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把往昔的伤疤再撕裂开来一次,最痛之处是它来自亲人的伤害,读来含泪滴血,交织揉杂的复杂亲情,痛苦的心路历程,这需要怎样巨大的勇力去面对,最终还是消解对亲人的爱与包容里。这样叙述也是一种疗愈,文字抚摸这些伤痛,作者通过自身的努力最终完成了自我拯救,善良宽容孝顺的人,好在苍天有眼,不负这样一位善良坚韧贤惠的好女子,赐矛她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的出生也是她自身的新生。
全部回复(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