白蜡树叶飘向夜空

夜醒来,从一场梦又回到另一场梦中


能穿透多重梦境的光

穿透了雨夜和厚重尘埃

在梦里驻留,试图唤醒沉睡的我

而我,枕着浪涛静静酣眠

不知该去向何处



秋光辞


小秋天,从远方某处

裹挟阳光汹涌的波纹

挤碎脸颊。

谦卑者的秋天:风从牧场脚下经过

圣洁的老人发出慈悲劝诫

有某种事物被光托出水面


我缺席这样的宴席太久

恍惚的记忆之车驶向我

穿行在回到过往的隧道——

光在寂静的动物园里盛开

一片秋叶被

水流卷起,翻转,顺流而下

汇入草丛和波光粼粼的远处

一丛紫云英开得痴迷


秋天的忧郁里有艰难的亮光

这条光带抛过眼帘的立柱

将万物化为灰烬

倒悬的橄榄枝衔在一只鸽子嘴里

掠过迷雾的白色影子

在秋光的波澜里滑行



恒星


我坚信暗室能被恒星照亮

在一座墙之后,在楼宇和庙宇之间

如一颗恒星。

被束缚的舌头无法吐出

鲜明的主题,关于乌黯和光明

我无法弄清它们的具体位置。

浮尘之下,灯影被泛黄的流体掩盖

被坚实的井盖压制于

圆形的血瘀之中。

月圆来迟,结束于诵经的最后一瞬

星光下,无人预支短暂安宁

时间中诞出的光

掩藏在穹顶和空洞的陨石坑下

蓬勃的心脏

火红而庄严地燃烧。



浮光


投射在玻璃窗的光斑静静涂改

我命运的底部。

窗外的雨声由暴烈渐歇

水塘里的浮物在风雨中旋转

它倾斜的坠落比雨滴更迅猛

多像柔软无力的我们

像沙丘,被风滚动到天际

再也无法返回原点




午夜


深夜起身,窗外一片混沌

雨来得凶猛,狠砸在玻璃窗

光的沉默,让暗夜蔓延

我扶着墙寻找隐藏的蜡烛

那根久违的蜡烛终被我遗失

我静坐窗台,冷雨夜的侵蚀

让我慌张,我极力控制内心的

慌乱,就像控制不可预知的战场

那束光依旧没有点燃

再没有期待,混沌阴暗的午夜

静默的坟茔耸立在心门

时间流淌,趟过我停滞的血管

冰冷、陡峭如群山



暴风雨至


一场暴雨与另一场暴雨之间

是更大的风暴,闪电是舵手

撬开大地的门窗,接着是轰鸣

暴雨开始不请自来。

被撕裂的黑暗里,一束光逐渐清晰

那一座灯塔,微弱的光花照耀大地

掠过波澜起伏的山峦,还有山峦后海滩的波涛

在巨大的暴风雨的夜里

摇醒在波浪中沉沦的船只

被抛出茫茫长夜

直到被那束微弱的火光定格



一条失眠的河流


一条失眠的河流

从梦海里伸出洁白的舟楫,那木船

逃离的路径正是我

试图掩藏的部分

我被厚重的梦挤压,两场睡眠之间

覆盖着一层厚重的黑玻璃

看不到前方的梦境,无法退回后方的梦境

有如河流摇晃的熔炉


一条失眠的河流,趟过我无限低沉的平原。

那一条河流,即将枯竭的

河流,曲折而胡闹的河水

奔向礁石和陨星的墓园——

光无法抵达的前方



炼光术


蓝色磁场从此失去平衡

大海被黑洞吞噬

在天地的唇齿之间。

星宿退场的仪式提早来临

无数孔洞从大海的废墟升起

比深邃的蓝更圆满。

大海的咽喉被星辰锁定

炼金术的咒语被一一念出。

光藏匿星空的布景中

微渺的尘土在地底孑然一身

远处的星宿在恸哭不已。



没有一条河流愿意穿过我身体


我看到一条河奔腾而下

他是那么勇猛,朝我直撞过来

我避让出河道的位置。

他没有向我行注目礼

他流淌而去。

没有一条河流愿意穿过我身体

他们只是问路,从不停歇

偶尔在树荫下歇脚

与石头闲聊,关于远方的涨潮

秋天的石斛树和苦楝

关于大马哈鱼回溯的勇猛


他说,一只熊张开血盆大口

吞噬了一条条鱼后

他们埋葬了新鲜的血液

他说,美丽的向日葵被砍杀

紫云英被践踏

那些有着洁净而狰狞的面孔

挥舞着利斧和镰刀的手

它们从不慈悲。

没有一条河流愿意穿过我身体

我有同样狰狞的面孔。


他们只眺望天使的光芒

远方的大海与星辰诞生的地方



台风未至


今天台风未来,虚惊一场。

温柔的自然关系

自然发生,如自然的日光

剔除黑色暗示、灰色挤压或明晃晃的刺刀

悬在白色背景后的颤抖

一切都温和,如流水,光阴原本的形状

静静地淌。纯粹的天际线

制造花朵的笑靥,墙头盛放着月季与蔷薇

满目堆积的仁慈

有着白牛奶般的透亮,和甜蜜

那双眼睛露出的琥珀光泽,比蜂蜜更纯

松弛的心的波澜,翻动汗水誊写的书页

这些书页逐一翻开、阅读,又被关闭

注脚从此变成一首首怅惘的短诗



黄昏遭遇一场阵雨


黄昏遭遇一场阵雨,总让人猝不及防

未料到它来得这么急,这么迅猛

突然的疾病或俄罗斯轮盘赌

这一切都在算计之外。

乌云的沥青涂满金色建筑群

那墨色胆汁就要倾倒而出

狂奔的车辆和行人,他们是舞台剧中

茫然无措的蝼蚁或飞蛾。

闪电击中建筑外沿

世界沉默了瞬间,直到一场阵雨

倾泻而下,上苍无意倾斜了花洒。



乌云爬上陡峭的天穹


