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刚
  • 2000
  • 3条
楼上楼下
  • 海选入围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反击!”文的妻子在长期忍受楼顶上不绝于耳的噪响之后,对文发出了如此的呼声!

文是个和平爱好者。凡事都要忍三忍,忍字为先,和字当头!

第一次,半夜。家人被楼上的尖利的哄响惊醒时,文如是对妻子说:“不要理它!楼上人家有小孩,小孩子嘛!”

楼上人家有两个小孩。仅此而已。文对楼上人家的了解也就这么多。而且这是通过管理处询问才知道的。那次去交管理费,文遵照妻子的指示,反映了楼上夜间制造噪音的扰人清梦的问题。管理员笑了,说:“楼上有两个在家长大的小孩,都没有到上幼儿园、小学的年龄。如果你们能直接找他们沟通,跟他们好好讲一下。可能比我们去讲效果好一些。不过,我们也可以帮你说一说。”“好的。原来如此。那拜托你们说一下。谢谢了!”文这样答复她。

第二次,凌晨一点钟。当楼上刺耳的拖凳子的吱吱声、重物掉在地板上的咣当声、弹珠砸到地板上嘀嘀嘀的声音,搅得人从床上跳起来时。文制止了发怒的妻子说:“我上去看看,凡事可以商量的!”

文汲着拖鞋上楼去了。敲响了楼上邻居的门。敲了半天。里边的门开了一个小缝。当听到是楼下的邻居,而且看到文脚下的拖鞋时。一个老婆婆把门打开,似乎有点怕,手抖抖的。文看见了泊在客厅的儿童椅和小转椅。文对她讲普通话。——没有办法,文也属于打工者行列,外来人口。不是本地人,当然不会讲本地话,而且这楼上住的也未必就是本地人。所以用全国统一的沟通语言还是比较保险。“您好!我是楼下的邻居,我来是因为……”老婆婆摇头了,文看见了她脸上茫然不知的神情。她也说了话,可是文一字也听不懂。——也是的,来深圳这么久,文还是没有学会一样“外语”,无论是广东话,还是客家话,或是闽南话。也难怪他听不懂。老婆婆向着房间里说了几句,里面就传出一个女声:“什么?半夜三更的!来干什么?!”听口气,她还有愤怒了。

“我是楼下的邻居,你们上面实在是太吵了!能不能小点声,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文笑着陪着小心说。

“不怪我们!我们睡都睡了!要找你去找八楼的吧!”这女人口气硬得厉害,面也不露。

文心中不免苦笑:明明是你们七楼的吵得我们六楼的不能睡觉,又关八楼的什么事呢?!——这时的文当然不明白,等他明白过来,已是后面的故事发生之后了!

门被用力地关上了。文楞在七楼邻居的门外,夜风吹得文浑身发冷,冷到心里。文叹了口气,乘电梯下了楼,——已经成了习惯,虽然只有一层楼,文们还是要乘电梯的!

回到家,妻子问战况如何。文说:“好了,我已经同她们讲了,应该会好点了,至少她们晓得收敛一点了。”

第三次,仅仅只隔了几天,当文和妻子、女儿再次被楼上夜半噪声惊醒时,文似乎有些绝望了。他按响门控电话上的呼叫键,向管理处投诉了:“上次向你们反映的,楼上半夜三更吵得人不能入睡的事,请你们火速来解决,不然我们不交管理费了!”这一回,小区保安马上来了,——他们这种时候反应快得很!

文让他听了楼上的响声,又带他来到七楼邻居的家门口。敲门。敲门。再敲门。不开。没反应。可是里面分明住着人!保安用传呼机给管理处说话,让管理中心按响了他家门控的铃声。终于有人接了电话。

她打开了门,一个瘦瘦的长得单薄尖脸的穿着睡衣的妇人站在门口,满脸怒气。她看见文竟然和保安一起上来,她更是怒火中烧:“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吗?去找八楼的!不要老来找我们!”这时,文终于看见另外一张脸,瘦削铁青的一言不发的男主人的脸,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女主人背后,好像是一座山,——为夫人撑腰壮胆的瘦瘦的山。

砰!门被残忍地用力关上了!没办法,谁叫这门是他们的呢,他们想怎么关就怎么关,即使把门关碎了也不关文们的事!这回,愣在门外,任夜风吹冷身心的,不再只有文一个人,还多了一个,保安。不过,保安笑了笑说:“这种事,我们见得多了。没有办法,我们得罪不起这样的业主呀!”

文又深深地叹了口气,下楼,回家。他对妻子说:“这回肯定没事。我们都找保安跟他们讲了!他们不至于让所有人都知道吧!”

之后几天,楼上果然安静了很多。文松了一口气,想:可以睡安稳觉了!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星期不到,楼上的夜半噪声更大了!而且延伸到整夜加白天,好像故意作对似的,大有坚持不懈、血战到底的气概!

