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汤学汉
  • 710000
  • 40条
我在深圳这些年
  • 获奖作品


岁月不居,一晃我来深圳十八个春秋了。十八岁的女孩楚楚动人,十八岁的男孩茁壮英武,而十八年前的我已是一名四十二岁的农家汉,还是村党支部书记、伤残军人。我离开故土,登上南下的列车,在深圳一个猛子扎进去,商海弄潮。如今我已到花甲之年,过去的点滴历历在目,俨如昨日。


一、决然出发:带着一碗鸡汤的记忆

2004年7月,骄阳似火,湖南省衡阳县045县道上,一辆破旧的公交车在泥石路上扬起层层黄尘。我不时侧着头,看车窗外的农田和道路两旁一棵棵向后远去的树影。车在公路上颠簸,不停“吱呀、吱呀”呻吟。

我出生在60年代初。父亲早早离世,家里没了顶梁柱,经常食不果腹,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那时候,读书一学期的学费1.8元家里都拿不出来,我不得不旁听了半个学期。这1.8元的学费,后来母亲卖菜秧、韭菜、鸡蛋给我凑到了。菜秧有的2分一把,有的5分一把,鸡蛋5分一个。由于缺粮,家里的母鸡只有两三只。每次母鸡下蛋后的叫声,我听着都好像是带着哭腔,因为母鸡也只能吃到少量的食物,连下蛋的力气都没有了。偶尔能下几个蛋,个头也很小,我家的母鸡都变成苦命鸡了。

还不到8岁时,母亲教我用锄头挖土种菜。土里不时有蚯蚓被挖出来,母鸡就赶过来吃蚯蚓。我体力比较弱,没有完全掌控好锄头。一锄头挖下去,正巧把旁边的一只鸡头锄断,鸡的两只脚拼命挣扎,没过多久就不动弹了。

把鸡弄死,这可闯了天大的祸,要知道一只母鸡就是家里的一个钱袋子。我家养的母鸡本就不多,我还把一只给弄死了,这还得了?我扔下锄头,转头就跑,生怕母亲揍我。

我一直在外面躲到天黑才回家,母亲看到我可怜兮兮的样子,并没有惩罚我,还把鸡给炖了,舀了一碗送到我面前。

这是第一次我犯错母亲没有惩罚我,我接过鸡汤喝了起来,味道特别香。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至今我仍能回味起那碗鸡汤的味道。我很难解释,为什么这种味道至今不忘——也许是我犯错母亲没有惩罚?也许是那时候穷,年头到年尾都很难吃到鸡肉?

也许就是因为那味道里糅杂了贫穷、恐惧、渴望和母亲深切的无奈吧。

“咚”地一声,我的头撞到了车窗上,我从过去回到了现实中,开往深圳的列车仍然在轰隆隆地向前。


二、山重水复:应聘的艰难

两天的舟车劳顿,第二天中午11时,我背着简单的行囊来到了深圳平湖新厦工业区。

表弟将我带到他的出租屋。房子不大,约10平方米。我从包内取出毛巾,洗了把冷水脸,稍作休息,跟表弟一起出去吃饭。

2004年的新厦工业城,不足300米的街道上人不是一般的多,上下班高峰期更是人山人海。

一家名叫“四季春”的餐馆,直径约1米的铝盆装着六七种菜,菜有0.2元一份、0.5元一份和0.8元一份的,米饭则是0.5元一份。我们俩吃一顿午饭下来,共花了3元钱。

刚吃完,一群下班的男男女女便将这餐馆挤得水泄不透,还好我们抢先了一步。后来,我又到一家杂货店,买了凉席、水桶、胶凳等生活用品。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随表弟来到鑫和礼品厂应聘。工作人员拿来一份入厂须知表,试用期3个月,试用合格后录用为正式员工。上班每小时1.2元,八小时以外的属加班,加班费每小时1.8元,26天制,出粮准,招熟手,1寸照片两张,身份证复印件1份。

我填好表格交上去,招聘人员一看,42岁了,还是生手,其它话他都懒得说了,直接拒绝了我。

就这样,我第一次来深圳的第一次求职干脆利落结束了。

深圳七月的太阳是白色的,俗称“白太阳”,就是可以把人晒出油的那种。下午,我打算从新厦工业城去辅城坳的植华手袋厂求职,大约3公里的路程。为了省几块钱的车费,又想沿路多找几家工厂应聘我没有坐车。那时那条道是主干道,龙岗至观澜的货车都经过这里,每当有货车从我身旁经过,都会掀起一股灰尘。

