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的繁华背面,还有一些食不裹腹的人。写底层人、底层生活,忌站在高处,以俯视的角度来写;或者是隔靴搔痒,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似的轻描淡写。静子的这篇《浪人》之所以能打动人,有力量,因为作者把自己放了进去,小时候的经历使她对浪人有着最朴素的同理心,感同身受,于是她的所有同情,她在台风天的所作所为就显得合情合理。大量穿插小时候的浪人经历,不仅打下了文章的基础,也拉长了文章的景深,使其具有纵深与厚度。
全部回复(1条)
  • 静子
  • 2019-09-09 22:10:47
  • 好专业的评论。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