文终于听到妻子反抗的呼声:“我要反击!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文没有做声。都到这个时候了,文再做声,无异于惹火上身——妻子会把多天的气全撒到他身上的!他知道和平解决是无济于事的,自己不能解决,又不让别人解决,那怎么能行呢?!还是看妻子怎么做吧!

战斗打响了!只要楼顶声响,妻子就像得到信号,把凳子拖得震天响,用力关门窗,用木棒狠劲朝楼顶捅。声响比楼顶的还要大。

楼上的气焰顿时下去了。不敢那么响了。但似乎还是不妥协,弹珠还是藕断丝连地嘀嘀嘀响。

于是妻子更卖力地制造噪音了。她边弄边说:“我叫你吵,我叫你闹。我比你弄得还响。你被楼上弄得烦了,你就来害我们。我也不顾那么多了,协商解决不了,管理处管不了,现在我来弄,我要让整栋楼不得安宁!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始作俑者是你七楼的!”

妻子累得满头大汗。文和女儿被吵得受不了。文一向是和平爱好者,虽然他默许了妻子的行动,但他不参加妻子的战斗。因为他一向鄙视这样的做法。他想:七楼的确实做得不对,弄得我们睡不了觉,可是不关五楼的什么事呀!妻子这样弄,肯定会吵到楼下邻居的!这样,八楼弄七楼,七楼弄六楼,六楼弄五楼……岂不是恶性循环?!

当文把这样的想法告诉妻子时,妻子怒目圆睁:“瞧你个窝囊样!我就是要让整栋楼不得安宁,让所有人都唾弃那个罪魁祸首!管理处不管,我自己管!和平解决不行,我武力解决!你不帮忙就站一边去!熊样儿!”

文顿时住了口,不敢再说半个字。别忘了,文的宗旨是凡事忍让,忍字为先,对老婆尤其如此。他是和平爱好者。

女儿却大声叫道:“妈妈!不要吵了!我明天还要上学呢!”

文没有睡好觉,精神恍惚地去上班。干什么都不专心,心里老想着家里的那件事。

回到家,文听到妻子眉飞色舞地汇报战绩。她说:“经过我一天一夜的战斗,楼下的招架不住了,他们也开始行动了。我听到他们也在拖凳子,比我们还响……”

文听了,哭笑不得。心里特别同情楼下的邻居,同病相怜呀。禁不住,他在嘴上就说了出来:“可怜楼下的邻居!”

妻子一听,火冒三丈:“你可怜别人,有没有可怜我们?谁来可怜我们?我们经受折磨这么久,有谁管过可怜过?懦夫!”

一天。 两天。三天。……

一个星期过去了。

上班的文郁郁不乐。同事们发现了他的反常,一向笑容满面的文今儿个怎么了?面对同事的追问,文苦笑一下,说:“夜里被楼上吵得不能睡觉。”

“噢!给他写封信吧。态度诚恳点。我们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事,写封信,沟通一下,就好多了。你不妨试一下。”

文心里一亮。对!就这么办!这样的做法才符合文一向的宗旨。对!必须好好地给楼上写封求和信。

有了想法的文回到家里依然听到妻子的唠叨。她在炫耀她的战绩:“经过这一两个星期的连续作战。我发现楼下的招架不住,搬走了。楼上的好像也撤退了。不过,听声音好像是留了一个,顽抗到底。楼上的真是可恶。竟然专门留人夜里对付我们。这简直是故意的!”

文没有做声。他意识到很难说服妻子改变想法。他现在只想写那封信。

他铺开信纸,拿起笔,用楷体字,工工整整地,小心翼翼地写起求和信来。

尊敬的楼上邻居:

您好!我是你楼下的邻居。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我们能住在一栋楼里,成为上下邻居,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呀。常言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我们讲和吧。

我们深刻的感受到住在楼下被楼上吵的苦恼,所以我们理解你们被八楼吵的心情。可是我们这样吵下去,整栋楼都不得安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成为受害者。我们不要再制造噪音,好不好?都不吵了,好不好?我们该好好睡睡觉了!

只要我们互相为对方想一想,脚下留情,手下留情,慎弄声响,就能创建宁静的安居环境。只要我们互相理解,多沟通,多交流,我们就能成为好邻居,建立良好的邻里关系。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我们都要学会和楼上的沟通,不要把楼上对我们的伤害转移到楼下,多为楼下想一想。你可以把我这封信给八楼的看!让我们和和气气的在一起生活。你说好吗?

好邻居,我们讲和吧。为了我们更美好和谐的生活!

祝健康快乐,生活幸福!

                                                                                                            你楼下的邻居

                                                                                                      二00八年十二月三十日

写好后,文把它叠好,装入信封,封面上写着:楼上邻居收。

下楼。文郑重地把它塞入七楼邻居的信箱里。完毕的那一刻,文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好像落了地,他如释重负,满怀希望地等待着他所期望的好结果。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2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天天明
  • 2021-09-29 11:01:5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陈湖
  • 2021-09-23 10:08:26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