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来到手袋厂,可是大多数岗位都是招女工。我只能应聘搬运工了。工作人员看我皮肤黝黑,身上穿的白衬衫成了“黄衬衫”,便说:“搬运工已经招满了。”

我不知道是真招满了,还是因为我的落魄形象搪塞我,没办法,只好打道回府了。

接连几天的境遇都差不多,处处碰壁。

我心里一时有点慌。晚上给其他老乡和朋友打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需要熟手。我心想,如果我退伍后直接来深圳打工,那时只有22岁,该多好。如果不在村里任村党支部书记,早几年出来也不至于现在这么难找工作。晚上睡在床上,一个劲儿闷想。难道42岁就已经老了吗?连个工作都找不着了?难道深圳这座城市不能容下一个小小的我?我真的又要重回衡阳吗?各种问题,各种思想矛盾纠缠在一起,让人想起一句俗语: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

妻子从老家打来电话:“工作找着了没?”

我回答道:“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这都一个星期了,怎么还没有找到呢?”

“我正在找,老乡们也都在帮忙留意。”

“实在找不到,就回来种地算了,反正有饭吃,饿不死。”

“好,再找找看,实在没有找到,过几天就回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期间,有时候为了赶时间,连饭都顾不上吃,早一顿晚一顿的,就这样,还是找不到工作。摸摸口袋的盘缠,已是所剩无几。心急如焚,人也消瘦了不少,对前途真感觉一片茫然。

我忽然想起,表妹夫谢自勇专门从事压铸机维修服务,妻弟在东莞大朗渔具厂当压铸师傅,表弟曾庆生在森雅礼品公司上班,他们都懂压铸技术。

一个大胆的计划便在我脑海里滋生:自己开厂当老板。正如前几天看到的《深圳特区报》上说的:“来了就是深圳人。”我既然已经离开家乡来深圳,就应破釜沉舟勇往向前。原来当兵,在部队摸爬滚打,敢打敢拼,生命都愿意交给国家,后来在村支部书记岗位上,带领大家致富,化解各种矛盾,无日无夜,也是豁出去了。现在回衡阳老家也没有退路,倒不如在深圳搏一搏!只要刻苦努力,上天总会给你开一扇窗吧?

办厂这个想法在心里形成后,我便同家人和身边的亲友商量,得到的回复,却是一片反对声。

但我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反对而放弃。我想,他们应该有他们的道理,希望我不要去冒这个险。但我有我的想法,还是一步步推进我的计划。

首先,要选址。有的厂面积大,不适合。有的面积太小,又放不下设备。当时只需要300平方米的厂房,1楼最佳。压铸机属重型设备,只能放在1楼。找这样一个符合条件的场地,接近一个星期,都没有着落。在第八天的时候,新厦工业城的老乡肖建军给我打电话,说168花园一巷11号门店可以出租。我赶紧过去考察,1楼大约100平米,三层总面积300平方米。租金每月2800元,两押一租。我查看其他店铺已全部租满,机器也在不停运转,看来他们的生意还不错。按照风水学,这倒是一块宝地,我便决定租下来。

接着就是买设备。锌合金压铸机,88T的。据我表妹夫谢自勇介绍,买一台新的88T力劲牌压铸机需要19万元。妻弟建议,买一台二手设备就可以了。我听从妻弟的意见,第二天,谢自勇在一家压铸厂搞维修,他得到信息告诉我说:“东莞长长压铸厂老板因别人欠他货款,低价收回一台二手压铸机,大约有8成新。”我和谢自勇来到东莞,与压铸厂老板谈定,以72000元成交。

我算了一下,厂房供电线路、压铸机配套设备安装费用2万元,锌合金原材料备货三、四吨,材料价格8600元/吨,要3万元,工人发工资租宿舍每月1万元,预计需要资金15万元至18万元方可启动。如今这厂房租赁合同和设备购买合同都已签订,但18万元启动资金却没有着落,怎么办?我真像一句俗话说的:划冒底船。

只好给妻子打电话求助。

妻子听了很惊讶:“老汤,你在发神经了,我去哪找这么多钱呀?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们家信用社3000元贷款还没有还清呢。”当晚,我又向妻弟和姨妹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想想办法支持一下。接着又向堂嫂打电话,堂嫂说:“我这里有3万元已经存在银行,属于定期。”我说:“你把3万元定期款按活期取出来,我按一分利息支付给你。”妻子第二天又跑到信用社找廖永红主任贷款5万元。妻弟看我执意要这么干,把他打工积攒的3万元拿出来。我姨妹也拿出了5万元,向堂弟又借了2万元,东莞的一名战友借了8000元。