那低悬的一团黑墨

一团尚未完结的佳构,某位未名大师

泼向宝蓝色天空的墨迹

饱满欲滴。

突兀的形状,一条炭黑的巨大鲶鱼钻入大海

金色水母被撕碎的裙裾

散落各处,视野波澜壮阔。被蒙住眼的上苍

请一定赦免无辜的人。

将我的所有罪过投入乌云的熔炉

封存它们。



暴雨来袭


一页风帆穿过我慌乱的瞳孔

乌云在身后追逐。

暴风雨就要来临

像一匹野马咬住我闪亮的手环


阳光在眼前起落

它是无重量的飞行器。

某些光芒可以穿越星辰

某些光芒只停留在半空。


太阳只剩下光。

鸟只剩下羽毛。

灵感只剩下一具星星的骨架。



深秋将近


一只苍鹰立于城市上空

寻找一根钢铁枝条

上面布满荆棘、倒刺和蛇毒。

它在等待一场暴风雨

来自西伯利亚方向

场景恢弘如外星人扫荡战场。

眼睛鬼魅,两盏闪烁的灯笼,火炬般的鸣叫

流星飞速穿越天地线

落在荒原的茅草上。

这只苍鹰飞翔的姿态里

有古典始祖鸟不可一世的高傲

它背负整座草原的重量

苍穹上星火闪烁

暗黑的草原下,蓝丝绒般沉静



只有光能翻动万顷波涛


时间的鱼鳍

滑动在水晶的海里

埋藏无数沥青。穿越海洋的鱼骨、网、绯红的皮肤

搅动时间的残余

并将残余榨出鲜美汁液。只有光

能翻动万顷波涛。

只有大海主宰着时空,燃起时间的涟漪

像一柱永燃的火烛

离这个阴暗世界最近又最远的地方



灯盏


一道闪电穿透暴雨,是你的光

穿透我枯竭的心。

你却如一盏灯

熄灭掉最后的微茫

并独身消失在茫茫暴雨

苍茫中,我举起你曾举起的暖色的手

此刻耷拉宛若霜冻稻草

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我转头看向远方的山川

只留下迷茫的虚无,和阴沉的脸

天穹翻开杂乱的书页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湖岸沉思


坐在湖边,茫然失措挨到晚年

暮色的水波卷成一团皱纹

来不及梳理乌黯的眼眸

急促放置的倦意

有如我慌乱的白发

在逃避某种行驶的轨迹——

它通向秘密深处潜藏的峰峦


我试图翻越时间的皱褶

但必须控制住我衰竭的嚎叫

以免嘶声的喷发

活像一座虚假的死火山



用你的光握住我的指尖


这个夜里

满眼都是你光芒的笑脸

像星宿开在灯盏中

破碎影子投在墙上

渐渐平息干枯的心


是谁断言两颗靠近的心

可以抱紧万里河山

这句虚假的格言

像无边蔓延的月光曲

落在树丫间和灰烬的山头


敬爱的人

请带领我走出漫漫灰霾

可是,可是,除了光的钟鼓和旌旗

还有什么能召唤你前来?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436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睦邻文学奖
  • 2024-01-16 11:28:28
打赏了400000邻家币,共计400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
  • 2023-10-13 09:39:35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刘洪霞
  • 2023-10-08 11:11:43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刘洪霞
  • 2023-10-07 15:27:13
提名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
  • 2023-10-06 12:24:47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陈彻
  • 2023-10-03 15:18:19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陈彻
  • 2023-10-01 17:25:02
提名10000邻家币,共计10000邻家币
  • 2023-09-08 15:20:37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莲花汉子
  • 2023-09-07 15:31:56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李玉
  • 2023-09-06 10:53:29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