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亨
  • 4000
  • 14条
睦奖主事者言:我期待的那份感谢
  • 海选入围

讲真,我有很多事可做,我有很多事要做。但是,我为什么要做睦邻文学奖这档事?因为,如果我不做,就没有人来做这件事了。别人不一定会想到这件事,想到这件事的人不一定有时间和心境来做这件事,想做这件事的人不一定有合适的条件和资源来做成这件事。凡人各有使命,事有不可推脱者,命之属也。搅揽睦邻文学奖这摊事,莫非是我命中注定吧?


我并非通常意义上的“文学圈”中人。上次有个活动,主办方在我的铭牌上冠以“知名作家”字样,我看着特别扭,“作家”一词是我不曾自以为、别人也不这么以为我的。但是,我们应该敬惜“文字”,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应该这么做。华夏文明数千年,一以贯之者,汉字而已。文字不雅驯,不讲究,何来“华”?何来“夏”?何来“华夏风雅”?痛感语言之遭践、文字之扰乱、风雅之失续、古意之不传、新事鲜事之不见录,乃敢妄言“社区文学”,孜孜于“人文睦邻”,以期为深圳这一经济冠绝全球的伟大工商业城市的基础文事做一执帚者、一持戟士罢了,岂有他哉?


十年寒暑,不论成败,坚持就已不易。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聪明人以时间换金钱,愚笨如我,惟愿以真挚和韧性换来生命中些许的自我满足,就已经很好了。我自求圆满,不敢奢望收到感谢。


但我还是收到了不少不属于我的感谢。每年赛事伊始,至于提名终评,我都会收到不算少的点赞、好评,溢美之辞的背后,确实不少是有些期待的。期待相识、期待关照,我们熟人社会的社交模式,我多少是熟悉的,这是人之常情,我很愿意乐在其中。但是我当真无法关照,我从起心动念策划运营睦邻文学奖那一刻起,就把自己“放逐”了,我把所有“关照的权力”都放出去了,而且从来无意回收。我曾经也兴致勃勃地参与预测大赛结果,对自己心仪的文章指指点点、津津乐道,评选结果一出来,傻眼了,远不是我期望的那么回事。于是,有人骂我忽悠,有人怨我不给力,有人笑我真傻。说我是赛前被恭维最多、赛后被责骂最多的人,我是没有理由来反驳这种说法的。于是,我遇到参赛热情很高、期望甚殷、赞我之余以为我可以一手遮天的人,就心存恐惧。我很喜欢与雅好文字的人,杯来盏往,把酒抒怀,以为人生胜景,莫过于此,以致早几年文学颁奖晚宴每次都把自己搞醉。近年身宽体胖,血压渐长,偶尔小酌,并不贪杯了。最近醉得最厉害的一次,就是碰到一个参赛文友,发文后不少亲友点赞,又遍邀熟悉的评委饭局,力拔头筹的决心霸气侧漏,评委觉得有压力,把情况反应给我,我便做东请饭,将出自存好酒,痛饮一番,表达两层意思:一是感谢参赛支持,二是说明睦邻文学奖评委独立评审的游戏规则。结果大醉,三月不能闻杯。


我也会少量地收到一些获奖作者的感谢,每年都有。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睦邻文学奖的规格也许并不高,与鲁奖、茅奖没法比肩,但是作为深圳人心目中的“诺奖”,获得睦邻文学奖是一份难得的殊荣。难到什么地步?资深专业作家悉心参赛,未必能有斩获,睦奖九年评出的文学新人,个个经得起考验。你别说不服,放马过来,匿名参赛试试!获得睦奖,奖金虽然不多,但是可以秒杀许许多多蝇营狗苟的这奖那奖,睥睨文坛,值得恭贺,值得炫耀,值得感恩。但是,我当真不配作为伯乐被感谢。睦奖的伯乐是终评委、是提名评委、是点评互动的各位文友自己。获奖作者感谢自己的伯乐时,我能敬陪末座,忝列执壶者,就与有荣焉了,无需感谢我。不仅不需感谢我,说不定我还是某些落榜者的粉丝,我期盼他们获奖,结果桂冠却落到尔等头上,我反倒要代他们罚你三杯,问你个不是,方消得心中的那份不平之气呢!


我最值得收到的感谢,我最希望收到的感谢,也许人们还没有充分意识到。


随着传统媒体的式微,在所有主流社会的文学殿堂对普通文学爱好者的大门越关越紧、门槛越来越高的时候,睦邻文学奖几乎是唯一对所有文学写作者一视同仁的官方背景的文学平台,不论出身、不论资排辈,不刻意歧视任何人,也不刻意抬高任何人,唯作品是问,唯作品是评,大道惟简,惟精惟一。此番立意、此番初心,值得嘉许,值得收到一番感谢。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学评选,最乏客观标准,唯有公开、公开、再公开,以公开促公平,以公开促公正。评选过程全公开,人人都可以是评委。专业评委的心思,大家看得懂,他的专业、他的苟且、他的惺惺相惜、他的拳拳心意、他的文学主张与文学折衷、他的羽毛洁净与否,大家都看得清楚。如同参赛作品一经发布,其命意之高低、手法之巧拙、文学之段位,了然于行家之心、大众之眼。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睦邻文学奖评选机制,就大体值得信赖,六七不离八九了。这种机制,对所有身心坦荡的参与者最为有利,对所有习惯暗处处、会来事的参与者最为不便。就为这种有利与不便,感谢我一回吧!因为我为此放弃了所有能够居中斡旋、居间获益的权力和机会。


机制的搭建不易,维护更难,需要时时观察、处处留意,一旦发现机制失灵的时候就要想方设法加以调整,这需要付出很多。有时调的不尽妥当,难免不如人意;有时候坚持游戏规则,会令相交多年的熟人震怒;有时候,随机遴选提名评委和终评委,会让评委产生误会:是不是我不尽职尽责?其实我也许仅是不想让评委名单让参赛者觉得太过熟悉;有时候,公家资源不敷使用,我就动用自己的私人资源,或是厚着脸皮寻求其他社会资源的支持,有时人家会觉得不可理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文学是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的。我把自己的资源和关系用于文学奖,其他事情就做不了了,在我们的文学奖创意闪耀的那一刻,我本来可以有一番辉煌表现的其他事情就暗淡了。倘你觉着我这方面或那方面有些不能或不堪,那正是我期待收到一番感谢最坚实的理由,不是吗?


我说这番话,不是说要大家一味理解我,一味迁就我,只说睦奖的好话,不说睦奖的不足。不是的。任何制度,只听得到好话,听不到不同意见,那就可畏且可危了。相反,我听到关于睦奖这样那样的不足和可改进之处,以及各种各样的改进建议,就乐得手舞足蹈,大童其趣。邻家币制度是盛菲建议的、周冠军制度是微咖群建议的、提名排序与终评委话事权制度是资深的文学专家建议的……我什么创见都没有,唯有把大家的创意当宝贝。什么时候大家都不说话,我就知道事情该结束了。如果大家纷纷批评、又纷纷参与,纷纷建言献策,我就知道,这事还没完,还值得再搞个十年八年。一件如此有活力的事情,一种如此有活力的机制,很深圳,很深派,值得我们大家一起上,深而化之,推而广之,人生如此,才有意思,千金不移,万金不易。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4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暁霞囡
  • 2021-11-21 21:59:14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段作文
  • 2021-11-20 18:44:07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谢龙
  • 2021-11-20 15:34:37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陈湖
  • 2021-11-20 14:35:36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