就这样,不到两周时间,启动资金就全部到位了。

时隔20年,今天写这篇文章,仍感激他们当初大胆借钱给我,真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如果没有他们,我今天也不可能写这篇文章。这就是雪中送炭,人间真情。


三 、柳暗花明:开工的苦酒

我一边安装机器设备和测试,一边招兵买马。

新工厂一楼100平方米改装成压铸车间,2楼改装成办公室和仓储仓库,3楼改装成宿舍、饭堂。全厂工作人员共4人:一名压铸师傅,一名啤机操作工,一名后备加工人员和我。我负责采购和普工,工作就是挫批锋,同时兼任厨师做饭。每天早上6点起床,上农贸市场买当天的菜,7点做早餐,8点上班,11点开始做中饭,下午5点做晚饭。

有一次,员工黄桂华在吃中饭的时候拿着我用的碗,给其他三个人看,说道:你们看,这就是老板用的碗,一层黑油垢,碗都没有洗干净嘞。他们正在那笑话,正好被我撞见,黄桂华有点不好意思,我更不好意思。每天做这做那,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洗碗也只是走过场,应付性地洗一下。至今,我原来使用的洋瓷碗的把手上还有一层黑色的机油垢。

我一直在老家工作生活,对工厂管理特别是生产管理是外行,也没有订单资源。怎么办?首先,得打开宣传。我特意选定开工日期为2004年10月1日。为了图个吉利,便花200元运费向谢自勇的朋友杨运标借来一套锌合金模具试产。邀请了老乡、亲戚、朋友约30人,在平湖镇“口口香”湘菜馆办了三桌酒席。席间,我向各位朋友敬酒说今天我工厂开工了,希望各位老乡多多支持工作,特别是订单。大家也都纷纷表示尽力支持,这也给我了很大的勇气。


四、第一个订单

开工厂,每步都是被逼着走的。

首先,订单这事就我犯愁了。哪里有预备好的订单给我做呢?订单是工厂的生命线,没有订单怎么生存?

为了订单,我每天起早贪黑,手执一个公文包,穿着一双解放鞋,跑东家走西家,无目的性、无着落地跑,可每天都是垂头丧气回到工厂。我心里清楚,厂房租金、工人工资、生活费这些,每天都是必要的开支。对于一个42岁的农村汉来说,每天还有一个五口之家的重担落在肩上,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每天这样冒酷暑、行风雨,靠双腿走东串西,人也累,心也累,家里的亲人也着急。来深圳不到一个月时间,感觉特别艰难,有一种“走麦城”的感觉,吃不下,睡不好。皮肤比在衡阳当农民还要黑,瘦了七八斤。情绪低落,意志消沉。白天在外瞎走,晚上在家苦想。想想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十几万元若是打水漂了,我在衡阳种地需要30年才能还清这个账,那时我已经70多岁了,思来想去,后悔当初冲动鲁莽的做了这个决定,印证了我家人的那句话:发神经。

想着想着,泪水竟从眼角流了下来。那时的我,真的很绝望。

2004年10月17日晚上8点,我接到老乡邱德志的电话:“学汉,我等下来你那坐坐。”我在电话这头回答:“好,我等你。”邱德志约莫晚上9点到我厂里,或者说是到我加工作坊。他看了看机器安装情况,问:“现在机器怎么停着?”我说:“在找订单,机器只好停着。”他没说什么,喝了一杯水就走了。第二天中午10点,他突然又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厂里,别出去。等会儿,我带张老板来你那里看厂。他可能有订单。他会带样品过来。你给他报价。”

时至中午,张念中老板坐着一辆面包车来到我工厂。他背着一个挎包,中等个子。一进门,就看我的机器设备是否能生产他家的产品。一看,对口,而且知道我这个是新厂,应该属于订单不饱和的状态。于是,他直接从包里拿取出来三件样品,要我报价。可我不会报价,于是打电话给就近的老乡肖建军,请他过来帮忙报价。正好到饭点了,于是4人便来到一家餐馆。我负责点菜,肖建军便在我递给他的笔和纸上写报价明细。首先确认,产品单重是按克计算。这是肖建军第一次教我报价。

我把报价明细递给张老板,张老板把我的报的单价重新调整每款产品单价减少0.05元。我便问肖建军,这个单价是否可以做,肖建军说:“老汤,价格是否接受你自己定。”当时我手头没有订单,这个订单又是自己上门找我的,我怕这个订单丢失,便爽快地回答:“就按张老板核定的单价做。”张老板看我爽快点头应允,说:“明天就签一份正式的报价合同。”

果然,第二天张老板用小四轮车送来了三套模具,他便是我在深圳开厂的第一个客户,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第一桶金。而且这个订单随着我走过10年历程,10年里他都是我的主力客户。

