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仅用两个词,就钩沉了行走在深圳地标之内的所有人。有人尚无无立足之地,有人寻不见无彼岸之灯。我们都是花红柳绿贴着标语的浪人,我们都是托钵寻找皈依的浪人。只不过,有人站着,有人蹲着,有人趴着……饱满,温润,长情。悲悯之情,随母性弥漫于文字之间,印证了为文者的初心:心向光明,呼唤温暖。此为“一”,也为本。
全部回复(2条)
  • 秦锦屏
  • 2019-09-09 09:17:10
  • 笔误,她仅用两个词,改为她仅用两个字
    • 静子
    • 2019-09-09 22:06:31
  • 谢谢,主席真是极其完美主义,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字一句都完美要求。说来也不误呀,你看本文的关键词是“浪人 深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