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缝是财富上的阶层上的,也是心理上的,社会造就了裂缝也在消弭裂缝。在这样一个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总是牵动社会最敏感的神经,作者的书写再一次让社会的痛点呈敞露状,也让小说以较高的完成度成为本文亮点。只是小说有点塞得太满,留点裂缝是可以透气的气孔。大头这个人物似乎有点多余,与整体不协调。个见。共勉。
全部回复(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