但是,这个订单只够每月7至10天的生产量。那么,一个月有3/4的时间工厂没事做。从账面数据来看,每月至少亏损8000元左右。我曾数次尝试自己跑订单。对行业不熟,且一口地道的衡阳话都是掣肘。我讲普通话与当党支部书记有关。记得刚上任,在村里开会说话略带普通话腔。当时一名村民就说:“汤书记,你还没当三天村支部书记就对乡亲们打官腔了。”这话直刺我的心。后来,一名乡干部找我交流说:“学汉同志,你在村里当干部,做工作时千万不要讲普通话。不然,群众会疏远你,认为你装腔作势打官腔。尽量讲当地方言,群众才会亲近你。”这也是一门学问,我一直记在心里。确实,在支部书记的岗位上,这是管用的。但是在外面与人沟通,这就是个大麻烦了。由于当年的习惯,直到现在,我都乡音难改。


五、天上掉下两姐妹

我普通话不标准,皮肤又黑,实在是地道农民模样,业务又不熟,跑客户找订单非常困难。尽管天天在外跑,感觉订单跟我中间隔着一条河的距离,总也遇不上,为了开辟业务,便向表弟打电话。

当时,表弟在松岗黎越五金厂做主管。他说:“我帮你联系一下。”晚上,表弟给我电话说:“松岗某厂有一女业务员,客户类型与我们相融通。”(相融通是家乡话,就是相同行业的意思)。我接到电话非常兴奋,激动得一宿没睡。

第二天清早,我从平湖出发,坐4个多小时公交到松岗。有一段距离不通公交车,只好步行。见到女孩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女孩和我打了个照面说:“我赶时间上班了,6点才能下班。”我便在工厂门口等了4个多小时。

女孩下班一看到我,十分惊讶。从她的表情,便领悟到她想说的话:我压根没想让你在这等,你倒是很实在,看来你这个农民老板还挺有诚意的。我递了瓶矿泉水给她,她说:“不喝。找我啥事?”我说:“想请你帮我跑业务。”

“你厂里有多少人?”

“6个。”

“你厂里有多少台锌合金压铸机?”

“只有一台。”

“你来深圳多少年了?还有,你原来做什么职业的?”

“第一次来深圳,还不到4个月。之前在村里当过支部书记。”

“那你怎么来深圳办厂?”

“挑战自我。”

就是“挑战自我”这4个字,深深地触动了眼前这位女孩。她说:“过几天去你那儿看看。”真的,没过几天,她给我打电话来说,她带妹妹来看看。中午时分,我便在平湖广场公交站台迎接姐妹俩的到来。她刚下车,我便过去打招呼。从公交站台到我工厂约有三里路程,那时候我还没有车,是步行来接她的。当她来到工厂,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铺面加工作坊,两张办公桌、一部电话、一个传真机,十分简陋。她跟我说:“我看中的,就是你这种胆量和诚实。我决定帮你跑业务。我妹妹负责品质,工资待遇凭绩效。”

这女孩叫谭晴正,湖南永州人。原来在衡阳读大学,也许对我们衡阳有一份感情。那时她才23岁,又年轻又有学历,还有跟单和业务经验,而且手头还有几家客户资源。

谭晴正上班后,一周时间就联系了两家客户。一家是广州灵峰木业,一家是番禺柏盈家具厂,这两家客户都是家私厂,需要一些拉手拉头之类的产品。谭晴正一边谈合作,一边吩咐我落实开模事宜。不到两周时间,我们就开出了5套模具。模具费由客户承担,模具所有权也都归客户。      

由于我们是新开的厂,资金力量单薄,要求客户货到付款,合同上注明结款方式为现金。我买材料也是现金支付。办厂的资金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工厂到现在也没什么起色,也不好意思再向他们开口借。

有一次,我们要到电镀厂提货,需支付电镀费用5700多元,而我手头只有1700元。谭晴正知道我正为这事犯难,她便主动问我:“汤老板,你支付电镀费还差多少钱?”我说:“还差4000元。”她说:“没事,我给你想办法。”只见她在电话里向她妈妈求援,她妈妈同意了。我从平湖租了一个小面包车,与谭晴正一同来到松岗。我见到谭晴正母亲,她是湖南永州人,标准的湖南女性,一米六八的个子,身体结实健壮。见到我们的到来,热情爽朗的上前给我们打招呼,引领我们进屋落座。还未等我开口这个善良的母亲就说:“老汤,听我女儿说,你手头有点紧,我家里刚好还有四千块钱,你先拿去应下急。”话音刚落谭妈妈就转身去里屋把钱拿出来,随后就放到我手里。我顺手把钱装进包里,准备给谭妈妈写个字据,她妈妈挥着蒲扇似的大手说:“立什么字据!我女儿都跟我说了,你来深圳创业不容易,谁都有手头吃紧的时候,我两个女儿都在你那上班,她姐俩都愿意帮你,我这做母亲的也愿意支持你们。”谭妈妈的话让我非常感动。

