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茨平发表了小说《后遗症》参加睦邻文学奖
  • 发文君子伯牙发表了散文/游记《【游记】第一墩,长城“
  • 发文独上西楼发表了诗歌《梅山!梅山!(组诗)》参加睦
  • 发文红酥手发表了散文/游记《变迁》,为VIP非参赛作品
  • 打赏布衣认真阅读江飞泉散文/游记《​关于母亲的一切》
果然读着读着让人想唱!往前走,前面有路,路上有同行者!
刚开始,看这首诗下,诸多重量级的打赏,引以为奇,且还都是大神级人物。可能是我的诗歌审美在此出现了幻觉。仔细读完之后,茅厕顿开,作者诗中韵律横飞,节奏清扬,古意盎然。都说中国古诗是吟唱的,这首谱上曲必能从深圳向全国星火燎原,成为红歌。当然,就算不谱曲,此诗在文本中流露出来的简洁明了、朴实无华的美,也足以渗透来深读者的心灵,推心置腹道出每个青工的心酸与不易,大家在深圳奋斗的过程,像诗中一样付出就是成功
就喜欢你,说的头几话,特意留言给你说下,我也姓李,这个月亮,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哈哈
  • 笑笑书生
  • 2020-09-08 10:53:20
  • 去年的东西了,今年还有人读,欣慰,感谢。天上一轮月,你我共有之
  • 原来没有树叶是一模一样的,深刻拜读了刘郎老师的诗。写诗,自求韵味天成,不拖泥带水!一组诗,细微入著,点滴之间,确有排山倒海之势,内力深厚也。 虽文学楼一面之缘,但印象颇深。我在桥头,你在塘尾,直线距离不远。
    所有的热血与激情、耐心与坚持,都是建立在一份热爱之上。记得当时采写梅林村史时有五个福田作家,分别采写上梅林和下梅林,在风俗、变迁、个人故事中各领一摊,内容互不交差,谁也不会占有谁的村料。我和另一个作家负责上梅林,他负责风俗,我负责上梅林村城变迁。大家都很辛苦,拿着作协开据的采写证明,一起跑档案馆、图书馆、文史馆。一次不过,又推翻重写,修改数回,历经数月。其间之苦,只有参与的这几个作家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