考虑到要去电镀厂提货,我们起身准备告辞回工厂时,谭妈妈热情的挽留我们,说是一定要吃个午饭再走。我和谭晴正都觉得时间有点赶,毕竟客户还在等着这批货。

谭妈妈见我们要走便抢先一步挡在门口,说:“现在正好是饭点,再赶货你们也得吃饭呀!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现在就去炒两菜,饭吃了再走,用不了多长时间的。”谭晴正见妈妈这样说便也挽留我说:“汤总,我妈妈是个急性子,你到我家就是客人,哪有不留客人吃饭的道理呀!”见谭氏母女俩这般盛情,我只好客随主便了。

没多久,饭菜端上桌了,正宗的湖南香辣味,地道的湖南厨艺。虽然饭菜不是那么的丰盛,但却是我来深圳后第一次尝到家乡的味道,让我感受家乡的温暖。谭妈妈慈祥的面孔,爽朗的性格,热情母爱般的情怀令我牢记至今。

回来的路上,面包车一路向前行驶,道路两旁的树木从车窗掠过,一直向我身后远去,一股股思绪从心中喷涌而出。谭晴正,这位23岁的大学生本身有很好的工作,为了帮助我这个农民开工厂,辞掉了工作帮我跑业务,而且还叫上妹妹谭莲正来帮助我们。当我手头吃紧时,她又义无反顾全力支持,自己拿不出钱来还请妈妈来帮忙。这种情谊,这种倾力帮助他人的行为,令我感动。本来之前与他们素昧平生,因工作走在一起而结缘,真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相聚虽短,友谊永存。谭晴正和妹妹谭莲正在我工厂工作了一年多时间后,便向我辞职。她们离开时,我是多么的不舍啊。但是她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各自要有新的归属,这让我实在是无法挽留,只能心存感激地祝福她们。

我们分别后还在同一座城市,各自工作原因一直不曾再见,虽只是偶尔问候,但是我心里总装着一份浓浓的牵挂。

时光匆匆,岁月荏苒。转眼,我们分别了17年。去年8月,谭晴正给我打电话说,她和女儿还有妹妹一起来坪山游玩。我欢喜不已,相约在工厂见面。

当她们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感觉她们一点都没变。讲话依然是那样爽朗自然,善良可亲的性格依然写在脸上。

谭晴正的女儿已经有16岁了,个头比谭晴正还高,让人倍感亲切。

如今,谭晴正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有了自己的车、房子,还育有一儿一女。

妹妹谭莲正,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主管,也是两个儿子的母亲。谭莲正还把她即将第三次做母亲的喜讯跟我们一起分享,而且预测会喜得千金,欢愉尽写在脸上:“我现在两个儿子,大的16岁,小的14岁。下次放假,我把他们带给你认识——比我还高呢。”还风趣地说:“下次我来看您,就带着一个5口之家啦!”

在美丽的深圳,我和谭家姐妹相识、相知,彼此珍惜、关心,我们的友谊在时间中历久弥新。


六、 私房钱与槟榔

2005年4月25日,我把工厂搬到了观澜樟坑径,与润昌泰安公司合租一栋厂房。之前与润昌泰安合租厂房的杨先生要去松岗发展,把他的车间转租给我,还把每个月够生产一星期的加工订单转让给我。

市场瞬息万变,商机随时出现。我工厂搬到樟坑径后,生产场地比原来扩充了一倍,标准厂房,客人验厂也更容易通过。这一年,市场出现了泡沫。压铸行业所需的金属材料,特别是锌铝合金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每吨由9000元上升至13,000元、25,000元。2005年6月暴涨至42,000元,给实体经济造成了致命打击。三天涨一个价,甚至一天一个价,导致很多工厂难以为继。一些工厂只好不接订单,甚至以违约来减少亏损,有的停业、歇业和关停,我们厂体量小,订单不足,正好在泡沫经济的夹缝中求生存。

6月初,一家压铸厂业务员肖正选小姐给我打电话说:“由于锌合金材料上涨,我司已无法完成客户订单任务,老板决定关停工厂。我想把两家客户订单,转移至贵公司生产。”我接到肖正选小姐电话欣喜若狂,当即约定下午在双方距离最近的一个地点龙华见面。

由于赶时间,我便打电话给老乡邱德志先生请他开车送我过去。邱先生也是一位乐于助人的好人,便和我一同来到龙华。肖正选小姐跟我一见面就说:“我负责跟单的两家催货很急,我所在的工厂现面临关停,我到你们工厂来上班,负责维护这两家客户,工资每月1200元,产品价格你就按现在合作的价格,因为你们初次和对方合作,付款方式就按现金支付。”肖正选小姐一番话非常诚恳,情真意切,而且所有问题都帮我想到了,我感觉她是个很诚实值得信赖的人。我当即表态:“一切遵循肖小姐所提出的要求。”

见面后的第三天,肖正选小姐就把模具移交手续办好,把模具拉到我公司,行动真是迅速。

就在此时,我又遇到新的难题。因为原材料飞涨,从9000元涨到42000元,原来可买5吨锌合金的资金,现在只能买一吨。我的资金链断裂。我必须想办法筹集资金。可是该找谁借钱呢?这可把我难住了。亲戚、朋友和银行,都已经借了个遍。新办的厂,银行办不了贷款,真是左右为难。突然,我想起早几天见过面的老乡刘永良先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刘永良先生打了通电话:“良哥,有件事想找你帮忙。”刘永良先生问道:“什么事呀?你说。”“目前我接了一个新的订单,一个星期就可以收款。这个订单,我估算了一下可以挣2万块钱左右。目前,我需要5万块钱买材料,想请你帮忙。” 刘永良说:“我自己工厂也存在资金困难,想不出办法啊。”过一会儿,他接着说:“你向我老婆去借,她可能有私房钱。你明天中午到我家来。”

第二天,我从观澜樟坑径来到坂田刘先生的家里。刘先生和他夫人已经在家等候多时,刘夫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估计刘先生已经先跟她交了底,一听我说了来意,她很爽快表态道:“好呀,老乡的这个忙得帮。”便从家里拿出5万元,放到我面前。我随即在茶几上立字据:今借刘永良夫人现金5万,7天内归还。借款人汤学汉。刘夫人说:“老汤,你还写啥字据啊,拿去就行。”我说:“刘夫人,尽管我们是老乡,你们借钱给我,立字据是合理的,立字据是对双方的一个约定,这个不能省的,您把字据收好。”

一个星期后,我的五万元材料款变成了七万元,纯赚两万元。我心里非常高兴。

好事总是接踵而来。这家客户,又给我下了一单,且订单量翻了一倍。这一新订单,能让我纯赚4万元。可如果我现在还清了老乡的5万元,那买材料的钱又不够了。但我还是觉得,讲信用更重要。于是决定,先把借刘永良的钱给还了。我带5万元现金来到刘永良先生家里,当面把钱交给刘太太并收回借据。接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刘太太,有件事情想跟您商量一下,您的5万元能不能再借给我,为期14天。我客户又下了一单给我,订单量翻了一番。”刘太太听后爽朗地笑了起来“老汤,你在观澜打个电话告诉我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呢!喏,5万块你拿去吧。”我赶忙谢道:“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但是借钱定期归还是应当的,万一你有别的用途,那我岂不是耽误了您吗?正所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刘太太说:“老汤,你这人太讲原则了。”就这样,我又用这5万元资金,在短短20天内纯赚6万元。

好运有时来得艰难,有时又来得那么容易、突然。

7月的一天,我从樟坑径来到平湖新厦工业城168花园故地重游。原隔壁厂的张老板,邀我进屋喝茶。“我正准备这几天给你打电话呢,我有个朋友老吕,在平湖富玮公司负责产品开发,想找一家压铸厂合作,我就想到了你。”随后,便把富玮厂开发科吕科长的电话留给我,并当着我的面打电话把这事给吕科长说了一遍。吕科长回答道:“明天上午来富玮公司开发部,我同你们去见赵经理,你们面谈吧。”我当即应允下来。富玮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厂里有3700多人。由于我谈业务还不专业,自己又想与这家公司合作,攀上这门富亲戚,就向有业务经验的邱德志先生请教。邱德志先生说:“台资厂不仅很注意形象,还注重专业知识。老汤,你先把头发理一下,明天手持一个像样点的公文包,再买一套新衣服,武装一下自己。然后,你买几包槟榔放到包里,因为台湾人喜欢嚼槟榔。”他接着又说:“不是湖南湘潭那种款式的,而是青果槟榔。”我把需要注意的事项记录在笔记本上,之后一一落实。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穿上新衣服,带上新装备,去富玮公司见了开发部赵经理。天气热,内心又激动和紧张,额头上的汗冒个不停。那时我没有用纸巾的习惯,于是就用食指往额头上一刮,顺势就往地上一甩。上午10点左右,我来到了富玮公司的办公楼,只见办公楼中约莫有200名年轻男女在一起集体办公。在前台小姐的引领下我来到开发部,看到开发部赵经理正坐在电脑前忙碌着,我赶忙上前打招呼。赵经理年龄与我相仿,中等个子。他见我满头大汗的样子,便叫文员给我倒了杯水。我打开公文包,从包中取出5包青果槟榔递给赵经理,赵经理很高兴地接过槟榔说:“汤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槟郎呢?谢谢你!”赵经理和蔼的样子,使我紧张的内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赵经理示意我坐下,然后拿一张3D图,产品名称是墙上固定器。“这个产品因为前期耽误了,现在需要成品,生产时间有点急。”我就一边看图纸一边了解产品的相关质量要求。这个属于锌合金材质,88T力劲压铸机,一出二,表面要求镀铬。赵经理看我专心在看图纸,接着问:“这款产品从开模到交样需要多长时间?”我回答说:“15天。”赵经理又说:“你能不能用10天时间生产出样品?”我坚定地回答:“就按你的时间要求完成。”

回到工厂后,我组织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研发小组,时间上采取24小时工作制,白天黑夜两班倒。我负责白班,另两名工人负责夜班。从设计开模、购买模具材料到打火花、到压铸生产、到抛光,分分秒秒都在生产线上,而且严格要求不能在任何环节上出差错,确保万无一失。由于大家对这次产品开发重视和工作上的鼎力配合,使得原计划需要15天时间的工作任务,我们仅用7天时间就完成了。

记得交样那天,我带着20个样品来到开发部。赵经理收到样品后,立马请工程部做质量检测,结果显示各项指标全部合格。赵经理很高兴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老汤,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做到这么好的产品,很感谢你。”

事后赵经理告诉我,此款产品是销往日本,正等着出货。当天就安排采购部下订单5000pcs。由于这款产品做工精细,打磨抛光也做到极致,电镀铬表面处理非常到位,开发部的女孩们见到赵经理办公桌上有这么好的产品,表面锃亮锃亮的,大家都很羡慕,还把它作为饰品收藏起来,。赵经理面带微笑的说:“你们得给我留5个样品。”

这家客户,现在不仅在平湖建有自己的“盈冠工业园”,而且在越南买地建分厂。从2005年至今,我们都在合作,因为我们的产品质量稳定,价格合适,还被客户评为最优质的合作供应商。


七、品质立命

良好的品质和优质的服务,是企业赖以生存的基础。以品质取胜、以诚信取胜、以时间取胜、以良好的服务取胜,是我给公司立下的规矩。

记得有一次,泰华公司下了一张订单,属于加急生产单。泰华公司是华为一级供应商。这张订单,因泰华公司采购员的工作疏忽给遗漏了。该生产单注明生产的产品型号为FPC70-R和FPC70-L,一共两款产品,数量为每款11,000pcs。泰华公司在下单时还特意打电话做补充说明,两款产品所用的材料各种元素配比与常规材料都有不同,铜的比例比原占比例高0.5%,按这个比例的材料生产的产品,坚韧度相对绵软一些,同时导电性能更高一些。常规铝合金材料不能替代。

公司库存恰好没有这种定制的铝合金材料,跟单文员向我反映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困难。对方采购员在电话里直接与我司沟通,建议在常规铝合金材料基础上添加6061铝块一起熔铸,以此来缩短定制材料的时间,并说他们曾经尝试过而且OK。我听完他们的解决方案,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把不同性能的铝块放入熔炉怎么保证溶液中的合金均匀,熔炉里放的ADC12铝块熔炼多长时间再添加6061铝块进去呢?又该添加多少6061铝块呢?没有操作标准,怎么保证生产出来的产品全部达到客户要求。我想,这肯定不行的。定制材料需要专业厂家生产,必须符合国际通用标准,我决定宁可延迟交货,也不做滥竽充数的产品,必须100%的保证原材料的品质属性符合要求。于是我便向广州致远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定制这款材料,要求5天后将这批材料送至我司,并附上产品质量说明书。

正因为我们有良好的品质和周到的服务,国外客户也接踵而来。2013年10月,一队韩国客户来我厂考察、洽谈合作事项。作为中方代表的我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可我中文普通话都带有浓浓的衡阳腔,对韩文韩语更沾不着边了。由于这次考察属突袭,我来不及请翻译,这下让我有些头大了。

幸好韩方代表中有一位“中国通”李延郁先生,他在中国出生长大,朝鲜族人。李先生中文说得非常好,他的自我介绍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于是我便从书柜里拿岀几本我的作品集《蒸水点击》给韩方代表每人赠送一本。接着李先生用韩语作了说明,韩方代表深感欣慰,紧接着我们双方就合作事项直接进入主题,韩方拿岀事先已经打印出来中韩双文合同文件。在协议中有条文规定供方生产的产品、原材料、表面涂层、制成品都必须按欧盟标准,环保标准必须是合符国际通用行业要求。

我知道,这单业务又是一次对我们喜三洋公司的大考。

最后,我在知识产权这个条款中作了补充,韩方认为我提出的补充协议非常好,立马采纳。

这是我第一次与韩国人合作,我非常重视,后续的品控也十分严格。从2013年至今我们还在友好合作,我甚至能讲一些常用韩语,谢谢 감사합니다/康桑密达,你好 안녕하세요/安娘哈塞哟……


八、善福善报善里行

我在深圳18年了,从2004年到今年2022年,正好我也到花甲之年。

我特别感谢我的妻子黄连菊,当年我创业妻子把家里买油盐的钱都挤出来了,但她总是无怨无悔。听说我由于受到多重压力,饭吃不下,对工厂前景焦虑、烦恼、恐惧,人到了崩溃的边缘,妻子把家里自种的红辣椒,制成辣椒酱,用百事可乐瓶装上两瓶,托人带到深圳。让我难忘的是2005年8月,工厂资金几乎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妻子从湖南衡阳老家坐上绿皮火车,千里迢迢来深圳看我,她把嫁到我家20余年省吃俭用的“底箱钱”2000元塞到我的手上,说:“我知道你要办事情需要钱,你拿着用吧。”本来家里也是紧巴巴的,妻子把全部“身家”都搭在工厂里。我接过零零碎碎的还带有卷筒式纸币,顿时我的眼圈都湿润了。

屈指一算,在深圳已经生活了18个年头,对深圳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也有了不同的感观。从刚刚来深圳它不认识我,到后来慢慢的认识我,接受我;从感知到认知再到相知。我漫步在深圳的林荫大道,阳光透过树影跳跃,万物灵动,尽显生机。可谓是“青山不语仍自在,微水无痕亦从容”。2019年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侵扰大地,一批批逆行者、志愿者和志愿红冲在抗疫前线,我作为一名深圳人,在疫情蔓延时期挺身而出,争当志愿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帮助他人更是成就自己,生活让我学会了自利和利他。

这三年的抗疫经历更让我感受到,原来此时此刻,我已经把自己真正当做了一个深圳人,投入地在深圳生活工作,当深圳需要我的时候,不假思索地立刻站出来,为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就像当年在故乡,为故乡建设毫不犹豫地放下解甲归田的行李一样,今天我也能第一时间穿上防护服、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去,奋战在抗疫的最前线,为那些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深圳人”服务。深圳,是千千万万外来建设者的深圳,虽然我42岁才来到这里,不像那些大学毕业就入职高新技术产业的年轻人,也不像“深二代”一样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但深圳这座既年轻又成熟的城市,竟也让我如重新活过一般经历了一段崭新的人生。可以说我的前42年属于故乡、属于那片朴实丰沃的土地,后半生却重生在了深圳,属于这片充满活力、充满变化、永远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不停奋进的热土。

风雨十八年,感谢深圳给了我十八年丰盈的收获,人在一辈子总要遇到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不同的选择让人走出截然不同的道路、看到截然不同的风景。来了就是深圳人,更要做开拓进取的深圳人。这是深圳这座城市的内核。它值得我用后半生细细回味,长久打量。



  • 广告
    查看详情
~先加赏先享有版权分享...详情>
本文获得710000邻家币,详情如下:
  • 睦邻文学奖
  • 2022-12-13 16:06:17
打赏了500000邻家币,共计500000邻家币
  • 李玉
  • 2022-11-06 10:21:35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无悔
  • 2022-10-04 12:58:23
点赞了10元(1000邻家币)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晚荷
  • 2022-09-22 17:11:07
点赞了10元(1000邻家币)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胡帝
  • 2022-09-21 11:29:07
评论奖励1000邻家币,共计7000邻家币
  • 胡帝
  • 2022-09-21 11:19:05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文夕
  • 2022-09-20 12:18:34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廖令鹏
  • 2022-09-15 10:46:11
打赏了1000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小刘
  • 2022-09-13 19:06:12
点赞了10元(1000邻家币)邻家币,共计1000邻家币
  • 家和万事兴
  • 2022-09-12 22:43:37
点赞了100元(10000邻家币)邻家币,共计20000邻家币
猜你喜欢